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二章 宴会准备-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二章 宴会准备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没亮,我带着文文跑到了博丽神社,结果神社里已经有不少红魔馆的布置了。

    “好啊好啊……真是好大的排场啊。”我感叹着博丽神社的变化,之前的冷清早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热闹的近乎混乱的妖怪小妞们,“我说,以前宴会的时候也这么大排场?”

    “并不是,我觉得只是因为这次的出资主办方是红魔馆而已,以前宴会的时候酒水都要自带,灵梦是绝对拿不出来的。”文文举着我给的相机到处‘咔嚓’,“红魔馆有钱嘛……当然,估计还是没有你多。”

    “你们来了,真早啊。”蕾米莉亚抱着肩膀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看上去相当的威严,嘛,如果不看她下面正扛着她的红美铃的话,“宴会如你所愿的召开了,也就是说我们扯平了吧?”

    “当然,这是说好的,我们本来就对你没什么敌意。”我看了看红美铃,发现她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一点也没有上次变身后的凶悍,“说起来你为什么要骑在她肩膀上?”

    “芙兰说这样可以俯视众生,能提高威严。”蕾米莉亚的回答让我无语,这话她也敢信?明显是芙兰那小丫头胡诌出来整人的,这个妹控姐姐……没救了。

    “啊……这样啊,那也不错。”我打了个马虎眼,含含糊糊的混过去了,就让蕾米莉亚继续威(卖)严(萌)吧。

    “不过说到敌意,那一天你的攻击还真是出乎我的意料啊。”蕾米莉亚看向文文,“居然那么激动,看来他对你……呜呜!”蕾米莉亚说到一半突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了,原因是有一只手捂在了自己的嘴上,而手的主人正是文文。

    “不许提那件事了!”文文满脸通红的捂着蕾米莉亚的嘴,完全没注意到蕾米莉亚铁青的脸色。

    “文文,我不知道她想说什么,不过你要是再不放手,她就要憋死了,吸血鬼也是要喘气的。”蕾米莉亚真的快要憋死了,从我的位置看她的瞳孔都快要扩散了,至于红美铃为什么没拦着文文……哦,抱歉,她好像又睡着了,鼻子上的泡泡都吹起来了。

    “你听到了没?”文文在蕾米莉亚耳边一字一顿的问出这句话,直到蕾米莉亚点头,文文才松开自己的手,不知道飞到哪拍照去了。

    “咳咳咳咳……”蕾米莉亚拍着胸口咳个不停,“你确定我们真的没仇吗?”

    “事实上就是这样。”我托着蕾米莉亚的腋下把她举了起来,就像我当时一直想做的那样,“那天文文以为我被你宰了,所以才会变成那幅德行,刚才则是你差点说了文文不想让我知道的但其实她并不知道我已经知道而又没让她知道的事情。”

    “……”蕾米莉亚的眼睛被我一句话绕成了蚊香,“喂!快把蕾咪大人放下来!不要像哄小孩子一样的举着我!”

    “原来你也知道这样是哄孩子用的啊……没关系,我不介意把你当孩子哄。”我继续一下一下的举着蕾米莉亚,卧草,太特么萌了!

    “我为什么当时没真的一枪扎死你呢!”蕾米莉亚觉得自己的人格受到了侮辱。

    “你确实那么做了,但没死是我自己的问题。”我并不觉得蕾米莉亚之前把我胸口开了个洞的事情有什么不妥,战斗就是要不择手段的获胜才有意义,倒是像我那样在战斗中手下留情才是真的大忌,不过这正好为我提供了正当的理由,“不过你都在我胸口开了个洞了,让我举两下怎么了?堂堂的红魔馆之主连赔罪的勇气都没有吗?这就是夜之王的气量吗?”

    “……”蕾米莉亚被我说得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我就让你看看蕾咪大人的气量!举吧!随你怎么举!”好骗的蕾米莉亚被我的激将法命中了,然后中招了,啊哈哈哈哈哈,我要的就是这个!

    等我玩够了把蕾米莉亚放下来的时候,蕾米莉亚已经只能在地上抱头蹲防了。

    “嗯……嗯?大小姐?”红美铃终于感觉到自己肩膀上没东西了,然后睁眼就看到了面前蹲在地上抱头蹲防的蕾米莉亚。

    “红美铃,我有事情要问你。”我摆出蕾米莉亚抱头蹲防什么的只是纸老虎根本打不倒我的一脸严肃的表情,“那天你最后到底怎么回事?”

    “啊嘞?什么怎么回事?”结果红美铃看上去比我还迷糊呢,“那天我不是跟你对了一拳之后就晕过去了吗?”

    “sir,看来她并不记得打碎您手甲的那一击之后发生的事。”西斯特姆一直在通过我的远程通信系统监听我与其他人的对话,而据她的测谎试验分析,红美铃完全没有隐瞒的可能性,“看来就像您所想的,她在长出鳞片之后是没有意识的。”

    “嗯,看来就是如此了。”我在心里回了西斯特姆一句,然后做出无辜的表情,“是吗,那我可能是记错了?你也知道,我胸口开了个洞,出了什么奇怪的幻觉也是可以理解的对吧。”

    “嘛,那倒是……胸口开个洞……都能看见走马灯了,出现什么幻觉都不奇怪……不过你看起来完全不像是被开过洞啊?”红美铃被带入了我的节奏,然后就按照我的思维思考了。

    “嘛,我补充了很多蛋白质……”这话我自己说着都不信,我不得不把目光转到一边来避免尴尬。

    “秦钺炀。”蕾米莉亚突然在我背后叫了我一声,我回头一看,发现她已经恢复了满是威严的样子,“我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在正式向你道歉,虽然你没死,但当时我是真的打算干掉你。”

    “嘛,这种事情不用在意,我又没吃什么亏,虽然我当时根本就没打算干掉你们。”蕾米莉亚的道歉也许是出于威严,又或者是出于气量,这都无所谓,只要以后别再搞什么异变就行,“只要你以后别再发动什么异变,我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已经失败的事情没有必要进行第二次,更何况,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指芙兰的问题),太阳要出来了,我要先走了。”蕾米莉亚示意红美铃继续把她扛起来,走向了神社里面。(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