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柳暗花明又两村-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四十八章 柳暗花明又两村

    “不过要是这么看,你之前的那个猜测就是错的了。”风见幽香停止了隔空吸物,放开了尸体的手,“你之前猜测妖灵是因为刚形成导致力量不足而没有对戴着护符的村田下杀手,现在看来,那妖灵是因为把大部分力量都用来完成这个诅咒才导致力量不足的。”

    “无伤大雅,这种事情怎么解释都没有区别。”我站起身来,摘下手套扔掉,“现在只剩下……诶?”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件事,在场的某位仁兄已经好久没说过话了,该不会……是被臭味熏死了吧括弧笑?“妹红,你咋不说话呢?”

    “说什么啊?我有什么好说的啊?我什么都不懂说个鸡毛啊?”妹红感觉自己这个憋屈啊,要说阅历,自己好歹活了上千年,也算是见多识广了,可跟面前这两个老不死比起来……呵呵,连零头都不到,“好了没事不用在意我你继续说你的吧我就是发泄一下话说回来你刚才说只剩下什么?”

    “……”虽然很想问一句妹红你一口气说这么多字不累吗但是机智的我还是没有问出口……靠,这么说话太憋气了!“好吧我继续,现在的问题,就只剩下两个,第一,事情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发生的。”没人会无缘无故的杀人并把人肢解掉,除非是脑子〖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有问题,但是脑子有问题的人会把埋尸这件事做得如此精密吗?“按照巨头的说法,这一男一女应该是夫妻关系,那么他们的死亡就有些耐人寻味了……我得好好看看,然后再好好猜一猜……”

    “不用那么麻烦,我已经知道了。”风见幽香的手上拿着一把沾血的尖刀,“你看,这就是凶器,看这刀身上的缺口和卷刃情况,肢解尸体的工具应该也是它,你再看这些。”风见幽香指的是地窖的另一端,我们之前一直没有注意的那边。

    在那个位置有一张工作桌,桌子上放了放了三个塑像,只不过,这三个塑像不是用那些通常的材料制造的,而是用几百把跟凶刀一样的尖刀拼成的,而在桌子下的箱子里,还有大量同型号的尖刀。

    “这也许是这男人的爱好,喜欢用这种刀子拼模型。”风见幽香说到这就不说了。

    “观察得挺不错的,继续啊。”风见幽香所说的应该没有错误,因为在那些拼好的模型上,我检测到了跟男尸相同的dna,很明显是这男人以前拼接的时候划伤过手指之类的,这也能佐证风见幽香的结论。

    “没了,我就看出这么多。”风见幽香一摊手,“接下来就交给你了秦大神探。”

    “……”好吧,看来我在这方面真的高估风见幽香了,又或者……她只是懒得动太多脑子?我个人偏向于后者,“行,我来解决……”

    我激活了解析系统,开始扫视整个地窖,很快,我的视线就落在了楼梯旁边的地板上,在那里,有一些与男尸dna不相符的血液残留。

    “嗯……跟那女人的dna相同……看来她是死在这……”我蹲在血迹旁边细细观察,然后抬头看向了工作桌的方向,“没有挣扎痕迹……残留的脚印很整齐……看来这女人的鞋底不怎么干净……全是泥浆……妹红,你现在来扮演男人,坐在工作桌前进行刀模拼装。”

    “哦。”妹红拉开椅子坐在了工作桌前,拿起了一把刀,“然后呢?”

    “然后坐在那不要动。”我仔细的看了看座椅和血迹的位置关系,发现了一件事,“不对……角度不对……”在凶刀上面的血手印是右手的,这就代表男人是个右撇子,而事发时男人应该在桌子前工作,女人却被工作用刀杀死在楼梯边,唯一的解释就是女人是被飞刀扎死的,因为周围没有挣扎痕迹,脚印也很正常,试想,如果不是用飞刀,一个男人拿着刀走向一个女人女人怎么可能不逃跑或者后退?那样地上就绝不会留下如此正常的脚印,可是……人的关节扭动角度是有限的,男人坐在桌子前所能投掷飞刀的最大角度距离血迹的位置还差了一点,“除非……幽香,把那把刀给我!”

    “拿去。”幽香把刀扔了过来,我一把握住。

    “果然。”这把刀除了刀刃因为切割骨头而大幅度损坏之外,刀尖也如我所料的弯了一点,我立刻在血迹旁边的柱子上寻找,果不其然,在柱子上外包的铁皮上,跟心脏大约持平的位置,有一个凹陷,正好跟刀尖差不多,“根据血迹……女死者当时应该就站在这……妹红,坐在那身体不要动,用右手往这铁皮凹陷的地方扔一把刀。”

    “嗯。”妹红二话不说飞了一刀,刀尖撞在了铁皮上,向我这边弹了过来,反弹后的刀尖正对着我的心脏而去。

    “这就对了。”在刀尖刺中我的前一刻,我伸出手指夹住了刀身,“男人在拼模型的时候女人来叫他,就站在这楼梯口,不知为何两人爆发了争吵,男人不耐烦了随手飞了一把刀想吓唬吓唬女人,却没想到刀子反弹之后正插进女人的胸腔,胸腔里的心脏,结果女人就这么死了。”

    “原来如此……这家伙知道自己无法解释,就算自首也没用,索性来个肢解埋尸,却没想到女人临死前的怨气和某些死神的偷懒让她化为了妖灵……”妹红终于开窍了,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他的死也算是罪有应得,正常人会用飞刀吓唬自己老婆吗?”妹红自认肯定不会,而且……什么飞刀能打穿慧音的脑袋啊……“不过虽然那女人挺可怜的,但是她如今变成了妖灵,我们就必须把它解决,冤有头债有主,不能让她伤害到无辜者。”

    “就是这样,这就是我们剩下要做的第二件事,成为妖灵的灵魂是无法自主进入轮回的,只有再次杀死她,让她安息才行。”我带上了那把刀,这是进行最后一步的必需品,“走吧,回埋尸点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