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妖灵-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四章 妖灵

    “那就好。”就像我之前说的,人之里的人心都很大,这次的事件似乎也没给村田心里留下什么阴影,我也就自然不用费力气去求那阴影面积了,可以直奔主题,“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想问你……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你看见了什么?”

    “嗯……”村田沉思了一下,“流夏,你先去忙吧。”

    “……”女子点了点头,又向我们两个微微施礼,转身走了出去。

    “那是我妹妹,流夏。”村田介绍着。

    “她不能说话。”风见幽香跟我一样都看出了问题,“有找过八意永琳吗?”

    “找过了,但是八意大夫说她的失语症不是生理上的,是心理上的,跟她小时候被魔兽袭击受到惊吓有关。”村田无奈的解释,这让我也感到很遗憾,如果是心理方面的问题,那不只是八意永琳,我也无能为力,“好了我就直说了,昨天……我约好了跟松本老兄一起去打猎的,以前也有过好几次,并没出过问题,可是昨天……当我走到那个死胡同的位置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在那胡*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同的尽头好像有什么白色的东西一闪而过,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反正就觉得应该过去看看,可是当我走进胡同里,直到尽头也什么都没发现。”

    “回头杀?”我感觉接下来十有八九就是遭遇了回头杀,毕竟是单人独进死胡同,这种剧情是常态。

    “是的,我什么都没发现,却又感觉背后有东西,我一回头,就看见了……怪物……”村田说到这下意识地打了个哆嗦,看来那怪物长得绝对不好看,“那怪物看上去像是女的……全身……干瘪就像是被日光曝晒而腐烂的尸体那样……没有下颚……舌头足有一尺长……它就飘在半空中……一点一点的朝我靠近……”

    “你有试过呼救或者反抗吗?”人之里的村民心都很大,遇到危险的第一反应也是呼救或者反抗,因为现在的人之里有大量的警备单位(自警队全员,可能在任意地点出现的妹红,寺子屋的慧音,药店的留琴,联合酒店的加岛勇和加贺川等等),只要能吸引注意力或者坚持到有人赶到十有八九就能获救,尤其这件事还发生在人之里内部,村田只要一嗓子就能叫来十几号警备队甚至是妹红慧音她们。

    “我当时虽然被吓到了……更多的是被恶心到了,但是也不打算坐以待毙,可当时的情况很奇怪……我的全身上下不知道为何根本就动不了,别说反抗,我就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靠近我,看着它把手伸进我的体内,然后……然后我就不知道了。”村田表示自己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生了尸厥失去了意识,“说实话我从没见过那么丑陋的东西,而且我感觉那绝对不是妖怪……它的身上有一种让我全身直起鸡皮疙瘩的非常不舒服的气息,就好像是……哦,对了!以前我有一次不小心跑进了无缘冢的时候,那里的气息也给我类似的感觉。”

    “死气……”听到这里我的眉头一皱,村田所说的气息十之八九就是死气,而活生生的生物身上是不会有死气的,这也就代表这次的事件很有可能是邪灵作祟,然而……我不是驱魔师或者阴阳师这种职业,对于邪灵……说实话我能用的手段并不多,“知道了,你安心休息,我们先去事发地点看看……对了,我们可能再回来跟你确认一些东西,到时候还免不了要打扰。”

    “啊,那不是问题,如果您二位能把事件调查清楚那也是件好事,至少别再有人像我一样遭罪了。”村田对自己的遭遇心有余悸,所以也更不希望还有人也像他一样遇上这种倒霉的事情。

    离开了村田的屋子,我跟幽香很快移动到了事发的死胡同里。

    “说是死胡同……这也不过就是两间房子之间的夹缝而已吧。”风见幽香仔细的看了看周边的环境。

    “嗯,看上去是这样。”这种夹缝其实在人之里很常见,一般都是用来放一些杂物或者垃圾的地方,这条死胡同也不例外,里面堆着好几个大箱子,“不过仔细看看你就会发现没这么简单……”在我的解析系统中,那几个堆集着的纸箱子,近期有移动过的迹象,时间大概是在……距今两三天前的样子。

    “毕竟你是此道高手……”风见幽香知道自己不擅长这方面,“对了,关于那个怪物,你觉得是什么?”

    “从村田所叙述的样子,我大概知道了。”我正蹲在地上查看那些被移动过的箱子,听到幽香的问话回了头,“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村田遇到的应该是一只……妖灵。”

    “妖灵?”风见幽香眉头一扬,“幻想乡怎么会出现那种东西?四季映姬不可能让那种东西出现的……”

    “四季映姬确实不会,但是那个偷懒的死神嘛……谁知道呢。”天知道这妖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反正我几乎可以肯定那怪物就是只妖灵没错。

    “妖灵是什么玩意?”突如其来的声音,非常熟悉,之后的红裤子白衬衣以及那没有裹胸布的一对小半球更让我熟悉。

    “你怎么会在这?”幽香原本没怎么跟妹红打过交道,只是跟慧音熟悉,直到她当了妹红的证婚人。

    “毕竟是人之里内部发生的事情,于情于理我都应该进行协助。”妹红不了解过去的风见幽香,只知道现在的,所以语气上完全不忌讳,不过话说回来,妹红本身也属于那种天不怕地不怕(慧音牌头槌和秦钺炀牌左勾拳除外)的主,“倒是你为什么在这啊?”

    “难得有件事情让我感兴趣的。”风见幽香也不介意,“毕竟和平时期不能整天欺负……咳,战斗了,总要找点别的乐趣。”

    “那是件好事。”妹红耸耸肩,“所以说秦钺炀你刚才说的妖灵到底是什么玩意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