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变成拥有胸部装甲的漂亮大姐姐是不可避免的事情-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六章 变成拥有胸部装甲的漂亮大姐姐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我会去做的,不过还是要小心这水晶中的破灭之力,sir,我们不能让其他人碰到这水晶。”西斯特姆刚刚才亲眼见过了这水晶的力量。

    “这我当然清楚,如果我不能控制这水晶的力量,那我又和金古亚苏瑞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这一次没有另一个我来像我当时杀了金古亚苏瑞那样杀了我了。”无法控制的力量只不过是灾难罢了,而一个无法控制力量的人除了废物我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

    “那个……sir……”西斯特姆欲言又止。

    “怎么了,有话直说。”

    “其实,sir,我想知道,在那把剑毁掉之后,您还能变成刚才的样子吗?”西斯特姆问出了我刻意忽略掉的问题。

    “……应该……变不了了吧,剑都坏掉了不是吗,啊哈哈哈哈哈……”我做出十分镇定的回答,“怎么,你不相信啊,那我证明给你看啊,啊哈哈哈哈哈……”

    “sir,您这是自己作死。”西斯特姆派了三台流浪者过来围着我看,我说有必要这样吗?

    “少啰嗦,看好了。”我要向这个该死的西斯特姆证明老子是纯爷们,“索德布雷加,神剑勇者,再一次有人需要我的力量了,我要回去战斗,所以,把力量还给我,回来!”言灵念完,我立刻抬头,晴空万里,连片云彩都没有,更别提闪电了,“你看吧,怎么样,我都说了我不可能再变成……”我的身体突然再次爆出闪光,当时就把我淹没在刺目的白光之中了,“……拥有胸部装甲的漂亮大姐姐……”当我说出这半句的时候,我知道自己玩完了,声音已经……

    “sir,不得不说您这个形态绝对是倾城级的,需要我拿个镜子来吗?”西斯特姆幸灾乐祸的发问。

    “闭嘴你这废物……”我努力想把头上天使翅膀一样的发饰摘下来,但那玩意就跟特么镶上去了一样,不管我怎么拉都是,纹丝不动,简直稳如poi。

    “sir,温馨提示,您最好不要让文文小姐和铃仙小姐看见您这个样子,您可能会给她们留下双重的心理阴影。”西斯特姆一点都没有闭嘴的打算,当然,她更不可能承认自己是废物。

    “双重阴影,为什么?”我变成女的已经够残忍了,要是因此再让我女朋友都跑了,我不就特么更倒霉了吗!

    “首先,第一重,自己男朋友变成女人什么的本来就挺惊悚的了,这您承认吧?”西斯特姆一副过来人的样子结果说的全是废话。

    “废话,这我能不知道吗?”

    “第二重,就是在第一重的基础上,自己男朋友变成女人之后胸部装甲居然比自己的还大,这不可怕吗,根据我的计算,您现在的cup和八意永琳相同,都是h,而文文小姐和铃仙小姐则分别是d和c,对于女人来说没有比这个更惊悚的事情了,一定会留下阴影的。”西斯特姆简直是在一本正经的说黄段子,cup这种事情,能乱说吗,再说了,h,开什么玩笑,我有那么大吗?

    “你脑子里除了cup还分析出点什么来了?”我对自己的cup根本没有任何兴趣。

    “sir,根据计算,在您第一次完成形态转换的时候,您的体质出现了飞跃性的增长,但在您这次转换之后您的体质没有任何变化,我觉得这可能是因为那把剑坏了的关系。”西斯特姆分析出我的形态转换已经是个废物了,除了能转换性别变成有胸部装甲的漂亮大姐姐……艹,别再提这茬了行不行!

    “也就是说现在我这能力除了转换性别之外没有任何强化和增幅,对吧。”我其实之前也有所察觉,“我也感觉到了,第一次转换的时候,在闪电劈下来的时候有什么东西钻到我身体里了,可是这一次就没有,应该就是因为剑坏掉了。”

    “我就是这个意思,sir。”

    “问题是我现在不知道怎么变回去啊!”我特么要是能变回去早特么变回去了,还用得着在这挺着一对h级cup的胸部装甲站着?说起来真特么累啊,肩膀都要木了。

    “也许是有其他的言灵?sir,您的记忆碎片中没有变回去的方法吗?”

    “要是有我还用特么问你吗?”我现在真恨不得我根本没想起来这一段,虽然白得了一块破灭水晶,可代价却是我的心理甚至是生理阴影,这太不划算了,“我特么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我喊一句‘任务结束’就变回去了吧!”

    “sir……您……变回来了……”西斯特姆看着在喊完任务结束之后突然就解除了形态转换的我。

    “靠,这特么也可以?”危机突然解除反而让我一脸懵逼,就好像你以为你掉下万丈深渊,结果发现所谓的万丈深渊只不过是一块涂黑了的地板的时候的感觉差不多。

    “sir,铃仙小姐出来了!”西斯特姆突然提醒我,然后就站到一边装背景去了。

    “秦大人,文文的胃已经没问题了,您可以进去了。”很快,铃仙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中,带着我送她的眼镜,这马上让我想起来我还有正事没办,什么正事呢,你说泡妞算不算正事?当然算了,说不算的活该一辈子单身!

    “文文的气消了没有?”我把铃仙拉过来探探口风,“我暂时还不能被打死。”

    “文文根本就没生气,秦大人您太多虑了。”铃仙表示我想得太多了。

    “好吧,那就好。”能活着谁愿意死呢?反正我不愿意,除非必要。

    流亡者工厂。

    “唉,看看你,脸都绿了。”文文的样子看上去比我那天跟蕾米莉亚打完之后的样子还惨,我把她从床上抱起来,“下次记得先照顾好自己,我哪有那么容易完蛋。”

    “你失踪还有理了?”文文正要发作就被我一口啃在了嘴唇上,当时就说不出话来了。

    “还有你。”我左手抱着文文,右手把铃仙拉了过来,“抱歉,让你们担心。”

    “不,我并不是……呜……”铃仙要说没说呢,就也被我啃了一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