第三百七十二章 萃香酱进地下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七十二章 萃香酱进地下室

    “对了,说起来,你还有要问的事情吗?”笑的差不多了之后,萃香问我。

    “我已经没什么要问的了。”我想问的问题已经差不多都知道了,“不过看起来你还有问题啊。”

    “啊,昨天……不怎么痛快,跟我好好比一场如何?”萃香的话说得云里雾里,但是我知道她说的是当时我们所对的那一拳,那次的力量比拼并未分出胜负,因为在胜负决定之前萃香就先用能力脱离了。

    “好啊。”在我的计算中,我的左臂力量比萃香还要稍微强出去一点,跟星熊勇仪比不好说,但是这个差距其实也不怎么大,“跟我来吧,我有个好地方可以比。”

    比试力气,没有比掰手腕更简单有效的方式了,但是,这掰手腕还不能随便掰,一般的台子根本承受不住我跟萃香的力量,到时候胜负还没分呢台子先碎了就尴尬了,而恰好,在我的工作间里就有一个抖m的合金工作台(二号),正好可以拿来用……啥?你问一号去哪了?那不是上次跟风见幽香那啥的时候坏掉了嘛,把坏掉的那个一号熔炼重铸不就成了现在这个二号了?放心,材料还是那块材料,抖m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性格是不会变的。

    “你这地下……你是挖空了吗?”萃香就跟其他第一次见到我地下室的人的反应差不多,满脸的不明觉厉。

    “并没有挖空,只不过是亚空间科技的物质分子替换……呃我还要继续往下说吗?”听见萃香的问题我下意识的就答出来了,不过刚说了一句就反应过来萃香应该听不懂我说的是什么。

    “不用说了。”萃香干净利落的拒绝了,“对了,今天我来的时候让我进门的那个声音就是紫所说的你的人工智能?”

    “是啊,西斯特姆,出来打声招呼。”我打了个响指,叫出了西斯特姆的立体投影,当然,这只是单纯的投影,而不是像凯娜儿-沃菲德那样的实体影像,以我现在的技术,还做不到影像实体化。

    “hello,萃香小姐。”西斯特姆的立体投影映在半空朝萃香鞠了个躬,“希望您对我肚子里的零件手下留情。”

    “啊,你好……肚子里的零件?啥意思?”萃香对于投影的出现倒是没什么惊讶的,只是听不懂西斯特姆在说什么而已,“呃……冒昧的问一句,人工智能也有肚子吗?”

    “不是那个意思,西斯特姆负责我整个流亡者工厂的运作,换句话说我的流亡者工厂现在就相当于是西斯特姆的身体,而这个流亡者地下室就相当于西斯特姆的肚子了,西斯特姆的意思就是别一不小心把这里的某些零件拍掉就行。”流亡者工厂的内部材料大部分用的还是钢合金,一般来说强度是够了,但是面对萃香那纤细的小拳头就完全不够看。

    “哦,原来是这个意思啊……不过我怎么可能碰坏东西……”萃香一边说着一边示范性质的拍了一下过道的墙壁,然后墙壁凹进去了,在凹陷的最深处,一个小手印隐约可见,“呃……哈哈哈……抱歉……”

    “啊,这个没事。”我趴到地上,四处搜寻着,“找到了。”我在墙壁的一个隐蔽的角落找到了气阀,拔开了塞子,然后用尽全力往气阀中吹了一大口气,墙面马上就复原了,“这面墙是充气的,不过有点漏气,这一漏气它就变得一碰就进去。”我重新塞好塞子,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沾染的灰尘。

    “……为什么要用一面充气墙放在这里……”萃香已经不知该从哪一处进行吐槽了,幸好她没装呆毛不然现在估计整个迷途竹林都保不住了。

    “关于这一点……那是因为……你看到这面墙对面的这间屋子了没有,这就是我的工作间。”我推开了充气墙壁对面的工作间的门,“你站在这角落里看着,我给你演示一下原因,西斯特姆,把我的实验试剂都拿出来!”

    “不就在工作台上吗sir?”西斯特姆的投影在打完招呼后就消失了,毕竟她还要负责整体的所有工作,不能在这跟我一起当导游,“您直接用就可以了……反正您只是想展示一下那面墙壁的作用而已……”

    “说的也是……萃香,准备好,瞪大了双眼看清楚。”我穿好了战术护甲,然后拿起两个试管,往同一个烧杯里一倒,就听见‘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力直接把我从工作台前炸飞了出去,我的后背撞开了工作间大门之后就撞到了那面充气墙上,然后出溜了下来,“咳咳咳……”我不停地咳嗽着,嘴里喷出来的全是黑烟,脸上的黑灰糊了厚厚一层,咋一看像是从乞力马扎罗山上下来的,胸口和双臂的战术护甲上插了不少玻璃碎片,爆炸的最后关头我用左手拦住了射向我这大脸的玻璃碎片,但是却挡不住黑灰,“咳咳……噗……”我吐出一口满是黑灰的吐沫,“萃香,这下你知道这面墙是干什么用的了吧?”

    “……66666……”萃香看着这一幕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她施施然的穿过门框,来到过道里把我拉了起来,“如果每次爆炸都要换一扇门,那你还装这门干什么?”萃香看了看被我撞了之后直接倒在地上的门板,“我是搞不懂你们这些高智商分子都是怎么想的……不过看见你让我推翻了以前的一个设想。”

    “啊?什么设想啊?”我拿过一条湿毛巾用力的擦着脸,毛巾倒是黑了不少,但是我脸上的黑灰也不过只是变浅了一点而已,妈蛋,早知道不用白毛巾了。

    “是关于紫的,你也知道,她那个智商,基本上就告别自行车了,所以我一直都在想,什么时候能看她出回糗呢,后来我听到有一种说法,叫什么……爱情,会让人失去智商,变成一个大傻*逼,本来这次回来还想试试的,现在看来不用了。”我不知道萃香的日子过的是有多无聊,不过就冲她这个想法,我点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