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一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三十章 一库~

    当我终于回到水面的时候,迎接我的是无比灿烂的阳光。

    而在岸上,风见幽香独自坐在一棵树下不知道在干什么,但那实质般的杀气已经将周围的空间全部笼罩,即使是八云紫和八意永琳此时也是退避三舍,跟其他人一起待在另一边。

    “我上来了,铃仙,你照顾一下若鹭姬。”我脱离水面飞行上岸,一步一步的朝风见幽香走了过去,“然后,离这边远点。”

    “这……您自己小心点……”铃仙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若鹭姬拦腰抱了起来,跑回了小队休息的位置,刚才的吵架是在公共频道,所以现在谁都知道今天这事无法善了了。

    “放心,你哪次看我输过?”我脚步不停的走到风见幽香面前,还未开口,风见幽香就把我的手甲扔到了我胸口的装甲上,被我伸手接住。

    “戴上。”风见幽香的声音仿佛三九天的三尺冰冻。

    “装备。”我二话不说戴上了手甲,并固定*{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好了连接轴,让流亡者再次回归一体,“然后呢?”

    “然后去死。”风见幽香打出了一拳,被我用左手抓住了。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准备好……去死。”我左手将她的拳头一拉,右手手肘直击她的胸口。

    ‘嘭!’我的攻击没能落实,手肘在距离风见幽香很远的地方就停住了,并非我不想继续进攻,只是有一只脚后发先至的踢在了我的腹部,而我的胳膊当然不可能有风见幽香的腿长。

    “要是被梅蒂欣看见你就死定了。”我在任何时候都能保证乐观的心情和麻利的嘴皮子,我自己都有点崇拜这样的自己。

    “不劳费心,我会在梅蒂欣发现这一切之前让你消失的。”风见幽香脚下用力,与我拉开了距离,拿起了阳伞,“喂鱼去吧!”

    “哪有牙口这么好的鱼?”我激活拳击型光束剑架住了风见幽香的阳伞挥劈,“喂你怎么样?”

    “不好意思,我不吃屎。”风见幽香横挥阳伞,将我身后的一棵树拦腰打断,“你升级之后还是只会躲吗?”

    “回避……只是为了更好的攻击,你连这都不知道吗!”通过这一次回避,我脱离了风见幽香的节奏,转而用出了我自己的节奏,拳击型光束剑能量最大化,连续几十次斩击击打在风见幽香的阳伞上,“幽香哟,现在停手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残念……我可不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风见幽香抡圆了阳伞直接砸在我的左肩肩甲上,即使是有外装甲和动能泡沫的保护这一下也砸得我身子一矮,“还是先请你去死一次然后再说吧!”

    “幽香,你最好别逼我动手,不然后果你承受不起!”我将身体向后滑了两步,避开了风见幽香阳伞的攻击范围,同时右臂一抖死神速射炮的手柄和扳机滑入掌心,“偶尔也考虑下后果如何?你不是还要改变形象吗?”

    “后果?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后果!”风见幽香张开了阳伞挡住了我打出去的几发警告性质大于杀伤性质的子弹,一脚将地面踩了个四分五裂对着我就是一连串的组合打击,她的攻击速度太快,一时之间我也没办法有效的还击,“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你不是要让我看看后果吗?还手啊!”

    “艹妳妈!逼人太甚!”我本来还想用和平手段解决问题,象征性的对打几下算了,可惜风见幽香不同意,我也没有必要再退让了,“先用你的阳伞给我赔罪吧!”我左手突然伸出一把抓住了阳伞的伞尖,右手化掌为刀一掌劈在阳伞正中,竟直接将阳伞打成两截。

    “嗯?”风见幽香看了看自己手中仅剩的伞柄,脸上的惊愕根本掩饰不住,直到她想起了我刚才的攻击,“你刚刚那几十次斩击全都打在同一个位置对吧。”

    “啊,没错,你的阳伞很结实,又能自动修复,但是在那种损伤下,想要修复需要漫长的时间,只要不给你这样的时间,我一掌就能把它劈断,呵,我早说要你考虑后果了。”如果风见幽香刚才听我的劝,阳伞所受的损伤会慢慢自己修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报废,彻底断成两截之后,什么自我修复都是个笑话了,“到此为止了,再跟我动手,我会把拳头塞进你的菊花里去。”

    “你塞不进去的。”风见幽香随手扔掉了伞柄,就好像那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垃圾,但根据面甲显示,她的内心可不像表面这么毫无波动,她的脉搏,血压,肾上腺素全都超过了正常值。

    “是吗?那么紧?那我塞前面好了。”我再次激活了拳击型光束剑,现在是战斗不是切磋,不是谈论公平的时候,好不容易让她失去了武器,我可不会像那些动漫里的傻鸟一样也把自己的武器扔掉来寻求一场公平对决,我是个赏金猎人,不择手段的击倒敌人才是我的行为宗旨,“就从你的前面一路穿到你的嘴!”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展开,我在瞬间突破了音障,光束剑直朝风见幽香眉心而去。

    ‘呲……’一声什么东西被烧焦的声音从光束剑上传来,风见幽香居然用右手抓住了光束剑的剑身,光束剑那炽烈的热能即使是风见幽香的身体也无法抵挡,让她的掌心散发出一股焦糊味,然而,风见幽香却丝毫不在乎的样子,伸出左手抓住了我的右手腕,或者说是右手腕的光束剑收束器,整只手用力捏了下去。

    “sir,您的装甲无法在这种握力下坚持太久。”西斯特姆发出警报,诚然现在的烈焰流亡者零式要比之前的流亡者(幻想乡局地限用型临时拼装机)的装甲强大的多,但也无法完全免疫这种程度的攻击。

    “西斯特姆,你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呢……”西斯特姆的提醒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然而现在的情况是,风见幽香已经用了两只手,而我,只用了一只手而已,“幽香哟……你把我当成独臂刀了吗!”左臂三联装光炮瞬间蓄力完成,几乎零距离的射了风见幽香一脸,没错,这可是正宗的颜(怎么样才能不河蟹呢?)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