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七章 内裤大作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零七章 内裤大作战

    “刚才来的时候正赶上有只笨蛋从这里跑出去,梅蒂欣跟那只笨蛋一起了,虽然是只笨蛋,但是安全性还是挺高的。”风见幽香说着说着就看见了茶几上的西瓜,被我切成八瓣之后只有文文吃了一瓣,剩下的七瓣还好端端的在茶几上放着。

    “怎么,想吃西瓜?”我也就是一问,以幽香的性格就算想吃西瓜也不会是这幅表情。

    “不是,只是提醒你一下……这西瓜好像变质了。”幽香话音未落,就听见旁边一阵‘咕噜’声,然后文文就捂着肚子跑厕所去了,“我好像……说晚了?”

    “不晚,至少没等到我们都吃完了之后才说话。”我的胃是号称连钻石都能消化的铁胃,估计吃下去也没事,不过铃仙嘛……呵呵,可以玩点重口的了……“坐吧,喝点什么?”

    “……你可以直接开冷饮店了。”以前我也说过,因为文文的撺掇,我在去年夏天的时候做了很多的果汁机冰淇淋机之类的玩意,不过上次风见幽香来的时候是因为发现了太阳精金,所以根本没注意这些,“柳丁汁。”

    &n〖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bsp;“要放糖吗?”新鲜的柳丁汁是有些发苦的,我很喜欢,尤其是冰镇以后,但是我可不会天真的以为所有人都喜欢那种味道。

    “免了。”风见幽香摆摆手,“兔子,你哆嗦什么?”

    “啊……啊?我……我没……没……没哆嗦啊……”铃仙的身体不自主的颤抖着,连说话都说不利落了。

    “……喂,秦钺炀,我真的……这么可怕吗?”风见幽香希望我做一个客观的评价。

    “这个啊……容我看看。”我把柳丁汁放到风见幽香面前的茶几上,“嗯……”我细细的打量着风见幽香,“不是挺漂亮的嘛……”

    “……没让你评价这个,宰了你哦。”风见幽香朝我笑了一下,是正宗的杀意之微笑,威力大到什么程度呢?我身后的铃仙差点失禁……嗯,又可以玩点重口的了。

    “……那我也没办法,就算你让我来个所谓的客观的评价,我也不过是从我的角度去评价,然而站位不同,看到的东西就不同,在我眼里你就是个喜欢穿红格子内裤的治愈系小美人而已,就像八云紫在我眼里就是个喜欢卖萌装嫩睡懒觉的腹黑老太太一样,当然这老太太长得太好看了点。”别说什么我瞎了眼之类的,风见幽香跟梅蒂欣相处的时候绝对是特么治愈系,只不过大多数人看不见而已,“但是在大多数人眼中,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你是非常吓人的,尤其是你喜欢欺负人这点,因为你欺负不了我,所以我无所谓,但是其他人就不一样了。”

    “你怎么知道我穿的什么内裤?”风见幽香这句话的语气宛如三九天的寒风骤雪一般,登时让我好似一盆凉水浇头怀里抱着冰,“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解释,我就数到三,三!”

    “好吧我承认是你刚才进门的时候我用史莱姆形态在地上蠕动看见的。”所以说这个长得矮啊,他就是有好处啊,“你也别往心里去,我就这么跟你说,幻想乡里凡是有名有姓的人还没有我不知道穿什么内裤的。”

    “八云紫穿的什么?”风见幽香明显不信,即使心中怒气接近爆表也打算先打我的脸。

    “黑色蕾丝情趣内裤。”打得不错,但是发生这种事情我很抱歉。

    “八意永琳穿的什么?”风见幽香打算跟我撅一把。

    “灰色蕾丝边内裤配吊带长筒袜,顺便一提虽然看起来一样但是今天早晨长筒袜换了一双。”唉,这是步好棋,但我就是不认输。

    “……森近霖之助穿的什么!”风见幽香突发奇想,剑走偏锋。

    “蓝灰色四角男用短裤,短裤左手边破了两个洞,最下面还开了根线。”然而樱井智神曾经教导过我们,任何时候不留死角。

    “……变态你离我远点。”风见幽香一脸厌恶,要不是交情深厚估计她现在已经一发魔炮把我轰到外界了,“梅蒂欣穿的什么!你要再能答出来我就跟你姓!”

    “……”我差点打出了gg,但却在认输边缘想起了天田士郎那句话:我要……活下去!“红黑格子斜边内裤!”

    “你!”风见幽香呆住了,“怎么可能……”以她的反应来看,我似乎答对了。

    “从今天起改姓吧,幽香酱~”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嘞……反败为胜,我的心情大好,拉着铃仙就跳起了兔子舞,“啪叽啪叽,本大爷最啪叽,啪叽啪叽,柠檬味布丁……诶,好像跳错了……算了,无伤大雅无伤大雅……”

    “你个死变态!”风见幽香突然暴起,“魔炮【传说火花】!”

    “最后再告诉你一件事吧幽香,我之所以一直依靠机甲战斗,不是因为我自己战斗力太弱,而是因为相比我自己的力量,机甲的力量更容易控制。”就像当初对付幽幽子时差不多,我激活了全身一半的杀气,即使这样,铃仙依然被直接吹到了沙发上,“我自己的力量出手太重,是会打死人的!”我一拳打在来袭的传说火花之上,手臂一转,强行使其改变了方向,幻想火花冲破了屋顶飞向了大结界,最后被一道隙间吞了进去。

    “你的杀气比我还要重得多,为什么他们不怕你呢?”符卡被我一拳破解,风见幽香却并不感到惊讶,“我无法理解。”

    “因为你总是在炫耀你的力量,而我除非必要,否则不会将其激活,这力量不是什么好东西,在它带给你地位和权力的同时,它也会带走你的很多东西。”我打了个呵欠,收敛了身上的杀气,“在遇见梅蒂欣之后,你确实变了,但是其他人并不知道,所以他们依然还在怕你,你想改善自己的形象,就必须主动出击。”我抬起头,从破洞之中能看到湛蓝的天空,“尤其是不能再像这样随便发魔炮,即使是只用一半出力也不行,另外还有……西斯特姆,把屋顶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