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五章 party-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二十五章 party

    “……你这说了半天等于没说,就没有别的方子可以用的吗?”一月三十一日,说的容易,我是没问题,文文受得了吗?“吃药?打针?输液?化疗?截肢也行啊!”

    “行,那简单。”永琳不知道从哪拿了把手术刀出来,“万恶淫为首,施主还是切了吧。”

    “呵,切了它我怎么飞?”我嗤之以鼻。

    “哦……感情你还没忘了变身后的翅膀等于变身前的蛋*蛋这一设定啊。”永琳默默地收回了手术刀,“那就没治了。”

    “废物!我要你何用!”我在湖边放好茶几,在上面摆满杯具,然后用力一掀,再放好,再掀,如此反复了五六回,“呼……爽……”

    “喂,秦钺炀,听见了吗?”琪露诺的呼叫传来,“已经到达了当时的吃水线,预计很快就会进入宽阔地带,可以放人进来了。”

    “收到。”我切断了通信,“差不多了,第二队,下水!”

    r

    />

    十分钟过去了。

    “喂,紫,永琳,幽香,你们三个跟我过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的感觉越发清晰,我觉得有必要讨论一下了,于是我卸下了流亡者,跟三人打了个手势,“我有点事要跟你们讨论。”

    附近的树丛里。

    “你又有什么事?啊?”风见幽香对于自己又要蹲在草丛里十分不爽,这对她来说太掉价了。

    “我叫你们来是想说……机会难得,一会儿探索完了之后趁着夏天开个泳装party如何?”这个提议我已经想了十分钟了,绝对可以称得上是深思熟虑,“天这么热,又是第一次城管大队集体行动,就当开个私人宴会纪念一下。”

    “……”八意永琳掏出了一把手锯,我说你都从哪拿出来这些工具的?“你脑子里一定出问题了,我得锯开看看,八云紫,风见幽香,帮我按住他。”

    “嗯。”风见幽香一脚一个将我的两条腿都踩到了地里,“病的不轻,是得锯开看看了。”

    “我也这么觉得。”八云紫则叫出了十大罪袋五个一组压住了我两只手,自己干脆一屁股坐在了我肚子上,杜绝了我所有移动的可能。

    “还有什么遗言吗?”永琳按着我的头,把手锯贴上我的头皮,“我给你一个开口的机会。”

    “直接就判了我的死刑了吗?就不能让我再抢救一下了吗!”我要上诉,谁都不许走!

    “就这样?那我开始锯了。”永琳拉动手锯在我的头皮上轻轻划了一下。

    “别别别,我还有话说!”好吧,人在手锯下,不得不松口,“你们也知道我的直觉很准,而且有预警能力对吧?”

    “所以呢?”八云紫双手撑着下巴看着我,喂喂喂,注意点好不?你这种两条腿跨在我身体两边的坐姿很容易让人联想到骑乘位的知道吗?

    “所以刚才文文她们下水的时候我一点危险感都没有,那就证明这次探索根本就没有危险,下面那个生物也绝对跟克拉肯无关,这有什么问题吗?”我的危险预知不光对我有效,对跟我亲近的人一样有效,所以我没感觉到文文会出危险,那就证明根本就没有危险,“还有……永琳你能先把手锯拿开吗?”

    “怎么了?你也会害怕?”永琳装模作样的在我头上又锯了两下,虽然连皮都没蹭破。

    “不是害怕,是因为你这个姿势……胸搭到我脸上了,都有一股奶油味透过你衣服传出来了你造吗?还有八云紫,你知道你现在这个姿势很像骑乘位嘛,还不赶紧起来!”兄贵罪袋十人众依然死死地压着我的双手,虽然我用左臂完全可以挣脱,但是玩闹不动真格是我的宗旨,在大部分情况下,我更喜欢把我的左臂只当做一只普通的手臂,“,最后还有你,风见幽香,你能换条内裤吗?你知不知道一直穿着跟裙子同款式的红格子内裤有多low吗?换条像八云紫那样成熟一点的不好吗?只要记得别穿着那玩意踢灭族切割就行。”

    “……我觉得还是把他的脑袋锯开看看比较好,”八云紫侧坐过去,但依然没离开我的肚子。

    “嗯,好,那我继续了……”永琳再次举起手锯,而我的预感狂跳告诉我,这次她是玩真的。

    “等等。”风见幽香突然叫停,这让我大吃一斤(鲸?),“只不过是到了发*情期的猴子而已,没必要在意。”

    “说这话你也不觉得脸红?”我刚刚还感到诧异,现在只觉得逗比,“麻烦你在说这话之前先把你的脚从我的小伙伴上拿开,不要再蹂躏他了行不行?”

    “放心,我穿着鞋呢,没人会误会成足‘哔’的。”风见幽香不为所动,宛如一介花妈(真心看不出哪点像妈了)一般。

    “喂,你这才叫到了发情期了吧!”风见幽香居然如此之污,完蛋了,梅蒂欣以后也会变得像她一样吗?不光会变成抖s暴力狂,还会变成污妖王,这个世界没救了啊……

    “秦钺炀,我们已经汇合了,下一步指令是什么?”琪露诺的声音冷冰冰的,不知道又被谁刺激到了。

    “继续前进吧,先探查到加曼多的洞穴再说。”我也不知道那边发生了什么让琪露诺如此的富鱿凯,但我还是别触这个霉头的好。

    “了解。”琪露诺挂断了。

    “唉……到此为止!”我又不是抖m,就算被女王踩也不会觉得高兴,而在风见幽香空出了一只脚进攻我的小伙伴的时候,我的脚就解放了一只,我轻轻在风见幽香踩在我另一条腿上的那只脚上一踢,风见幽香向前扑倒直接压住了八云紫,知道这叫什么啊?蝎拉虎子掀门帘我给你伸一小脚。而就在我下半身动作的时候,我的脖子一缩,头一抬,头皮擦着手锯撞在了永琳胸口上,巨大的弹性将永琳撞退了两步,太幸运了,换个贫乳来我根本就撞不到了,“索德布雷加!”翅膀将我从地面上撑起,我摆脱了罪袋的束缚飞到了半空,“现在可以讨论一下泳装party的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