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四章 医生!救救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一十四章 医生!救救我……

    第二天,一切照旧,并非我和文文都忘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而是我们心里都清楚,这只是个开始,而不是告一段落的标志。

    红魔馆。

    “所以说啊……姐姐大人你是不是应该偶尔也关注一下除了威严之外的东西呢?”红魔馆的小阳台上,威严酱和芙兰正在这里度过悠闲的下午茶时间,至于原本应该来一起参加的帕秋莉……她还在研究我的破灭水晶,而此时,芙兰正用手撑着自己的小脑袋瓜,看着对面的萌物姐姐,“再这样下去,红魔馆就真的成了大车店了,你想想上次,灵梦居然跑来借大米跟酱油,这样的红魔馆能有出路吗?”

    “威严之外的……有什么可关注的?”然而我们这位超高校级的威严依然把自己的威严视作至高无上的存在,“芙兰,你不懂,那是博丽灵梦啊,我们能不借给她吗?那她就是不把我枪毙估计也得活埋啊,弄不好连你就得一起吃……吃……吃啥玩意,咋这么半天了不上东西呢,咲夜!咲夜!”蕾米莉亚叫了好几声,放在平时咲夜早就出现了,可唯独今天却一直静悄悄的没有回应,“奇怪……咲夜去哪了……”蕾米莉亚推开小阳台的门打算去馆内找一找,可门刚一打开就看见咲夜扑街在地*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上,托盘上的红茶洒了一地,“咲夜!!芙兰,快去找医生!”

    ‘完了(liao)完了完了完了……’一阵救护车警灯声响过,顺便一提,如果是救火车警灯的声音那就是:着了(liao)着了着了着了……

    “医生姐姐来了……你怎么在这?”八意永琳刚跟着芙兰进到红魔馆里,就发现我居然已经在为咲夜进行紧急处理了,“情况如何?”

    “你想先让我回答哪个问题?”我其实已经控制住了形势,在我的扫描下,咲夜只是有些劳累过度而已,“我在这是因为我今天本来就是来跟美铃研究功夫的,至于咲夜现在的情况……我觉得没什么事,多喝点热水就行了。”

    “……那我还来有什么用?”永琳觉得自己可能接了假活。

    “当然有用,既然你这神医都来了,那就不需要我这医疗兵在这折腾了,她交给你了。”我很不负责的把咲夜扔给八意永琳自己走出去了,“给我记好了该死!我是个医疗兵,不是医生,哦……”

    “……好吧,他归根结底还是更喜欢输出……咲夜?”八意永琳放下了药箱,跟已经转醒的咲夜说话,“我能看看你的医保卡吗?”

    “别傻了。”我突然又把头探回了房间里,“这是投保前已有疾病,不属保险范畴。”

    “……好吧。”八意永琳用自己的手段仔细的给咲夜做了个全身检查,“嗯,跟秦钺炀说的差不多,不过为了能让你尽快恢复,还是给你打一针好了。”八意永琳说着伸手到药箱里翻东西去了,好半天才找出一根针管,“哦,对了,提醒你一下,要是我弄的不对可能会有点疼,要是对了……(咲夜一声惨叫)就会非常疼。”

    “我去干什么?杀猪呢?”我在门外待不住了,这动静快赶上屠宰场了,进门一看永琳居然在看咲夜的老病历,“哦……别研究病史了,直接通知家属吧!需要我送点运尸袋过来吗?”

    “你闭嘴!”永琳把用完的针头像飞镖一样朝我射过来,正中我胸口,该死,咲夜应该没有艾滋吧……

    “放心吧。”咲夜疲惫不堪的声音,“我有没有艾滋你不是已经检查过了吗……”

    “没错,你们都可以放心,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上一个用这根针头的人也没有艾滋……应该吧……”永琳按住了听到自己的话后差点没垂死病中惊坐起一刀戳死她自己的咲夜,“对了,说到家属,那两只小吸血鬼呢?”

    “筹钱去了,你知道让我出诊一次需要多大的代价吗?”我的出诊费用可是很贵的,贵到什么程度呢……差不多就是威严酱请我出诊五次就会耗尽红魔馆全部资金而不得不肉偿的程度,“还有什要问的或者要说的吗?”

    “有,滚出去。”永琳一挥手,一道外放的劲气将我轰出了房间,当然了,也是因为我没有抵抗,不过果然就像我猜的一样,永琳能释放劲气,这就代表她的武学造诣绝对不在美铃之下,甚至犹有胜之,“好了咲夜,我给你开一些食补的方子,你吃上一个星期应该就没什么问题了,不过要是想避免以后再出现这样的问题的话……建议你把这方子留着,每周做一两次药膳。”

    “诶?可是……我只会西方食谱,药膳这种东西……”咲夜原本是姓布兰度的(大雾,有极大争议,就现在咲夜那更接近白金之星的能力来看dio爷头上绿得发亮),可药膳却是地地道道的华夏货色,咲夜果断不会,但是……

    “你们馆里,不是有个从那古老国家来的人吗?”永琳作为医生早就考虑好了一切,“一个人在那里呆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不会两手?”

    而此时,红魔馆大门外。

    “你到这来干什么?”我看着带着一脸微妙的笑容慢慢飘过来的幽幽子,“妖梦被你气跑了?”

    “我来这里……是来处理后事的,谁死了?”幽幽子表示自己是接到了通知过来办丧事的。

    “谁也没死!而且怎么想都不应该是你来啊?”处理后事这种事要是换个大*胸死神来我倒是还可以理解,但是作为冥界之主的幽幽子却来了,这只能代表……有问题,“说吧,你到底来干什么?”

    “其实……好吧是家里揭不开锅把妖梦气坏了然后妖梦就非要我自己出门搞钱回去我没办法就只能跟紫问了你的位置过来找你要了你可千万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求求你了秦大哥秦大爷秦爷爷……”幸好幽幽子不用喘气,要不然一般人说完这段话早憋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幽幽子啊……”我无奈的在幽幽子头顶那软乎乎的zun帽上揉了揉,“你……早就已经是个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