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六章 诚哥死得早-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六章 诚哥死得早

    “有了。”我的脑子是何等的好使,很快就想出了好几条方案,“西斯特姆,帮我分析一下哪种方案的可行性最高。”

    “了解。”西斯特姆回应。

    “首先,在抽屉里寻找时光机,第二在自动贩卖机里寻找时光机,第三,在车后备箱里寻找时光机,第四,在时之狭间里寻找时光鸡,你觉得哪个比较靠谱。”牛叉吧?这么短的时间就想到了这么多方案。

    “……sir,我建议您去永远亭,然后治治您的脑子,里面可能长瘤子了。”西斯特姆回了我一句,然后就匿了,无论我怎么叫都不回话。

    “我要是能活着回到永远亭,还用得着找时光机吗?”西斯特姆强人所难,以蕾米莉亚的性格,看到现在的状况之后绝对会宰了我的,虽然我不怕她跟我动手,但我怕她跟我一哭二闹三喝药,我的女朋友已经有两个了,虽然蕾米莉亚很萌很强大,但是我也没有再加一个的打算,情债惹得太多,迟早会遭报应,诚哥就是榜样。

    ‘嘎吱。’门轴发出一声令人牙酸的声〖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当我抬起头的时候,正好看到咲夜推门走进来。

    “喂,sakuya!tasukete!(咲夜!救命啊!)”我用蕾米莉亚绝对听不到但是咲夜能感受到的声音呼救,“这里的情况变得莫名其妙了啊!为什么我一觉醒来蕾米莉亚会在我床上啊!”

    “呃……诶?”咲夜楞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蕾米莉亚居然就趴在我胸口上,“这……难道……不会吧……”

    “嗯?”咲夜这个样子到让我觉得奇怪,她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可这种事情的发生几率小于等于灵梦不死要钱,“怎么了咲夜,这到底怎么回事,在我睡着之后发生了什么?”

    “呃,事实上……今天清晨您带着妹红来的时候……傲娇萨玛也喝多了,好像是因为五天前被琪露诺的威严刺激到了的样子。”咲夜的解释看来跟我的想法有出入,这件事现在看来很可能跟芙兰无关,而是威严酱自己的问题。

    “嗯……”我回想了一下那天蕾米莉亚被琪露诺按在地上摩擦的场景,差点笑出声,幸好忍住了……‘噗……哈哈哈哈哈……’终于还是没忍住,“可以理解可以理解……那然后呢?”

    “然后我带您二位到这里休息之后,发现大小姐已经趴桌子上了,我本来想扶大小姐回房间,可是大小姐一定要自己走,就让我去干别的事了,我估计可能八成也许大概差不多……大小姐走错房间了。”咲夜只能想到这个解释,而且听起来比我的芙兰阴谋论更合理,毕竟蕾米莉亚嘛……你不能用常理去揣测,你要是用对待一般的五百岁的人的方法来对她,那……那你除了每天上香烧纸祭酒求保佑之外也做不了什么了不是?

    “那好,事情我大概了解了,那么现在请帮我想想,我该怎么活着走出这个房间?”蕾米莉亚有转醒的迹象,吓得我又是胡噜脑袋又是唱摇篮曲的,才把她重新压下去,但是这也不是个办法,我也不可能一直让蕾米莉亚长睡不醒啊,“她可不会相信是她自己走错了房间这种事,就算相信也没用,我是男的,这种事永远是我理亏,如果她醒了我绝对会被冈格尼尔钉在钟楼上风干。”被打洞被钉死被风干我倒是不在意,反正这几样一个都干不死我,我怕的还是蕾米莉亚一哭二闹三……什么来的?上吊还是吓尿?

    “您……可以用穿梭次元跑路。”我去,咲夜这脑袋比我的高级啊,这主意比找什么时光机好使多了。

    在咲夜的辅助下,我成功的解除了一次即将发生在我身上的灾难,而且还顺便在红魔馆蹭了顿晚饭,平心而论,咲夜的料理水平比我都强一点,毕竟她要照顾孩子,不像以前的我一样一个人吃饱了全家不饿。

    夜幕即将再次降临,我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老路上,妹红直到我离开红魔馆都没有睡醒,看来帮她算日子的事又要往后推一天了,也罢,睡眠是头等大事,一天不睡四十八个小时浑身难受。

    “sir,八云紫在线上,说有急事找您商谈,地点在……八云之家。”有正经事来了,西斯特姆也无法再继续保持沉默。

    “她又有什么事……”八云紫最近真够忙的,简直是日李万基,也不知道这个李万基是个什么人,到底长得多好看,怎么是个领导人就喜欢日她,“好吧,告诉她我现在的坐标,让她开个隙间过来,还有传个话回家,说我可能今天晚上又回不去了。”

    “了解,sir。”西斯特姆领命而去,不一会儿,我的面前就打开了一条隙间号特快专线。

    “我跟你打赌,西斯特姆,八云紫绝对是要跟我说关于魔神加曼多的事,而且她邀请的人绝对不止我一个,你信不信?”走进隙间之前,我已经猜到八云紫又找我干什么了。

    “sir,您觉得我很傻比嘛?根据我的记忆体,这一百多年来您跟我一共打了不下二十万个赌,我一共只赢了十八回,您觉得我还会再跟您赌嘛?”西斯特姆抗议我不能只捏她这一个软柿子,应该在旁边那个软柿子上多捏几下。

    “你能不能不扫我的兴?你输的这二十万回我有找你要过任何东西吗?”天地良心,我每次赢了西斯特姆之后都从来没有索取过任何赌资,如有半句不实,就让八云紫天打五雷轰。

    “是,您是没要过,您就是想要我也没有啊,我这全身上下光棍一根……不对,我连全身上下都没有,我压根我也没身子啊。”西斯特姆对于我的说法嗤之以鼻十分不屑。

    “哼,算了。”抬腿迈进了隙间,我回到了这片满是可爱眼睛的空间之中,不知为什么,每次来到隙间都会让我的心变得非常安宁,就仿佛……回了家一样,不过我来这里可不是为了观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