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祭坛-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五章 血祭坛

    我当然不可能知道在博丽神社所发生的一切,甚至可以说就算我知道也不会在意,我现在在意的只有眼前的这些杂鱼,想做的只是将这座山洞变成一片死地。

    “怎么了?你们这些下等生物也会害怕吗!来啊!”我面前的赤火蛮族已经明显显露出了惧意,但这并不足以让我停手,“你们以为自己人多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人多?操!我特么一点都不怕你们!”

    赤火蛮族的人数优势已经在我的杀气压制下消散于无形,祭坛上的赤火蛮族祭司终于无法再保持淡定的神棍模样,开始大喊着意义不明的语句,但是不管它想下达些什么命令,对于已经处于亢奋到半疯狂状态下的我都是没有用的。

    “干你们大爷的!”我将手中的光束刺剑全力横切,五六个赤火蛮族仰面栽倒,断裂的喉咙中涌出的腥臭血液将它们身下的尸体渲染的更加诡异怕人,“啊哈哈哈哈!来啊!过来打我啊!朝我攻击啊!来啊你们这群杂碎!”

    在我的攻击下,我这边的尸体比永琳那边多出一大截,但这对于赤火蛮族来说无异于恶性循环,大量的尸体和污血进一步激发了我心中〖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的杀意,而杀意不息,我的力量就不止,而赤火蛮族的援兵似乎已尽,那些山洞中已经有很久没有再走出过一个赤火蛮族了,这使得赤火蛮族祭司不得不调集更多的人来堵住我这边的缺口,可却又因此减轻了永琳那边的压力,而且,即使是大部分强壮的赤火蛮族都聚集在我这边,也依然无法阻挡我的脚步,在这种以一敌多以强敌弱的情境中,我所能发挥出的破坏力远远比永琳的更高。

    “想杀我?想杀我!来啊!”一个极其强壮的赤火蛮族直接将手中的长矛当做短枪投掷了出来,穿透了我的腹部将我钉在了地上,然而我反手就砍断了裸露在身前的矛身,毫无阻碍的脱身出来,“你们特么就这点本事吗?啊?你们特么就这点本事吗!”

    “唉……果然有这家伙在一切都太简单了……”永琳摇着头将身前一只前来送死的赤火蛮族劈成两半,而她手臂上的伤口早已愈合,连个印子都看不出来了,“赤火蛮族的数量已经被削减到只剩下不到一千了……正好,我也有点累了……我说,秦钺炀啊,剩下的就交给你了怎么样?我有点疲惫。”

    “乐意效劳。”我不知道永琳是不是真的感到疲劳,我只知道自己依然精力充沛,每当一只赤火蛮族被我杀死,它身上的死气都会有一部分融入我的戮气之中,让我越发的亢奋,我感觉自己要是现在回家的话绝对能做到那传说中的一月三十一日,一日二十四小时的壮举。

    “&@#@¥#%%¥#!”祭坛之上的赤火蛮族祭司再次叽里呱啦的说了一串鸟语……不对,鸟语我也听得懂,这种语言只在赤火蛮族内部流通,应该比鸟语还低级,不过我早就说过了,任何的指挥方式和抵抗手段对于现在的我都是无效的,战力差距太大了,一战步兵即使经历了当时最艰苦的训练,装备了当时最先进的火枪,也不可能击穿坦克的装甲。

    随着身边的赤火蛮族渐渐减少,它们形成的人墙也变得稀薄,我知道它们气数已尽了,我也差不多玩腻了这种屠杀游戏,差不多是时候该结束这一切了。

    终于,在我一军刀砍掉一只赤火蛮族的头颅之后,我的身边再也没有任何的活物,整个大厅中,只有在后方休息完成正向我走过来的永琳,浑身浴血而依然兴奋不已的我,以及祭坛上的赤火蛮族祭司和它的两个精英护卫五个活物,剩下的只有满地的尸体,看得人毛骨悚然,我当即一步跳上祭坛,似笑非笑的看向那已经有些色厉内荏的赤火蛮族祭司。

    “#¥!”赤火蛮族祭司手中的祭祀长矛朝我一指,两个护卫直接朝我扑了上来,被我一刀一个瞬间包圆。

    “呵……你还有什么能耐?”到了这步田地之后,我反而不急着杀它了,我倒想要看看,它还能掀起什么浪头来,“还是说……没了手下之后……你就什么都做不到了?”

    “&%!”赤火蛮族祭司大吼一声将长矛朝我的头刺来,但因为身高的差距,它刺向的位置正是我的嘴。

    “可笑!”我一口咬住了矛尖,猛一抬头,长矛的金属矛尖被我用牙齿折下一截,吞进了口中一阵咀嚼,最后咕咚一下咽了下去,“哼,好脆的铁,呸!”我啐出一口吐沫,吐沫之中带点红褐色,那都是矛尖上的铁锈,虽然那段矛尖被我吃下去了,但是对这铁锈我可没什么胃口。

    “别玩了。”一把光束刺剑直射过来,刺穿了赤火蛮族祭司的脑袋将它钉在了山洞壁上,而在我身后的祭坛石阶上,永琳正一步步的走上来,“好好研究下这个祭坛吧,我先去取些基因样本。”

    “唉……好吧……我就不计较你抢我人头的事了。”我随手拔下赤火蛮族祭司头上插着的光束刺剑,放回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收好,俯身蹲在了血池边,“嗯……这些血……好像是赤火蛮族自己的……难怪这一路杀来都没见到有老弱的赤火蛮族,看来是都被当作祭品了……等等,这是……”血池周围铭刻的奇怪符号吸引了我的注意,“不可能啊……”

    “怎么了?”永琳已经采集好了足够的样本,走过来跟我蹲在一起,“原始如尼文?”

    “你认得?”血池的周围刻着的符号是两种文字,而我却只认识一种,不过看来永琳正好知道另外一种,“我只能看懂这内圈的古伊利亚斯特文字。”

    “我正好相反,我只认识这上面的外圈文字,也就是原始如尼文。”永琳仔细的说明了一下那些原始如尼文的意义,“赤火蛮族的智商不可能懂得这两种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