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四章 404 not found-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零四章 404 not found

    “哦哦哦哦哦!虽然听不懂但是好好听的样子啊!!”萃香已经在我唱歌的时候把自己灌得满身酒气,只不过这醉意嘛……估计只有三分是真醉,剩下七分全是装醉,不过她说得到也没错,所谓音乐无国界,很多人根本听不懂很多日文歌(比如badapple),英文歌(比如英文版的badapple),俄文歌(比如……苏维埃进行曲)甚至中文歌(比如……周董那首忍者我第一次听完全听不懂歌词,还有沈懿那首战舞到后面也完全听不懂),但是却不妨碍他们觉得这些音乐好听,“好,那我也来点,你刚刚不是说你无法驾驭太婉转的音乐吗,那我就……好,你就用你原来的身体唱,嗯……也来一首跟刚才类似的,但是要男人可以驾驭的。”

    “没问题,任务结束!”变回本体,我也可以让肩膀休息一下,没办法,太特么重了(某还没出场的帕露帕露:啊……那么大……好嫉妒啊……),“嗯,我想想……有了!蕾拉!”

    “我已经在这了。”蕾拉自从刚在过来之后就没动地方,就知道我不可能只唱一首就下场,我刚才可是说了要满足三个人的点歌单的,“哦哦……这样……行,这也没问题,只要不是毒,我们就能驾驭得住。”

    &〖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nbsp;“喂喂喂,我就放过一次毒好不好?用得着这么一直揪着不放吗?”我十分不满,那次我只是心里不爽而已,为何仅仅一次就把我列入黑名单?

    “可是算上这次您一共也只上台了三次,三分之一的放毒概率我们怎么可能不害怕?”蕾拉对于我的辩解无动于衷,“好了,您是要继续扯皮为自己辩白呢,还是打算在点歌者爆发之前开唱?”

    “好吧,那唱完再说。”我哼哼唧唧的调整了一下嗓子。

    心已随风去,山水仍相依,错放的人生,谁在喃喃自语

    来去的你我,曾笑看的风雨,而今的大地,空留一声叹息

    月儿明明,水清清,一曲清流,翻飞弦外的音

    来时花铺满路,去时已荒芜,若天外有天,何必今世缠绵

    水自多情,不懂月的阴晴,只留住这一刻,凝动的表情

    缘尽的你我,只剩下天意,只爱到一人独行,霜满的大地

    水自多情,不懂月的阴晴,只留住这一刻,凝动的表情

    缘尽的你我,只剩下天意,只爱到一人独行,霜满的大地

    “……虽然听不懂……但是怎么感觉那么惨的哼呢?”萃香感觉听完了之后鼻子直发酸,“这唱的是个悲剧吧这?”

    “算是吧,单就这两个人的结局来说确实算不上好。”我是没什么感觉了,长久以来的经历让我变得多少有些铁石心肠(文文语:你也只有吹牛的时候才铁石心肠。),“还要点吗?”

    “先把刚才那首的名字告诉我。”萃香又把伊吹瓢扔上来了,“剩下的喝两口润润嗓子再说。”

    “《水月》。”我接过伊吹瓢灌了一气,还是过去的味道,“接着。”我还回了伊吹瓢,“下一个,慧音,你不要单独点一个嘛?”

    “我……对了,有没有接地气一点的?”慧音突发奇想,“最好是跟幻想乡有关系的,男女无所谓,但是最好……再有点诗意。”慧音的要求不可谓不高,但是这能难得住我吗?可笑,可笑。

    “小意思,只有你想不到,没有我做不到的,蕾……哦,你在啊。”我本想叫蕾拉来着,没想到一回头蕾拉已经站在我后面了。

    “哥你觉得我是白痴吗?”蕾拉面无表情,“行了别废话了这次是什么曲子?”

    “这次是……&%¥%#@¥#@¥%#%¥#……”我跟蕾拉一通咬耳朵,蕾拉的表情变了三番。

    “这……行吗?我都没听说过啊……”蕾拉有些不确定,“您确定要这么来吗?”

    “当然。”慧音既然说要接地气的,跟幻想乡有关系的,那就只有那一个了,“准备好了吗?要开始了哦,索德布雷加……以下省略!”

    虹铃响,芳华绚,龙眠殿前

    “嗯?”靠在树干上打瞌睡的美铃抬了下眼皮,什么都没发现,接着睡了。

    书阁自锁,七曜圣贤

    “阿嚏!”帕秋莉揉了揉鼻子,“感冒了?不会啊……啊,我的书!”帕秋莉手忙脚乱的清理着喷到书上的鼻涕。

    钟停魅影骤现

    “奇怪……大小姐,你有看到我的怀表吗?”咲夜摸索着全身,却依然找不到想要的东西。

    幼月君临不夜

    “怀表……哦,对了,好像是让芙兰拿走了。”蕾咪回答完继续照着镜子自我陶醉,“啊~为什么怎么看都是这么的有威严呢~”

    绯色禁花谁可哀怜

    “咲夜,为什么你的这个怀表没有目啊?”芙兰向刚刚过来的咲夜发问。

    无赦白楼双剑

    “呼呼哈嘿!”妖梦双手舞出一阵剑网,然后收剑回鞘,“幽幽子大人,您要的白斩鸡好了。”

    樱下华胥永眠

    “哦,终于好了,我都快要饿的活过来了。”幽幽子接过白斩鸡就张嘴撕咬起来,说来奇怪,即使是这样不雅的动作,被幽幽子做出来却也有着一种异样的美感。

    彼岸红,可惜身命渡黄泉

    “啊!”正躺在彼岸花丛中偷懒的巨*乳死神突然惊醒,胸前的波涛剧烈的汹涌了一下,“呼,吓死我了,居然梦到山田大人了……”

    是非曲直,净罪六十年

    “ko~ma~chi~”然而,四季映姬真的就站在小町后面,“先给我解释一下山田的问题,然后我们再来说关于你偷懒的事,你知不知道……%@#¥#@¥#&&%¥#……”

    恨不灭,白发红颜

    “瞎说,我现在可很怕死呢。”妹红枕在慧音大腿上一脸的傲气。

    知天命,情系人间

    “别看我,我现在什么也不知道。”慧音捋着妹红散乱的发丝,脸上的笑容有点奇怪。

    千年月贤,壶中术逆苍天

    “啊啦啊啦……讨厌……我哪有那么年轻……”八意永琳捂着脸装出一副娇羞的模样。

    蓬莱玉枝映辉月

    “搞笑,这年头谁还用蓬莱玉枝?吃我大金阁寺的一枚天井啦!”辉夜装模作样了半天,连个能量球都没打出来,忙给自己找借口,“什么?金阁寺被力之金阁的股♂间慢慢摩♂擦产生的热量点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