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七章 终-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七章 终

    “呼……”永琳含了一片叶子在嘴里,如释重负的长舒了一口气,“这里十有八九就是个监牢,但是我们却没看到囚犯。”这空间非常小,一眼就能看过来,可现在这空间里除了我们两个之外什么都没有。

    “你说得对,只是没‘看到’囚犯而已。”我反手甩出波动军刀刺在里传送门不远的地面上,“所以,那位隐着身偷偷摸摸往传送门爬的兄台……可以露个脸出来看看吗?”

    “你们是什么人,居然敢坏本大爷的好事!”一个尖利的声音在我们脑海之中响起,看来这家伙拥有某种灵魂对话能力,而那刚刚被我用波动军刀打中的位置旁边,一个身影慢慢的现了出来,“识相的就此离开,我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饶了你们,否则别怪我无情!本大爷当年可是号称邪神!不是你们可以冒犯的!”

    “你要是真有那本事还费这么多话干什么?”这家伙说的话挺吓人,但其实只能起反作用,要是他真有那个实力,还用得着说话?一巴掌把我两个拍死不就得了,“老子倒要看看,你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厉害!”

    “等等……邪神……我好像有点印象〖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永琳却在听了这家伙的自称之后若有所思,“哦,想起来了,邪神迪亚斯,记得是个刚入大妖怪级别的菜鸟,在人类世界作威作福惯了,竟然恬不知耻的自称邪神,真是可笑之极。”

    “初入大妖怪?”我的性质瞬间荡然无存,普通大妖怪的能量等级是ss-,也就是灵鸠伊凛那种程度的实力,但是这家伙居然只是初入大妖怪,虽然也是ss-,但战斗力却要比灵鸠伊凛这种老牌大妖怪弱得多,根本没什么威胁性,“可笑,亏我之前还那么谨慎,原来只是个草包而已!”

    “就是个草包,记得当年他好像招惹了外界的一个神秘存在,然后就失踪了,现在看来,他是被封印到了这里。”永琳的描述让我进一步确定了,这家伙不仅是个没什么能耐的草包,还是个祸害,这种东西趁早宰了的好,“唉,真是失态,我们之前的谨慎小心连同决心都被这家伙侮辱了。”

    “啊……是啊。”永琳说的没错,这家伙如此孱弱简直是对我们两个的羞辱,而在我的解析系统中,也许是被关押在这里之后疏于修炼的原因,他的能量虽然还是ss-,但各项素质都弱的可以,真要动起手来,他的战斗力可能还不如s+的蕾咪厉害,“喂,兀那厮,你还有什么遗言嘛?当然你有也没关系,我根本没打算给你机会说!”

    “你们这两个放肆的……我要让你们知道惹怒我写神大人的下……噗!”迪亚斯根本还没来得及说完自己的‘牛叉’宣言,就被我一拳将腹部打了个对穿,对于这种杂鱼,我没兴趣听他废话。

    “我有一次高估你了,本以为你的实际力量应该好歹也能跟s级差不多,没想到居然连s-都不到。”我左拳的一击极限威力高达ss+,再加上戮气的辅助,一拳就把他打了个对穿,“我怎么会为了你这种东西浪费了这么多的时间……”

    “不……不可能……呃……”迪亚斯的脸上还满满都是难以置信的神色,他完全没想到自己那在人类世界引以为豪的力量居然在我的面前如此不堪一击,“你……我要把你碎……”

    “你什么都碎不了了。”在他废话完之前,我已经砍掉了他的脑袋,就像外面山洞大厅里躺着的那些赤火蛮族一样,而随着他的倒下,我那兴奋的内心也渐渐冷却了下来,“嘁,无聊……”

    “这家伙可以用来作为研究材料,虽然是个草包,但也让他为我们做点贡献好了。”永琳拎起了地上的无头尸体,“走吧,今天的事情结束了。”

    “是啊,结束了,从今天开始,这个空间,那个祭坛,还有这一整个山洞,都没有存在的必要了。”我跟着永琳再次穿过传送门回到了祭坛之上,血池中的血液已经见底,但那股浓浓的腥臭味依然弥漫于整个大厅,“永琳,帮我把这里毁了吧,省的以后再有人误入,或者又有什么魔兽在我们离开之后鸠占鹊巢。”我一拳打破了脚下的祭坛,随着魔法阵的破坏,传送门也消失了,“这祭坛废了,但是山洞口我一个人可弄不塌,需要你帮我一起。”

    “好吧,就当是你陪我来的报答。”永琳答应了。

    几分钟后,幻想乡最西方传出一声巨响,随着这一声巨响的出现,幻想乡的西部丘陵中再也没有任何山洞存在。

    “我要回永远亭了,无论是解除我身上的基因劣化还是研究这杂鱼的尸体都是挺有挑战性的事情。”又过了一段时间,已经回到迷途竹林的我们终于要分道扬镳了,“你这些伤口应该也用不着我多事了吧。”

    “啊,是啊,回去泡一会儿医疗舱就好,然后再洗个澡换套衣服。”我的身体没有那么强的再生能力,现在还是一副被戳成蜂窝煤的样子,全身的窟窿眼看得人不仅害怕,而且还恶心,只希望我这个样子回去,不要吓到人才好,“这个时间文文和铃仙应该都不在,我正好趁机搞定一切,撒。”

    “回见。”永琳拎着手上的无头尸体转向了永远亭。

    流亡者工厂。

    “嗯……没有感觉到文文和铃仙的存在,安全……”我偷偷的潜伏到墙根,仔细的识别了屋里我两位公主大人的生命信号,发现一个都不在,我这才放下心来,翻窗户进到屋里,然后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就把我吓了个半死。

    “你怎么搞成这副样子回来?”在我身后,把我吓了个半死的罪魁祸首,瞪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的琪露诺忽闪着翅膀站在那里,手里拿着一根西瓜雪糕。

    “来来来我给你看个宝贝。”我一脸狞笑的张开双臂朝琪露诺抱了过去,为了感谢她差点把我吓到心脏骤停,我决定蹭她一身血染的风采以示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