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八章 目标,赤火蛮族-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五十八章 目标,赤火蛮族

    “秦钺炀老师,您刚刚说用朱砂化水浸泡过的武器再在烈日下曝晒三天三夜之后就能有效的杀伤低级僵尸,可是如果事发突然怎么办呢?”一个长相完全不符合他这个年龄段的全身肌肉结实的宛如兰博一样的壮汉小学生站起来向我提问,“毕竟幻想乡里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而我们又不可能人人都随身带着那么多特殊处理过的武器不是?”

    “问得好,看来你有好好听我说。”我举起了右手,“现在我就教给你我研究几十年才得出的结论,你看这是什么?”

    “这是您的右手。”兰博小学生回答。

    “那么,你看我的手上有什么?”我反转了手掌,让手背对着前方。

    “您的手上有指甲。”兰博小学生好像想到了什么,“您该不会是说……”

    “没什么该不会的,就是指甲。”大部分僵尸的指甲都会发生变异,成为杀伤人类的强大武器,然而熟不知,人类的指甲偏偏也是僵尸的克星,“不知道你们老一辈的人有没有跟你们说过,指甲里有毒,然而事实上〖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人一生中会有无数次因为各种原因自己把自己挠破了的经历,却从来没听说过有哪个人是因为这而死的。”

    “那是为什么呢?”

    “原因很简单,首先我可以说指甲里确实有一种特殊的毒存在,但是,这种毒对任何活着的生物都没有任何作用,它们唯一会产生作用的对象……是活动的死者,僵尸。”当年为了证明这个理论我还特别去抓了僵尸来做实验,事实证明我的想法是对的,“僵尸没有要害,无论是穿心还是爆头对他们都没有用,那是因为驱使他们行动的是他们脑部的邪气,而这些邪气是无法用常规攻击破坏的,这就是为什么需要我刚才说的特质的武器,而人指甲中的这种毒,应该就是直接作用于那邪气,因此,如果你遭遇了低级僵尸手头又没有合适的武器,那就尽全力抓伤他吧。”

    “为什么您一直在强调低级僵尸呢?”

    “因为中级僵尸以上的僵尸的皮肤会发生变异,变得刀剑难伤,指甲自然不可能伤到他们。”我以前曾经‘有幸’遭遇过一头铁血尸王,即使以我的流亡者配备的武器都难以伤害到他,那一次足足打了两天,最后还是依靠零式冲击才干掉他,“当然了,任何等级的僵尸都已经属于有威胁性的目标,如果有条件当然还是交给城管解决最好,我所教授的方法只是用来应急的,还有问题吗?”

    “没有了。”

    “那好,那接下来我来介绍一些常用的辟邪挡煞之物,首先就是这个。”我拿出一串铜钱,“铜钱,是华夏国古代所用的货币,当然现在它们已经没有流通价值了,只剩下收藏价值……还有保命价值。”我将这串铜钱的红绳子解开,将上面串着的五枚铜钱在讲桌上依次排开,“铜钱,取天圆地方之意,外圆内方,又上刻皇帝年号,代表所谓天地人和,又因为流通广泛,沾染的阳气十足,因此为邪祟所畏惧,而像我这串由五个朝代的皇帝年号的铜钱,被称为五帝钱,更是镇邪极品。”

    “那么,在哪里才可以买得到呢?”

    “这个嘛……铜钱自打秦朝便已经存在,后也被徐福带入东瀛,也就是现在的霓虹,而在那之后连续几个朝代东瀛都与华夏关系密切,所以……这玩意在幻想乡应该也不算罕见,回去问问,没准你家就有。”自从秦朝开始,华夏历经汉朝,三国鼎立,魏晋南北朝,大隋和大唐,直到五代十国都是强盛的庞然大物,在这期间华夏的各种物品也无法避免的流入周围的国家,因此如果幻想乡有铜钱那一点都不值得奇怪,“好了,除此之外,挡煞之物还有很多,比如第二件就是这个,镜子……”

    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很快过去,就反响来看,我所讲授的辟邪挡煞课要比永琳的魔兽合成课更受欢迎。

    午餐时间。

    “唔……不错啊,慧音,你这手艺。”午餐是由慧音友情赞助的,别的不说,反正绝对比铃仙不差,“对了,紫啊,幻想乡有没有赤火蛮族这种魔兽啊?”幻想乡缘起中没有关于赤火蛮族的记载,但这并不能代表幻想乡就一定不存在这种生物。

    “有是有……你问这干什么?”八云紫夹起一大块羊肚塞进嘴里大嚼起来,“赤火蛮族也算是智商比较高的魔兽了,应该没惹到你吧?”

    “不是我,是永琳需要赤火蛮族的基因,虽然也可以用三倍数量的火蝎基因代替,但是如果有能用的干什么要用代替品呢?”我的筷子一阵乱点成功的拦截下了幽香筷子上的一块肝,满足的放进嘴里,“我在幻想乡缘起里面没看到有关赤火蛮族的记载,还以为幻想乡没有呢。”

    “没有记载也正常,赤火蛮族只存在于幻想乡最西边的一个山洞里,根本不与任何生物接触,就算是我也仅仅知道它们的存在,毕竟……太脏了,我可不想进那恶心的山洞里探听虚实,反正它们又不出来,也没什么危害。”八云紫的抱怨不是没有道理,赤火蛮族虽然有一定的智商,但毕竟是中低端魔兽,它们的住所有多肮脏可想而知,毕竟你也不能指望所有的魔兽都像天使兽一样能当女朋友养着……“如果你们想找这些玩意的话就到最西边的山区里好了,那里就这么一个洞穴,剩下的都是乱石。”

    “等等,我一个人去就可以了,你没必要跟我一起趟这浑水。”我正要说什么,却被永琳拉住了肩膀。

    “你这种时候还推辞什么。”我摇了摇头,在永琳拉住我肩膀的那只手上拍了两下,“俗话说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更何况……我也想看看这些诡异的赤火蛮族,在我的记忆中这种生物是十足的好战分子,不可能像紫她说的如此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