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不作不死的文文与终于动工的临时面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十三章 不作不死的文文与终于动工的临时面甲

    “不对!”察觉到我的样子不对的妹红下意识地上前,但有个人比她的反应更快。

    “你们要拆了我的神社吗!”灵梦大吼着冲到了我前面,浮现着一个八卦阵的右手对准了魔炮。

    下一秒,魔炮正中了八卦阵,但却并没有爆发,反而聚成了一团。

    “去!”灵梦一甩手,聚成一团的魔炮被她猛地甩出神社,向天空飞去。

    “轰~”魔炮离了八卦阵之后立时变得不稳定,在半空中炸开了,而我则松了一口气,“我说,下次冲我开炮之前能不能先说一声?我正能量不足呢!”

    “啊,是吗?啊……抱歉抱歉,见到强悍的家伙就忍不住想来一发。”魔理沙这次的笑容有点尴尬,她只是大大咧咧,并非没有是非观,她自己也很清楚刚才的冲动有多严重。

    “算了……反正我也该习惯了。”我冲她摆摆手,算是把这事揭过去了,不过很明显,有人不愿意。

    “算了?差点炸了我的神社就这么算了?”灵梦指着我的鼻子吼道。

    “不是没炸吗?”我掏了掏差点被她震聋的耳朵,“再说,又不是我差点炸的,我也是受害者好不好?”

    “就是。”妹红上来打圆场,“都没事不就得了嘛。”

    “啊!谁的金子掉了!”见灵梦还要再说什么,我连忙扔了一块金子在地上,然后出声提醒。

    “!!”灵梦以足以让文文再次泪奔的速度一把捞起金子揣进袖子里,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纠结了好一会儿,才说,“嘛……那就算了吧。”

    “就是现在!”一直伪装成人畜无害的文文突然暴起挣脱了绳子,抓起相机对着我们就是一通猛拍,“文文·新闻是不会灭亡的!”说完她展翅便飞,“大绯闻!人之里的自警队长,魔法森林的魔法少女和博丽神社的幻想乡城管为神秘男人而大打出手!一男三女的糜烂生活大曝光!明日见报……啊!”

    “你刚才说什么?”我用左手掏掏耳朵,右手拎着文文的脚踝,冷笑着问她。

    “你怎么……你不是说你能量不足了吗?”文文绝望的看着我。

    “我只说三联装高能光束炮的能量不足了,谁说我飞行的能量不足了?”我把她高高的拎起来,脸贴近她的脸,“你说……这次我要怎么惩罚你好呢?”

    文文全身汗如雨下,抖似筛糠,明显是想起了上次被我脱掉胖次塞进嘴里的经历,而这一次明显只会更惨。

    “我说。”我回头看向欣赏文文惨状的三人问道,“这次我怎么处理她都不过分了吧?”

    “随你。”这是妹红。

    “我不认识她。”这是魔理沙。

    “记得拍下来。”这是灵梦,同时她还用手摆了一个money的手势。

    “你完了。”我怜悯的看着文文,“这次你太作了。”

    “呜……对不起……”文文服软了。

    “道歉有用还要城管干啥?”我不为所动。

    “呜……你想怎么样嘛?”文文突然变软让我真心有些措手不及。

    “别想用这种方式击倒俺!俺是不会放你走的!”然而身经百战的俺完全不受任何影响,自称变了绝对是你们的错觉,没错,就是错觉!

    “对了,秦钺炀,你不还要上永远亭买地嘛?”妹红突然想起了正事,开口叫我。

    “你不说我还忘了呢!”我这才想起来我折腾了半天还特么没地方住呢,“我现在就修面甲!”我把文文往上面一甩,“走吧,这次放过你了,别再有下次了!”

    “哈伊!”文文痛快的答应了一声,扭头飞走了,不过我很怀疑……应该说就是不信她能改好。

    “大概要多久?”妹红看着我折腾着焊枪。

    “很快。”我立刻开工。

    “要不要我帮忙啊?”魔理沙跃跃欲试。

    “免了吧,你给我躲远点。”我大惊失色。

    流亡者入渠中。

    “好了。”我举着手上的临时面甲摆出‘当当当当’的姿势。

    “好吵。”灵梦躺在榻榻米上撑着脑袋往外面望,当然我也不知道她望什么呢。

    “那就快点走吧。”妹红把头往外面的方向摆了一下,“天都快黑了。”

    “那就走吧。”我走到门口,“魔理沙,我对你有点改观了,你也不那么可怕嘛。”

    “哈?”魔理沙不明所以。

    “没什么,拜拜了。”我冲她摆摆手。

    “哦,拜拜。”魔理沙也没再细想。

    “灵梦,我可走了。”我又冲灵梦开口。

    “出去的时候把门关上。”有气无力的声音。

    “下次可别把自己饿成那副德行了,我留下的金子够你吃一个月了。”

    “很烦啊你。”有些不耐烦的声音。

    “嘛,撒。”我不再停留,跟着妹红离开了。

    静默中……

    “何必这么冷淡呢,灵梦。”魔理沙在灵梦身边坐下,“小哥是个好人啊。”

    “啰嗦死了。”灵梦回了她一句,站起来往神社后面走去,“这还用你说吗?”她小声嘀咕着,没让任何人听到。

    夜路上。

    “妹红?”我突然开口。

    “怎么了?”

    “介意我问个问题吗?”

    “问吧。”

    “上次说到永远亭的时候,你的样子不太对。”我顿了一下,“你……跟那的人……”

    “有矛盾。”妹红接着说了下去,“很大的矛盾,永无止境的那种,跟永远亭的主人。”

    “永无止境?”我意识到事情可能比我想象的更严重,“那她居然还活着?”

    “因为她也是蓬莱人!”妹红突然停下了脚步。

    “蓬莱人到底怎么来的?她又是什么人?”

    “蓬莱人是吃了蓬莱之药而获得永生的人!至于她,曾经的竹取物语的主角,永远与须臾的罪人,月之公主蓬莱山辉夜!”妹红仍然背对着我,但她紧紧握起的拳头告诉我她此时并不平静,“也是蓬莱之药的主人……和第一个祭品。”

    “月之公主?她来自月球?月球上有生物居住?”听到月之公主的一刻我再也无法保持平静。

    “当然!”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来到幻想乡吗?”

    “为什么?”妹红回头望着我。

    “我就是被来自月球的不明火力击落下来的!”我说出了自己一直没说出的事实,“我现在终于知道是谁干的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