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一十六章 枉费心机-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一十六章 枉费心机

    “吼……”我‘duangduang’的敲着美铃,真的跟敲在流亡者上没什么区别,“嗯,我大概明白了。”

    龙神功与金刚不坏神功,本质上都是先强化使用者,然后再用那强化后的形态去行使威力,只不过相比之下侧重点不同,虽然同样重视攻击,但在辅助方面,龙神功注重的是速度和身法以及灵活性,它与其说是提升了防御倒不如说是提升了使用者的位阶使其难以被低位阶的攻击伤害到,而金刚不坏神功则是单纯的注重防御,极致的防御,除非实力远超使用者或是掌握着威力相似的武功,否则根本无法伤到使用者,而美铃之所以说龙神功要更强一点,一是因为我刚才说的龙神功能提升位阶,二就是……龙神功上能飞天下能遁地,而金刚不坏神功无论在怎么抗打,作战灵活性终究是个问题。

    “所以呢,你想先学那个?”美铃收了功,询问我的意见。

    “还是先来龙神功吧,万一我学不了再选别的。”我唯一有自信的是左臂不会拖我后腿,但最关键的我能不能学会这点,我就毫无把握。

    “我也无法打包票,不过据我所知在曾经修〖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习龙神功的人之中有一个就是不死人来着……”美铃说着说着自己都无法肯定了,“不过他那个不死人好像跟你这个不太一样。”

    “怎么不一样?”我还是首次听到关于其他不死人的准确消息,以前的全都是道听途说。

    “他好像原本也是个人类,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不死人了。”美铃仔细回忆着,“对了,而且他那个不死人的体质比你好的多,再生能力很强,一般的武器好像也根本伤不到他,只有神器就可以……还有,他的外貌好像会自然衰老,只是不会影响身体,不过他好像也可以借助某种能力把外表恢复到中年。”

    “那他肯定就跟我不一样了,他的不死人应该是修炼来的,而我是天生的。”看来人类也能修炼成不死人,不过不是我这种不死人,“就像魔理沙跟帕秋莉的区别一样,魔理沙是职业为魔法使的人类,而帕秋莉的种族本身就是魔法使,所以很遗憾……你的记忆无法作为参考,不过……还是谢谢你。”

    “唉……算了,你先试试吧……”美铃叹了口气,开始教我龙神功的运功方式。

    一个小时过去了。

    “唉,看来果然不行啊……”以我的人造天赋,学习什么东西几乎都是瞬间完成的,即使是武功也是一样,就算不能大成,至少也该有点反应,可我足足学了一个小时,身体里却毫无动静,我就知道龙神功这么炫酷的武功怕是跟我无缘了,“美铃,辛苦你了,试试金刚不坏神功吧。”

    “没事,有人一起讨论武功可比一个人在门口无聊的看门强多了。”美铃倒是难得的精神振奋,看来由于幻想乡里没有能跟她交流武功的人让她在这方面憋得太久了,相比武功,幻想乡里的少女们更喜欢弹幕,熟不知像龙神功这样的武功练成之后的威力和实用性要远远超过弹幕,再不济还可以用来冒充龙神坑蒙拐骗呢,“金刚不坏神功的话你就得先把我刚才教你的龙神功全忘掉,两种功夫不同路,万一串了一点就出大事了。”

    “这你放心……生化计算机,删除选中数据……等下,备份到深层记忆区,也许以后用的上呢……”我在脑内处理了关于龙神功的记忆,像我这种人是不可能出现什么坑爹的脑内恋碍选项的(笑),“好了,可以开始了……”

    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不行!还是不行!”出现了跟刚才一样的状况,金刚不坏神功无法在我身上出现一点反应,看来我的身体将这两门功夫也识别为了异力性质,这是唯一的解释,“唉,看来我是跟这些功夫无缘了。”

    “唉,真是诡异……还要学点别的吗?”美铃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我,不过在她的理解中我现在就跟经脉尽断武功全失的废人差不多,她自问这要是放在她自己身上她非疯了不可。

    “算了,既然无缘,既然无法改变,那我就继续做我自己好了。”我却没有美铃所想的那么严重,早在我试图学习魔法和仙术的时候我就已经经历过这种结果了,虽然有些失望,但却不至于让我感到沮丧,“对了,你那个失去意识的形态练习的怎么样了?”

    “嗨……别提了,根本练不了,大小姐死活都不愿意陪我练,说是怕……打不过我……”美铃一提到这事就一脸黑线,不过论硬实力,红美铃现在真的很强悍,她现在即使常态都拥有s+的能量级,跟蕾米莉亚持平,虽然同能量级下蕾米莉亚本身要占有优势,但是再加上变身之后的力量提升,蕾米莉亚一不小心还真有可能好船,“还有,我想给那它起个名字来着,秦大佬你有什么好主意没?”

    “你指的是那一招的名字还是用了那招之后你自己变成的形态的名字?”这是两个意思,一个是技能名一个是状态名,就好像伊利丹的变身一样,技能名叫恶魔变身,状态名叫恶魔形态,“其实也无所谓,两个我都有不错的想法。”

    “说说看呗,你脑子比我好使。”美铃一副求签问道的样子。

    “状态名好办,你不是长了一身龙鳞吗,就叫龙腾红美铃好了。”这名字,一听就很接地气,对吧。

    “……好吧,就这么叫了。”美铃并没表现出特别的满意或者厌恶,“那技能……符卡名叫什么?”

    “这可就跟你有关了,你不是一直强调你不叫中国叫红美铃吗,那这张符卡干脆就用这个当切入点,就叫……真名【红-美-铃】,怎么样?”我不知道中国这个外号是怎么叫起来的,但很明显美铃并不喜欢这个称呼,所以有必要对此做点文章,“还有,如果蕾米莉亚不愿意陪你练习的话……伊吹萃香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