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医者,医道,人也,仁也-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一章 医者,医道,人也,仁也

    “啊,真是太谢谢您了八意大夫,您看这医药费……”松本来得匆忙,之前又是打算去打猎,身上自然没带多少财物,“您说个数目,我回家里去取。”

    “今天就免了吧,药店那边也是,把这个交给留琴,她会给你们药的,至于他……他应该是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一口气接不上来,才会导致尸厥,你们先带他回去,等他醒了告诉他,我们可能会派城管去调查一下。”永琳却摆了摆手,直接免了这次的医药费用,还给了松本一个取药的凭证,“对了,魔法森林的路太危险,你们来时没事,回去就不一定了,秦钺炀,你有办法吗?”

    “你能不能别什么事都找我?我是你妈啊?”说是这么说,我还是联系了文文让她立刻换好衣服过来一趟,当个保镖什么的,“好了,给你们找了个保镖,等一小会儿。”

    “劳您费心了。”松本又向我俩施礼。

    几分钟后,文文赶到,护送着松本和村田他们会人之里去了。

    “你的手法真是可怕,看着你,我感觉自己就像*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是看着大象的蚂蚁一样。”我目送着他们远去,似笑非笑的转头看着永琳,“不过你会为他们免单,这比你的针术还让我惊讶。”

    “治疗尸厥不是谁都可以,他们都是普通人,根本付不起这个费用,我为何还要给他们心上添堵?”永琳转过身,微微抬头看着天空,“不过放在以前,我也未必会这么想。”

    “哦?看来有故事……”我最喜欢故事了,无论是把自己的故事讲给别人,还是听别人讲述他们的故事,“不介意的话,讲讲如何?”

    “反正也不是什么秘密……”永琳也不介意说给我听听,话题就此而起,“记得……那时是……我也忘了是一亿年还是两亿年前了,总之是很久很久之前,那时候别说人类的历史还未出现,就连恐龙都还没有退出历史舞台,我苦心钻研医术,却始终不得要领,即使我当时已经是月之都最好的医生,我还是总感觉自己还有所不足,在我之上,应该还有更高层次的医术,但无论我怎么钻研,都是原地踏步停滞不前,这也让我的脾气变得很暴躁,对我的病人的耐心也渐渐减少,直到有一天,有个我都不记得的人来找我,说是我的病人,要答谢我的救命之恩,可我早就不记得了,听他一说我才隐约想起来,曾经我为了研究一种新的灸炎术,在一个已经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身上做了实验。”

    “就是那个人?”我当然知道这是一句废话,但这是让话题继续所必须的。

    “对,灸炎术成功了,他被治好了,因为我也是出于试验,所以根本没想过收费这种事,没想到他居然在那之后咸鱼翻身,成了富商,他那次来就是要还我当年的治疗费,用一百倍的价格。”永琳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脸上都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笑容,“当时,我看着他,心里突然明白了,我这才觉悟到,我的医术一直以来都错了,医者,最重要的,是仁心。我们这些医生,我们不是医人,而是医人心呐……不是医治病人的病,而是医治病人的心呐……这才是我一直所追求的,医术上的更高层次,直到那时,我才真正明白了……”

    “你能做到这一点,我佩服,不是因为你的医术,而是因为你的心。”我不会吝惜于对永琳的推崇,她有这个资格。

    “自那之后,我变了,医者,要以仁者之心去对待病人,只要是病人,我的心就不允许我袖手旁观,听起来很可笑,很理想化,但这就是我所领悟到的东西。”永琳突然转回头盯着我,这让我始料未及,“所以我羡慕你,甚至嫉妒你,因为在这世上,医术都只是皮毛的事,唯有这医道,这仁心两个字,才是,我们,医者,该追求的东西,而你秦钺炀,你的天赋太高了……不对,不对啊……天赋,从来都不是让我羡慕你的地方,我最羡慕甚至嫉妒你的,就是你的仁心!我追求了几亿年才无意中领悟的东西,你却仅仅百年……不,你,秦钺炀,却是与生俱来的!你……早就拥有了……如果我能早认识你,也许就根本不需要走那几亿年的弯路了……”

    “谢谢你的夸奖,永琳,但是我没那么伟大。”仁心?我真的拥有吗?或者说,我真的配得上这两个字吗?我自己都不知道。

    “你有,这是我所观察出来的,不会有错。”面对我的迟疑。永琳的语气却非常笃定,“能让我另眼相看不是谁都能做到的事,风见幽香不行,八云紫不行,伊吹萃香不行日罗院儚不行,甚至月夜见也不行,现在就唯有你,你的医术天赋也许不如我,但在做医者的天赋上,我拍什么都追不上你。”

    “如果是这样……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我就该开工了。”我无法在这种事情上相信自己的判断,但至少我觉得,八意永琳的判断不会有错,那么,就到了我动手的时候了,我转过身,缓缓走向紧闭的小木屋,“我该去医治一个特殊的病人了……八云紫!这次的事我原谅你了,但是……在我治好了风见幽香之后,你想办法自己跟她道歉让她原谅你吧!”我挥手让烈焰流亡者零式放开了八云紫,但却并未进行装备,要治好风见幽香这个特殊的病人,我得自己来。

    “去吧,现在的你没问题。”八意永琳转身离开,还带走了八云紫,把空间留给了我。

    “啊……试试吧。”我拉开房门闪身进屋反手关门一气呵成,“风见幽香,你要躲到什么时候?你想做什么?”

    “我想……”风见幽香突然转身一拳镶在了我的脸上,我被一拳打得飞离地面,撞到了木门上才减了速,而木门却已经粉碎,“我想在只想宰人!!!!”

    “那就来吧。”我啐出两颗被打落的牙齿,朝风见幽香勾了勾手,“我陪你到你不想宰人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