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三章 文文的温柔-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五十三章 文文的温柔

    “唉……惭愧,虽然有些比较弱的妖魔书可以自由控制是否释放了,但是对于那些强大些的我还是无能为力,只要读了就会把妖魔放出来。”小铃的修行看来还差得远,“所以我这里也经常莫名其妙的召唤出来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拜这所赐,来我这里的人越来越少了,好在有慧音老师的照顾,那些妖魔来不及做什么就会被灭掉了。”

    “嗯……这倒是个问题,值得考虑一下……”虽说到目前为止都是有惊无险,但是很难保证慧音是否每次都能及时赶到,而且……妖魔书里未必就没有封印着比慧音还强大的妖魔,万一要是出现,我这么久的努力又白干了,“嘛,这个给你。”我想了想,还是拿出了一个升过级的通讯器,“如果不小心放出了什么强大的妖魔,直接按这个红色按钮,我就能知道你这里出问题了,会用最快速度赶过来。”

    “您还是这么爱管闲事……不过这也许就是您在人之里受欢迎的原因?”小铃把敬语又加回去了,我也不再纠正,大小是个称呼罢了,爱怎么叫怎么叫吧,不过她说的倒是一点没错,正因为爱管闲事,我在人之里和妖怪山都有着极高的声望和好感度,正因为爱管闲事,我才能结识这么多其妙的家伙,甚至正因为一千年前的爱管闲事,我才能在这千年之后遇到铃仙,“不过如果您还想把〖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闲事管到底的话……我只能提醒您一句,阿求的身体似乎变得更差了。”

    “嗯……这个我心里有数……不过如果她的心结不解开,我也无能为力,我喜欢管闲事,却不会去强行干涉别人的想法。”如果阿求自己不希望摆脱这无尽的诅咒般的轮回,我就什么都不能做,“在她做出最终的决定之前,希望一切都不要太晚……”

    “阿求……是跟地狱的裁决者定下的契约,您真的有办法改变吗?”小铃虽然只是人类,但很明显已经从阿求那里听说了这些事情。

    “四季映姬……我本无意与阎魔为敌,但是如果……我会打破这轮回……她虽然身为阎魔,却无权审判我。”四季映姬是地狱女神的直属下属,但即使这样我也不会退却,“好了,既然你已经同意当这个值了,那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我要先回家好好享受几天生活。”

    不是我抱怨,这两天实在是太忙活了,东奔西跑的就没个闲下来的时候,别说食宿都是匆匆解决,做关键的是已经好几天没和文文啪啪啪了,我的满腔热情已经快要无处释放了……对了,过两天还要应慧音的邀请去寺子屋客串老师呢!我苦也……

    流亡者工厂。

    “呼……”眼看着大门在我面前打开,我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终于能放松一下了,说实话幻想乡的这些事物要比当赏金猎人累得多,毕竟我当年接的除了那些我感兴趣的任务之外大部分都是暗杀任务,俗话说得好,杀人不过头点地,雨过地皮湿啊,疲劳度真的比现在这些要小的多了,“我回来了……”习惯性的念了一句,我也没指望有人能回答我,文文这会儿估计还在地下室搞新闻吧,本来我也是挺支持和理解文文的志向和爱好的,不过今天……毕竟人疲劳的时候就会变得脆弱一些,我也知道这样子不正常,但是人心是没办法控制的……

    “欢迎回来,辛苦了。”然而让我意外的是,我的话居然被回复了,紧接着文文居然穿着果体围裙就出来了,我去,夭寿了!“你是想先吃饭呢,还是先洗澡呢,还是说想要先~吃~我~呢~”

    “咳咳咳咳……”这种场景在常人眼中估计只有香艳,但在我看来却是香艳中透着惊悚,这让我一口吐沫没咽好差点把自己呛死,“文文,能不能先告诉我发生了啥?”

    “什么都没有啊,只是看你最近几天挺辛苦的,正好今天铃仙不在,琪露诺也找大妖精去了,所以给你送点福利,怎么?不习惯?”文文的解释倒是挺正常的。

    “嘛……是有点……”梦想突然成真总是会让人有些接受不了,我也知道自己太矫情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人心是没办法控制的,“顺便问一下吧,刚才那三个选项有什么区别?”

    “没区别啊。”文文的头顶浮现了三片云,上面分别写着:先吃饭=女体盛;先洗澡=鸳鸯浴;先吃她=啪啪啪。“就是看你今天想玩哪种play咯。”

    “哦?那如果我说……三种我都想要呢?”我可是个很贪心的家伙呢。

    “那……就要好好的安排一下先后顺序了。”文文说到这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走到我面前轻轻环住了我,“有些疲惫了吧。”

    “啊……有一点……”被文文抱住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大脑都停止了活动,因为我知道,在这里我可以好好的休息……不需要……担心任何东西……这是属于文文的温柔……独一无二的……温柔……

    “好了。”文文的手轻轻的拍打着我的脊背,这让我感到眼皮越来越沉,“乖……乖……”

    “嗯……”终于,疲惫完全占据了我的大脑,让我直接陷入了深层睡眠状态……

    一夜过去,我从昨天回家一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这久违的感觉让我心情愉悦,自从城管大队成立之后,我再也没有这么好的休息过了。在这一夜中,我没有对文文做出任何事情,但我的心却再次变得平静了。

    “看起来你已经恢复了。”一双柔嫩的手臂从我的身后环住了我的腰,“那么……早上好,我的旦那样~”

    “怎么,今天没去发报?”我知道自己这是明知故问,但我就是问了。

    “我推给姬海棠了,偶尔一天没关系的……毕竟……”文文把脸颊贴上我的脊梁,“让你恢复元气比较重要。”

    “如果这是你想要的,那我已经恢复了。”我翻过了身,正对着文文,“现在,该完成昨天下午的选择题了。”

    之后的事不便表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