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三十九章 枪

    “哦?为什么?”妹红把烟嘴吐到地上,用脚踩了踩,“你的脑子一向比我好使,如果你有什么想法一定告诉我。”

    “嗨,兄弟之间不说这个。”我把妹红当兄弟看,自然不能藏着掖着,“他们的最终目的是排除妖怪,那就意味着他们要让所有的人都去抵制妖怪,怎么才能做到让所有人都抵制妖怪呢?当然就是要靠妖怪主动伤人来做文章,而不是去主动攻击妖怪,不然只会让人觉得他们是在无理取闹,那就没人会信他们的鬼话了。”我也吐掉了烟头,踩了两脚,“而就像你刚才所说的,我偏偏是处于妖怪阵营的人,所以,虽然他们十有**真的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欲除我之而后快,但却偏偏不能对我动手,因为跟我打起来动静太大了,谁都会发现的,你也知道我在人之里的人气,如果我被他们攻击,所有人都会支持我,他们只会偷鸡不成再放把米,至于暗杀,先不说他们能不能找到有能力暗杀我的人,就是找到了,不巧,我在反暗杀方面可是宗师级别。”

    “的确,但还是小心为妙。”妹红同意我的说法,“对了,还有件事,明天再博丽神社的宴会,你知道了吧。”

    “知道,怎么,有什么想法?”妹红心眼太实,没什么弯弯绕绕的花花肠子,她一张嘴我都能看到她昨天晚上吃的什么。

    “我觉得这是个机会,对于加深人类与妖怪互相理解方面,但我拿不定主意。”妹红说出了她自己的想法,“不过如果我们真能让人类和妖怪互相理解,自卫队就不攻自破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打算让宴会也对普通人类开放,这倒是没问题,灵梦不敢不给我面子,小蝙蝠有钱,也不在意多几个人。”我到是不担心宴会这边,我担心的是人之里这边,“不过你觉得真的有人敢去?”

    “还真说不定,你可能自己都不知道,自从你的光荣事迹出名之后,人之里有不少人已经开始主动接触妖怪了,尤其是你我都认识的那几个,居酒屋大叔啦,拉面店的加岛大叔啦,小千代纸啦,那些人,如果把消息告诉他们,他们可能真的会去,我只是担心安全问题。”妹红拿不定注意的就是安全问题,虽然宴会上的妖怪都不会伤人什么的,但有些东西却只适合妖怪,比如我要是一拳把一个妖怪打飞,她可能爬起来拍拍土就没事了,要是换了个普通人估计就爬不起来了,“你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怀疑她们,我只是……”

    “我明白,不过我觉得没什么问题,魔理沙不也还活着嘛。”魔理沙虽然拥有a级的能量和堪比s级的火力,但终究也是个人类,刚才例子里挨了我一拳就会爬不起来的人类,但她不也还活得好好的,“而且,既然我们是真的打算推行人类和妖怪间的共存共荣,这些问题迟早都要面对的,这将是个起点,我不会让这次宴会上出什么事的。”我已经决定维持宴会的治安了,虽然没了流亡者零式改,但参加宴会的大部分妖怪依然不是我的对手,别忘了,我可是一拳打破了绝对防御抱头蹲防的人。

    “你都保证了,看来没什么问题,那我就把消息发出去了。”机会难得,妹红也不再和我扯淡,挥手向我告了别,跑去工作了。

    “……一旦有了,全灭敌军的决心,就不想被看到,内心的破绽呢,因为年轻的鹤儿们也向着战争的大海疾驰……”我则继续唱着之前的歌向居酒屋的方向走,虽然唱着真特么的别扭,但确实好听啊……结果刚走到居酒屋门口,我正要撩开门帘进去,就听到了里面的动静,我立刻停下了手,静观其变。

    居酒屋内。

    “渡边副官,您还真来了。”居酒屋大叔皮笑肉不笑的声音传出来。

    “我可不真来了吗,你什么意思?”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但听着就感觉流氓。

    “不是,今天有人告诉我您要来,我还不信呢。”居酒屋大叔解释。

    “这你有什么可不信的呢?”又是这流氓一样的声音。

    “还真奇了怪了,他说您今天来啊,是来还账的。”居酒屋大叔依然是皮笑肉不笑。

    “呸!我特么啐他一脸****!少废话,把你这最贵的酒给我拿一瓶我带走。”话音刚落不久,一个猥琐的身影就掀开帘子拎着酒瓶走了出来,我急忙往房上一窜,躲开了他的视线,但也因此没看清他的相貌,等他走远了,我才从房上下来,走进了居酒屋。

    “刚才怎么回事?”我要了一扎啤酒,坐在吧椅上问,“刚才那人谁啊?”

    “那狗屁自卫队的渡边副官呗,特么的,欠债不还,怪不的嘴里能吐出****呢……”居酒屋大叔一脸怒气的跟我倒苦水。

    “又是自卫队……他不给你就不找他要?”妹红说的看来是真的,不过这可是人之里,不是自卫队总部。

    “我不找他要?我疯了啊!要搁以前,这小子早被我打出屎了!”居酒屋大叔把啤酒递给我,“最近,自卫队这帮孙子不知道从哪搞来了不少武器,好像是外界的叫枪什么的东西,诶,对了,就跟你身上带的差不多,不过他们那些比你的可渣多了,但是就是这样我们这些买卖家也不敢真把他们惹急了。”

    “枪?”我突然想起了霖之助那里的那批枪,“我会想想办法,还有别的消息吗?”

    “有,加岛那小子(指卖拉面的加岛大叔)真是条汉子,上次被惹急了上去就把那帮孙子的枪给夺了,他以前不是在军队里开什么矮达的嘛,不过我可没他那身手,估计是没戏。”

    “我知道了。”我几口喝光了啤酒,“这下我有事干了,放心,我会想办法治治他们,嚣张不犯法,但是嚣张可是会挨打的。”

    “成,那我就让别的买卖家的掌柜的再多忍两天,等你的好消息。”我要开始出手了,居酒屋大叔顿时松了口气,他知道那帮孙子要倒霉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