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 我的脑内电子部件-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二十章 我的脑内电子部件

    “……那好吧,出了事可别怪我,大不了我在冥界给你留个位置好了……”幽幽子小手一抖,发出了一只反魂蝶,对,只有一只。

    “喂,看不起我吗?我说了是全力……你什么时候有这种能力的?”我一开始还不明白,直到我的解析系统看到了这只小小的反魂蝶中蕴含的无尽能量,那是相当于反魂蝶八分咲全部能量总和的强大力量,放弃了攻击面积,全力追求威力所形成的死亡之蝶。

    “因为单打独斗的机会变少了嘛,总不能放个弹幕连你们一起打吧?”的确如此,在多人对多人的作战中这种单线攻击要比范围攻击保险得多,毕竟不会误伤友军,造成友军之围那种尴尬局面,“只不过是将死亡能量压缩而已,我还是办的到的。”

    “很好很强大,可惜没有用。”我眼睁睁的看着死亡之蝶撞到了烈焰流亡者零式的装甲上,然后‘啪’的一声碎了,“你看,我说没用吧?”

    ……噼里啪啦(全是眼球掉到地上的声音)。

    “不可能……”风见幽香抬手就〖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给了自己一巴掌,“痛!原来不是幻觉啊……”

    “你确定吗?”八云紫这才把掉在地上的眼球塞回眼睛里,同时把脱臼掉到脚面上的下巴接了回去,“你确定你能感觉到痛?”

    “不信的话你可以打自己两个大耳刮子试试啊?”风见幽香还捂着自己的脸,看来刚才那一下下手真不轻,这就是女王啊,不光是对别人下手狠,对自己下手更狠。

    “我……咳……我信。”八云紫考虑了半天,还是把举起的手放下了,“解释一下吧?幽幽子都被你打击的石化了,混元金斗的功劳?”

    “没错,幽幽子本身的能量就带有死亡法则,并非附庸,而是一体,所以当我的法则抗拒系统将死亡法则抹消,连带着她的能量也消失了,换句话说……以后幽幽子你只能任我欺负没法还手了,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妈蛋,笑太狠呛到了……

    “哇~紫~我要回家~”幽幽子哭着扑到八云紫胸口上求安慰去了,不过该说这求的到底是安慰呢,还是洗面奶呢?

    “哦,哦,没事没事……”八云紫用手不断地轻抚着幽幽子的头和后背试图让她平静下来,同时也装模作样的打算稍微教训我一下让我收敛一点,“喂,秦钺炀,你别太过分了啊,信不信我一隙间……”

    “什么啊?一隙间什么啊?”我用大拇指指着在我身边打开的隙间,“拜托,你得隙间打歪了。”

    “你……”八云紫很清楚自己的隙间明明是朝我脚下去的,可却莫名其妙的发生偏转出现在了我旁边,而她自己竟然没有丝毫感觉,“这也是你那所谓的法则抗拒?”

    “没错,你的隙间……带有空间法则,除非我愿意,否则你的隙间就对我毫无威胁,除非……”‘duang’的一声,一个路牌从隙间里飞出来撞到了我的头盔上,把我撞得头歪了一下,“除非就像这样,这我就免疫不了,不过……”我双手抓住了八云紫打算关闭的隙间两边,用力一拉,将隙间重新拉开,“我原来只能利用左臂把你的隙间强行关上,现在通过法则抗拒系统,我还能将你想关上的隙间强行打开。”

    “那如果我本来就没打开过呢?”八云紫又招了一下手才把隙间重新关上,“你还能做什么?”

    “什么都做不了,我的法则抗拒系统无法对抗稳定状态的先天法则。”先天法则,即自然生成非人为操纵的法则,比如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比如我们所经过的时间,比如我受伤后的细胞坏死,这些我都无法通过简单的一个系统就免疫掉,不过像是穿过永远亭结界这种就可以做到,换句话说……我现在可以自由出入幻想乡的结界,无论是去外界还是上宇宙都没人拦得住我。

    “真是奇怪诶bakaの欧尼酱。”不知什么时候,芙兰跑到了我的身后用手指戳着我的臀部装甲,别想歪,因为她的身高只能够到我的臀部装甲,“你的盔甲上原本存在的‘目’都不见了。”

    “当然了。”我解除武装,摸了摸芙兰的头,“法则抗拒系统能抵抗大部分人为的法则,你的破坏法则当然也是一样。”

    “可是……你的身上的‘目’也都不见了诶……”然而芙兰关心的不是这个,而是原本属于我的‘目’也都消失了。

    “那是因为……”那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在铃仙也去睡了之后。

    前夜。

    “西斯特姆,确定她们都睡了吗?”我依然满脸兴奋的站在工作间里,但我的关注点已经不再烈焰流亡者零式上了,而是转移到了工作台上的一个小匣子上面。

    “是的,sir,但是我仍然觉得这种行为太过冒险,您是否应该……”西斯特姆还想做最后的努力,虽然她也知道凭她自己是根本无法阻止我的,就像以前她无法阻止我一样。

    “好了!我意已决,再说,我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干过。”我制止了西斯特姆,从工作台上的那个小匣子里拿出了一个小零件,那是一个极小化的法则抗拒系统,比安装在流亡者上面的更小,但效果却没有下降多少,而现在,我要把它也安装进我的脑子里,“我需要保证万无一失,而对我来说没有比我的脑子里更安全的地方了。”

    ……

    “就这样,我在自己脑子里也装了一个法则抗拒系统,你当然看不到我的‘目’。”我说得风轻云淡,仿佛就是在煮粥时放了点糖那么轻松写意。

    “你还真是什么都敢做。”然而其他人看来不会像我这么想,尤其是文文,“不过你居然敢瞒着我们,不想混了是不是?信不信我把你的不*雅*照全都发出去啊!”

    “得了吧,我所有的不*雅*照?那上面跟我一起的都是你,你以为你p的掉吗?”p图是很厉害,可也不是万能的,总有些p图p不掉的东西,就算强行p掉,也会留下痕迹让人看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