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四章 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变

    “你……你真的是琪露诺吗?”灵梦和她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这还是原来那个傻乎乎傻乎乎可以当苦力做劳工的琪露诺吗?“秦钺炀真的把你这小笨蛋调*教成中二少女了?”

    ‘咔’的一声,灵梦被冻在冰块里了。

    “不许叫我小笨蛋,不然你就一直待在这吧。”琪露诺冻结的的不是一般的冰块,而是号称千年不化的寒冰,虽然无法确实伤到灵梦,但也足以警告她了,“听懂了没?说话啊!你脑子又没冻上!”

    “懂了,快把我解冻!冷死了!”灵梦在脑子里大叫。

    冰块消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只有嘴唇都已经发青的灵梦还能证明刚才的一切不是幻觉。

    “喂,我……我问你个问题……”灵梦全身打着哆嗦,好在脑波不会哆嗦,“秦钺炀不也老是叫你小笨蛋,你怎么不冻他?”

    “两个原因,第一,我变成这样是拜他所赐,他……是个好师傅,所以他不同〖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还有……我冻不住他。”琪露诺在灵梦身上按了一下,灵梦感觉身上立刻就不冷了,“他跟你不同,他即使被冻住也不会觉得寒冷,也能不受任何影响的破开冰冻,不过……他很怕热。好了不多说,我们得继续前进。”琪露诺再次开路,游在了最前面。

    “你不觉得吗咲夜,跟秦钺炀接触的人一个个都变了样子,也包括你……还有我。”灵梦只打算让咲夜听见,所以通讯在分析脑波之后也只把转化出的声音传达给了咲夜。

    “但这种变化是良性的,琪露诺变聪明了,你变得不那么贫困了,我变得不那么冷淡了,还有其他人,你以前想过八云紫居然也会卖萌吗?”咲夜当然能感受到变化,但她不觉得这是坏事。

    “喂,只有我那个不一样吧?”灵梦感觉咲夜所说的另外几人的变化都是精神上的,只有她的是物质上的,“不过八云紫卖萌这点是变化挺大的,还有风见幽香居然奶上孩子了。”

    “八意永琳还变成话痨了呢。”咲夜又想起变化最大的两个人,“藤原妹红跟蓬莱山辉夜都让他折腾的和好了,其他的就没什么值的惊讶的了。”

    “说的也是。”灵梦不打算再继续话题了,转而向琪露诺询问进度,“前面还是什么都没有?”

    “你希望前面有什么吗?”琪露诺在脑子里吐槽,“什么都没有才好办吧,你不是一向懒得动吗,怎么今天变得这么热心了?你真的是灵梦吗?不会又被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附身了吧。”

    “有意见啊,你来咬我啊?”灵梦火了,自己难得热心一回居然还被当成了异端。

    “你当我不敢啊!”琪露诺突然冻结了三人周围所有的水,然后保留最外层的冰将内部的冰消除,创造了一小片干燥的临时空间出来,从嘴里拔除呼吸器照着灵梦就咬了过去。

    “住手……住口琪露诺!”然而我其实是能窃听整个频道的,即使她们不想让我听见,谁让我是主人呢,“咬了这种来历不明的巫女是会得上比吸血鬼感冒还可怕的病的哦!会变得下身瘙痒的哦!”

    “你说谁有性病了啊!”灵梦的怒气我从通讯器这一端都能感觉得到。

    “咳,不好意思,我要先申请上岸,去药店买点东西。”咲夜从比基尼装备里掏出了一块手帕,拧干了之后用力的擦手,“还有,灵梦你最好不要再继续靠近我。”

    “已经相信了是吗!你家的处女能得上性病啊!”灵梦彻底彪了,这句话都传到八云紫她们的通讯器里去了。

    “嘁……谁知道你数过钱之后会不会洗手……”听了灵梦的话,咲夜反而越想越害怕了,“秦先生,如果我不幸被感染了,大小姐她们就交给你了。”

    “有那么严重吗?就算真有性病也不用交代后事吧!”灵梦感觉自己现在非常想哭,但是却偏偏一点眼泪都分泌不出来,“难道你们觉得我得的是艾滋吗?”

    “哦,你承认了啊……”我在公共频道里说了这一句,然后就可耻的匿了。

    “灵梦啊!你到底是在哪里跟哪个‘哔’夫染上这种病的啊!我不记得把你教导成这么银乱的孩子了啊!”八云紫的号哭瞬间就在频道里蔓延开了,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你们……这群……贱*人!”灵梦终于忍不住了,她释放能量打算把周围的东西全都炸掉来掩盖一切,结果琪露诺轻轻地解除了冰壁,水流顿时涌入将灵梦冲得东倒西歪,聚集的能量也因此消失了。

    “好了闹剧到此为止。”咲夜将灵梦的身体扶正,“琪露诺,继续往前吧。”

    “了解。”琪露诺点了下头,往前开路去了。

    岸上。

    “嘛,怪我怪我……最近不知道怎么了,什么东西都能让我想到那个方向去,真是莫名其妙……”我也觉得自己最近有点奇怪,不管看到什么都能联想到有意思的或者重口的东西,而且是自然联想完全不需要动脑子的。

    “你这种症状啊……我以前也见过,把手给我,我给你号个脉看看。”永琳直接拿起我的手腕,捏了一小会,“嗯,果然,在你之前我也见过三个人有跟你类似的症状,我记得是叫什么樱井智神,兵藤一诚还有加贺良介什么的……简单来说吧,你到了发*情期了。”

    “what?”被永琳这么一说,我突然也有了点印象,“对了,西斯特姆,我记得四十年前的时候,还有八十年前的时候我好像也出过类似的问题吧?”

    “没错,sir。”西斯特姆回答。

    “那就对了,永琳,有什么解决方法吗?”发*情期这个东西,一旦处理不好极有可能出现好船结局,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我的小伙伴控制我的思维。

    “简单,对你来说尤其简单,一月三十一日就行了。”永琳这倒是方便,开方子都不用纸跟笔的,“不过要记得选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