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城管大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三百八十八章 城管大队

    “就算再弱在名不副实,克拉肯也绝对比全盛时期的加曼多还要强大得多,所以严格来说如果我们必须跟他对上,那他的实力到底是不是名副其实的上四柱魔神等级都没差,反正都干不过他。”风见幽香拿起我的三条,把牌一推,“我又胡了。”

    “你这可是二连庄了,你是不是出老千了?”风见幽香胡牌,我特么点炮,我手气一向没这么差啊,这不由得我不怀疑,“我这把牌好成这德性都让你胡了?”

    “怎么,这就输不起了?拜托,别让我把你看扁了。”风见幽香白了我一眼,“少废话,洗牌。”

    第三局开始,风见幽香依然坐庄。

    “不管怎么样是吧,我觉得还是有必要调查一下,加曼多突然出现在地底,没准那里还留有什么线索。”我把麻将码好,“打牌吧。”

    “哼,那天我们可是走了一道,你发现任何线索了吗?”风见幽香记得那天我们可是从出水面的位置一路走到加曼多所在的洞窟,中间为了避免踩到加曼多的血液我们可是把每一个角落*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都注意到了,所有的细节都没有保留,包括之后在我用破灭水晶摧毁加曼多的时候,八意永琳她们也把附近的环境研究了个透彻,什么都没发现,“五筒!”

    “胡了!”我把牌一推,直接胡牌,“我们走过的路径上确实是没有线索,可是……加曼多所在的洞窟之后的位置呢?加曼多身后的墙壁破开之后那里直接涌了水进来,可是那是哪里呢?那里又有什么呢?连接着什么地方呢?这些我们都不知道,我只知道一件事,后来涌进来的水,跟雾之湖的水一样,是淡水。”

    “地胡,你厉害。”八云紫看了看我推出去的那把牌,风见幽香一放炮,庄家就落到她的头上了,“你说的没错,有必要调查一下那后面的位置,幻想乡的地上部分我很熟可是地下……我知道的不多,何况还是这种可能最近才被改变的地形……哎,你把牌都洗桌子底下去了!”

    码牌中。

    “都小心了,我这把牌顶配。”永琳看了看自己的牌喊了一声,鬼知道她是虚张声势还是确有其事(萃香:别喊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去调查是一定要去的,不过问题就是让谁去调查。”

    “听这意思……你有什么想法?”八云紫直接把手中的四张牌一扣,“暗杠!嗯……我看看……好吧,二万给你们。”

    “我的意思是……”八意永琳摸了一张牌,用手一捻,打了,“七条。我觉得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让我们这几个人解决了……那还要城管有什么用?”

    “问题是……”我摸一张发财,跟我手里已有的两张发财放在了一起,打出了一张八筒,“现在的职业城管只有我和灵梦两个,我是打算暂时休息两天了,灵梦一个人想搞定可不容易,以她那个性格,不消极怠工就是好的了,你还指望她能做出什么好成绩?”

    “哎!我碰!”八云紫收走了我的八筒,“所以我其实早就有一个想法了,扩增明面上的城管数量,直接组成一支城管大队出来,方便行动和管理,而且一旦以后同时出现复数的异变也好兵分多路进行解决,而且我已经物色了不少好人选……打牌啊,都看我干什么?”

    “不是该你打了吗?”八意永琳皱了下眉头,“你碰完八筒还没打牌呢。”

    “呃……我当然知道该我打牌了我,我要是不打牌那我不成了特么大相公了嘛。”八云紫明显是忘了打牌,不过死鸭子嘴硬死活不承认,正常,对吧,俗话说得好一个女人等于五百只鸭子,那么八云紫这样一个bba……给她打个折,就算她四点七亿只鸭子好了,“三阿嚏!……吸吸……三万!谁骂我!”

    “吃。”永琳用手里的一二万吃了八云紫的三万,“那你的人选都是谁,说来听听吧,一筒。”

    “我也想听听,你都能选出什么样的人。”拿到一张八万,这下……坏事了,我还差一张胡牌,一张七万,可是……鬼知道这七万什么时候来(萃香:我特么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再叫我信不信我一个大嘴巴子踢死你!),“白板。”

    “哦,就这一只了杠开了!”风见幽香猛然把刚抓到的牌跟手里的三张牌一起往外一推,“四张七万凑齐了!六条!”

    我去?我得心里顿感不妙,我特么胡的就是七万,可现在七万全没了?我得想个办法……

    “人选很简单,除了灵梦之外,魔法森林的雾雨魔理沙,红魔馆的十六夜咲夜,白玉楼的魂魄妖梦,迷途竹林的藤原妹红,还有你家的射命丸文,铃仙-优昙华院-因幡和琪露诺。”八云紫打出一张二筒,“东风谷早苗由于现在还不能公开露面,暂时作为预备役存在。”

    “喂喂喂……你这是要把我家搬空了吗?你这是要让我成为孤家寡吊吗?”好么,按八云紫这说法,以后一有异变,文文铃仙琪露诺全特么飞了,而且连妹红都跑了,我连喝酒都找不着活的了,“而且为什么名单里没有爱丽丝呢,如果按你的人选来看的话,她不是也挺合格的?”

    “这不一样,爱丽丝是不错,但是以她的背景……你知道的,我可惹不起,更别提让她替我打工,就算爱丽丝同意,也未见得那位会怎么想。”八云紫不傻啊……唉,真可惜,“至于孤家寡吊……别忘了你也是城管,真要出了异变你还想闲着?别傻了,以后你家就是城管之家了,来,牌子我都给你做好了。”八云紫挥手拉开隙间拿了一块木雕的匾额出来,上书四个大字,‘守望先锋’……呃不对,是‘城管之家’,别说,这木雕的手艺真好,绝对是手工做出来的,八云紫可没有这么巧的手,“不错吧,这可是我专门跑了一趟白玉楼跟幽幽子请妖梦出山帮你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