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胜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三十五章 胜负

    “难怪……难怪啊……”永琳好像终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优昙华,这么重要的情报你怎么不早说?”

    “……师匠您又没问过……”铃仙感觉自己又要那啥了。

    “算了……”幸好永琳还算给我面子,没把铃仙那啥,“我以前还一直奇怪,流亡者这么复杂的战斗护甲想要完美操纵需要极端的精神集中,这会消耗掉大量的精神力,秦钺炀是怎么做到如此长时间的使用的,现在看来,他的精神力根本就是无限的,就是不知道这也是由制造他的人设定好的呢,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不管是哪一个,估计都无法复制……最后一击了!”八云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在她视线的正前方,正是战场的中心。

    ……

    “呼……呼……呼……呼……”连续几十分钟的高强度作战已经让风见幽香开始出现严重的眩晕和耳鸣,这是精神力消耗过度的初期症状,在这个基础上继续消耗,症状就会越来越严重直到精神崩溃,“为什么你可以……为什么……为什么你的反〖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应没有下降……”

    “我的大脑跟你们不同,我的精神力一直就是用不完的。”话虽如此,但我却有着能量限制,跟风见幽香也就是半斤八两。

    “sir,ex系统只剩余不到两分钟了。”西斯特姆发出最后警报,一旦到达最大活动时限,纳米核心的晶耀石保护系统就会启动,强行切断能量供应以防止晶耀石因为彻底消耗而消失。

    “啊……我知道……”别以为两分钟很多,虽然相对来说eva内置电源一共才五分钟,但它们却可以通过暴走半觉醒人工觉醒完全觉醒等等爆种一样的方式强行续命延长活动时间,而我的流亡者可就没这个功能了,“喂……幽香……决定我们到底是谁包养了谁……分个胜负吧……”

    “包养……你大爷!”幽香再次站直,举起右手伸出拇指食指和中指对准了我,“湮符【幻想火花】!”

    “来的好啊……ex系统下的零式冲击……这可是第二次用了……讽刺啊……上一次用也是对你,也是这个场景……”我想起了上一次的时候,那时候我还使用着旧的流亡者零式,在太阳花田,最后我输了,而这一次……就不好说了,“零式波动发生器激活!零式冲击……放!”

    与上一次相似,但能量都提升了的两股能量波动在战场中心相交,然后……诡异的蹭了过去,没错,零式冲击并没跟幻想火花正对上,而是相互错开了,威力丝毫不减的朝着各自原本的目标冲了过去。

    “!!”风见幽香试图移动,脚下却一个踉跄直接跪倒,“身体不能动……精神呢里消耗太大了吗……”

    “靠!”我刚刚飞离地面就再一次砸到了地上,“能量耗尽了?”

    “侍(思)从(聪),来我身边!”风见幽香已经是山清(穷)水秀(尽),紧急之下催生了一堆植物在自己面前形成了一道植物防壁,然后就连跪都跪不住了,直接坐在了地上,打算听天由命了。

    “纳米护盾激活!”我同时展开了两手内藏的纳米护盾,单膝跪地,“拼接!”再将两面纳米护盾再次拼成了一面大型护盾,将最下端直接插进了泥土中,这是我仅有的不需要能量也能使用的防御了,只不过……看着纳米护盾上那之前被风见幽香打出的裂缝我十分怀疑这玩意还能不能顶得住。

    接下来的情况我就看不见了,因为风见幽香的幻想火花已经打在了纳米护盾上,剧烈的能量遮蔽了面甲的侦测功能,也挡住了我的视线,让我变成了睁眼瞎,唯一还能让我了解外界情况的,是纳米护盾上一声接着一声的‘咔嚓’碎裂声,以及脑中连续响起的‘前方核能’的蛋疼预警,不过,虽然看不见,不过我能感觉到风见幽香现在的处境跟我差不多,并没有被干掉,毕竟我这都没有显示经验值提升对吧(笑)。

    “啊……真不知道升级之后是好事还是坏事……”放在以前,即使能量耗尽我也可以自己走出攻击范围,可是现在,在经过了升级之后,流亡者变得过于沉重,即使我的身体也发生了进化,这也让我只能做一些不大的动作,而像行走这样的动作就根本不用想了……对了,不能走……我可以滚啊!“连接点切断!”我立刻切断了手臂装甲与纳米护盾的连接点,就地一滚滚出了幻想火花的攻击范围趴在了一边的地上,也借此恢复了视线,就在我滚出来(这话怎么说着那么别扭……)的之后不到一秒,纳米护盾和风见幽香的植物防壁就几乎在同时被我们双方的火力吞没,而在我的对面,风见幽香以一个跟我一样的姿势趴在地上,很明显,她也是在最后选择滚出来的。

    “嘁……”风见幽香看见我似乎觉得很不妙,这是当然的了。

    “哈哈哈哈……”我解除了流亡者的装备,在刚才的战斗中,我的精神力等同于没有消耗,消耗的能量是流亡者的,换句话说,我本身的战斗力并没有丝毫的下降,这场对决是我赢了,“真是遗憾啊风见幽香大人,看来这次是我赢了,就像刚才说的一样,我要撕开你的衣服,给你套上项圈养在我的地下室里!”

    “是吗……真遗憾……我确实输了,但是你也没赢!”风见幽香突然朝我一招手,一股奇异的花香朝我扑面而来,当时我就感觉天旋地转四肢无力,直接单膝跪倒在了地上,“你听说过……催眠花粉嘛……”风见幽香耗尽了自己最后一丝可用的精神力,在我开始骂大街之前先晕了过去。

    “干……真是卑鄙……香蕉你个拔蜡……”我还想前进,然而催眠花粉的效果超乎我的想象,我只感觉自己的眼皮仿佛一边挂了一台流亡者一样,完全提不起来,终于,在挣扎了三秒之后,我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什么都不想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