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世英名毁于赤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世英名毁于赤壁

    小木屋里,我跟风见幽香再次从睡梦中醒来,我吸入的催眠花粉效果已经完全消失,而风见幽香的精神力看上去也恢复了。

    “我觉得不对。”我首先开口,刚才我在做梦的时候思考了很多问题,“我们身下的土质就是雾之湖边的土质,这证明我们并未离开雾之湖,而我更不相信所有人会跟八云紫一起同流合污的恶整我们,所以我有十足的把握来怀疑……八云紫阳奉阴违,故意把我们绑在这然后在外面找借口糊弄其他人。”

    “嗯,有道理,而根据我们当时的状况,这个借口很有可能就是……假称我们都还没醒。”风见幽香的脑子不比我差,被我一提立刻就想到了剩下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们能出门,就能揭破她的谎言,不仅能恢复自由,还能吊打她一顿。”

    “就是这样,只不过……”我们当然不可能解开绳子出去,穿梭次元又还在冷却期,因此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出去,我们两个需要通力合作。”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你不是可以直接跟你的那个人工智能对话,让她叫人把我们放出去吗?”风见幽香想起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事,“为什么要费这么大的力气在这里想自己出去的办法啊?”

    “你没感觉到吗?屋子被布下了专门针对我远程通讯手段的结界,在上次的失踪事件之后,我的通讯可以穿透大部分的结界,但却还是无法对抗这种针对性的结界。”我又不是白痴,要是能叫人我早就叫了,何必等到现在呢?

    “这个八云紫……出去绝对要把她埋在地里!”风见幽香的怒气强大到将我本来已经平复的心再次激活为狂暴状态,让我们先为待会儿八云紫的悲惨下场沉(喜)痛(大)默(普)哀(奔)五秒钟,“说吧,怎么……呃……”

    “喂,怎么了?”风见幽香的语气突然变得扭捏起来,把我吓了一跳,“你……不会是要放屁吧?千万忍住啊!为你下面的人想想啊!”

    “你才放屁呢!”虽然处于暴怒中,风见幽香的声音依然扭捏,“我……我想上厕所……”

    “这不是比放屁更恶劣吗!大的还是小的?”我的天啊,要是屁我姑且也就认了,可现在来看根本没那么简单啊!甚至我都觉得我自己的问话有点多余,无论是大的还是小的,只要出来我们两个的一世英名都要毁于一旦了,更何况……“靠,完蛋,让你一提我也想上厕所了!不管你是大是小,反正我的是小的!”

    “必须立刻摆脱束缚!你刚才说的合作的办法是什么!”风见幽香也知道事态紧急,目前完全以脱离束缚为最优先,剩下的任何恩怨都要靠边站,“现在就开始吧!”

    “简单,还记得之前我们是怎么样躲开互相的攻击的吗?我们现在被绑在一起,就相当于被团成团,我观察过这间屋子,除了外面的阻止我通讯的结界外没有任何防护,我们可以直接撞开那扇木门。”一个球要如何撞开一扇门?答案当然是滚起来,“不过我们现在的形状还不行,还需要变得更圆,所以……对不起了!”我直接把脸贴在了风见幽香的(哔)上面,我都能隔着比基尼潜水装备那薄薄的材料感受到里面的……哦,不能在想了。

    “喂你贴的太近……啊!”风见幽香刚一说话就感觉我的脸又贴的更紧了一点,无奈之下只好暂时认命,“你那玩意要是敢乱动我直接给你揪下来!”风见幽香也贴近了我的那哈哈哈,球体正式形成。

    “走了!”我首先发力,带动着风见幽香一起朝门的方向滚了过去,而几乎就在下一秒,我感到了风见幽香的力道也加入了滚动的行列,我们两个团成的团狠狠的撞在了本来就有点腐朽的木门上,木门被轻易的撞开了,而我们则继续滚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也让八云紫的脸色变得比美铃和荷取的帽子还绿。

    “诶?秦大人?为什么是这个姿势……”铃仙看着我跟风见幽香所处的姿势,脸都红了,也难怪,这个姿势我跟文文都没试过,却莫名其妙的跟风见幽香来了一次。

    “永琳伊凛灵梦给我抓住八云紫!别让她跑了!”我大喊一声,打算先控制住了八云紫再说。

    灵鸠伊凛毫不迟疑的就动手了,永琳和灵梦则慢了一步,不过三人合力想抓住八云紫还是没问题的,前提是八云紫不用隙间跑路。

    “拜拜了您呐!”八云紫拉开隙间就要跑,可隙间却被一双大手关上了,然后八云紫就被三人抓了起来,“你!”

    “没想到吧?我的远程操作系统。”关键时刻关闭了八云紫隙间的正是已经恢复了部分能量的烈焰流亡者零式,而当我脱离了木屋的结界之后,远程控制也终于能用了,“现在就把绳子给我解开!”

    “好好好,我解开还不行吗……”八云紫服软了,不过奇怪的是自从出了屋门之后风见幽香就一直一言不发。

    “喂,幽香,怎么不说话?”怪了,以风见幽香的性格这会儿应该已经把八云紫骂个狗血喷头了,“你怎……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脸上热乎乎的。

    “出来了……对不起我没忍住……”风见幽香的身体骤然放松,然后我就感觉到脸上的热流陡然扩大,“啊……”

    “唔……唔唔……”我用尽全力求救,之所以是这个动静……废话有人往你脸上撒尿的时候你特么敢张嘴吗!“唔……唔唔唔!!!!”

    “……”在场的人,连同八意永琳在内都看傻了。

    五分钟后,尘埃落定,所有人在西斯特姆的群体解说下都明白了事情的始末(除了练武中的萃香和美铃和又回去给美铃拿泳衣的咲夜),自然也就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一切的原因。

    此时,八云紫被流亡者拎着双手吊在半空放置play,我蹲在岸上刚刚换了第八盆洗脸水,而风见幽香在松绑之后连衣服都没换就又躲回小木屋里去了。

    终究,我们两个的一世英名还是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