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医者,八意永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章 医者,八意永琳

    “喂,我说,风见幽香就这么把自己关在屋里,也不是个办法,以她那脾气,搞不好一时魔怔就能跑到人之里大开杀戒了,你有什么办法吗?”永琳端了一盆干净的水过来,蹲在我旁边,由于刚才的事情后果太过难以估计,因此我们遣散了所有的人到湖的另一边靠近红魔馆的位置去玩,现在这里只剩下我,永琳,被吊起来的八云紫和自我封印的风见幽香。

    “我能有什么办法……”我知道永琳所说的并非杞人忧天,否则我们也不需要遣散其他人,但是我也不是万能的,这种事情我也是第一次遇见,要说心里窝火,我这被尿了一脸的人不是更应该窝火吗?“实在不行我就自认倒霉,再跟她打一场,让她把心里那股憋屈发泄出来就好了,你不用担心,一会儿我会去那屋子里看看……有人来了……是人类,三个人,其中两个人手上抬着什么……不对,是四个人,抬着的那个也是个人,只不过……”这被抬着的第四个人生命气息几乎没有了,甚至连我的解析系统在第一次的时候都没察觉出来。

    “普通人?”八意永琳知道我口中的人类一定是普通人,因为像加岛勇这样的特殊人类我都认识,不需要如此表达,“普通人到达这里可不简单。”雾之湖的地形很有趣,如果按照正方向来说,从人之里到达我们所在的雾之湖湖畔需〖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要穿过一小片魔法森林外围,否则就要绕远路从另一边迂回,这对于我们来说就跟散步一样,但对于普通人类就有着极高的危险,所以除非事态紧急,没人会冒着生命危险抬着个人穿越魔法森林的捷径到这里来。

    “啊,八意大夫,秦先生,你们果然在这里,麻烦您二位快看看吧。”带头的人远远的就朝我们喊了起来,这个人让我觉得有些面善,好像是人之里那个以打猎和贩卖兽肉和毛皮为生的人,在普通人里面称得上是健者,也是自警队的一员,而在他身后,就有两个年轻人抬着一副担架跟着他跑,却被他越落越远,“出事了!”

    “怎么了?”我直接用爆步加速窜到了来人身边,倒把他吓了一跳,“发生什么了?别着急,慢慢说。”

    “好,好……呼呼呼……”饶是他身为猎户,脚力甚健体力悠长,这一串跑下来还是让他气喘吁吁,“我是……人之里的猎户……小姓松本……今天……我跟村田约好了去打猎的,可是过了约定时间他还没来,我就顺着街去他家找他,接过我刚过拐角,就看见他倒在一条死胡同里,怎么叫也不醒,我记得藤原队长说过今天您们几位要来这里,就赶紧叫了两个自警队的弟兄把他抬过来了,我也知道您几位在这聚集一定有什么要紧事,可是这人命关天的事,我们也只能冒犯了。”

    “没事,你们没错,带来就对了。”我看像抬担架的两个年轻人,他们这时正好将担架抬了过来,我伸手捏住了那姓村田的病人的手腕,但是……“没有脉象?死了?”

    “他没死。”永琳却绕到了担架的另一边,用手翻开村田的眼睑看了看,“这是尸厥,秦钺炀,有没有针?”永琳这里说的当然不是缝衣服的针,而是做针灸用的银针,而永琳虽然是号称铁托在世(永琳:不对吧,我记得铁托……好像是南斯拉夫的吧,我那叫华佗!我:不不不,你啊太谦虚了永琳,你比华佗结实多了你。永琳:你别变着法子的骂我,在你没来之前,人之里我的病人都管我叫气死华佗!我:呵,这华佗也算是够特么倒霉的。)的神医,却也不可能在这种时候随身带着银针。

    “当然。”然而对于我这种把受伤当做家常便饭的人,更何况,针灸之术我也略懂,这些医疗道具当然都是随身携带的,就在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拿去。”

    “嗯,谢谢。”永琳接过银针盒子,打开打算施救,而这时猎户松本才小声开口跟我搭话。

    “诶,秦先生,这尸厥是什么玩意?”松本很明显没听说过,这也正常,他是猎户,能处理一些跌打损伤这类的外伤那是本分,别的就无能为力了。

    “尸厥,就是外表形体像是已死之躯,连生气都十不存一,但其实人还活着,我也只是听说,从来没见过。”我小声解释着这连我都是第一次见到的稀有病状,骤然,我的眼睛一亮。

    在我的注视中,永琳挥手弹针,连看都不看就刺入了村田的几处穴位,手法之犀利眼力之高卓都令我望而生畏。

    “厉害!真厉害!”我情不自禁的发声赞叹,“简直神了。”

    “秦先生,八意大夫在做什么?”松本只觉得永琳出针的手奇快无比,却完全是雾里看花,不明白其中的奥秘。

    “永琳在施针穿打村田的三阳五会之穴,所谓三阳,就是指太阳经,少阳经和阳明经,而五会就是百会,胸会,听会,气会和臑(同音闹)会五穴,虽然我也懂得针灸之术,但我绝对做不到这种程度,不,甚至可以说我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能把打穴做到如此之准确,如此之迅捷,这简直……不是世间该有的针术……”在永琳的技法面前,我所谓的针灸之术简直像是小孩子玩泥巴一般,这不仅仅是熟练和造诣的问题,更代表……永琳在医术上的天赋甚至比我这个人造天赋之人更高。

    “好了!”而就在我赞叹的时候,永琳的急救已经进行到了最后一步,只见她手捻银针,直接打入村田的人中穴之中,用手一弹,村田紧闭的眼皮当时就有了颤动,永琳这才撤掉村田身上的银针,站起身来,“他很快就会醒了,带回去好好休息,还有,记得去人之里的药店,告诉那的店员留琴,用五分炙,八减调成的药一起煎熬,好了之后贴在病人两边腋下就没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