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宴会准备(三)-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四章 宴会准备(三)

    荷取按我说的调整了扩音器:“要试一下吗?”

    “当然,开始吧。”我也不知道这样的调整到底有没有用,我又不是r。

    “播放吧。”荷取叫人开始了播放测试。

    “鱼,好大的鱼,虎纹鲨鱼,拿铁篱捞大鱼”悠扬的音乐声传了出来,没有任何杂音。

    “提高功率。”荷取指示。

    “停!”随着功率慢慢提高我的耳朵也渐渐竖了起来,当我捕捉到杂音的一瞬间我立刻喊了一声,“找到问题了,看这里,扩音器本身是没有问题的,毛病出就出在我们是临时提高功率,所以内部波动超过了原本允许的数值,在这种情况下芯片和回路之间的波动因为太强而互相干扰了,所以杂音就出来了。”

    “这这根本不是机械问题”荷取终于知道为什么自己一直找不出问题了。

    “没错,机器本身没有问题,是电磁波问题。”我拍拍扩音器,“把芯片和回路的距离再放得远一点,然后把波动比较强的回路放在离芯片最远的位置,还有,你也该学点关于电磁波的东西了,上次远程通讯就搞了个乌龙,这次又是电磁波。”

    “我倒也想学,可我找谁学啊,这玩意也没几个人会啊?”荷取也是有苦说不出。

    “也是要不过两天你上我那去一趟,我拿本书给你,你先自己研究研究。”我倒是能教,但问题是我现在的职业太不稳定,不定哪天要干什么呢,老师什么的完全干不了,没办法,只能也像上次帮慧音一样先拿本书出来了。

    “那就好办了,对了,一会你要上台吗?”荷取答应了一声,转向了其他的话题。

    “没这打算,为什么这么问?”我是来参加宴会的,不是来举办宴会的,上台表演什么的不应该是主办方的问题吗。

    “还记得我刚才跟你说的,基于之前你在解决异变时所做的事情,很难想象蕾米莉亚会不会把你赶鸭子上架。”

    “那就没办法了,不过就我这破嗓子,上去也是抬笑大方罢了。”我的嗓子很哑,唱歌很难听,据说像驴叫。

    “那叫贻笑大方,盟友,你这一张嘴就露出了你那没有文化的破腚啊。”

    “你还好意思说我,绿帽子小妞?还破腚,那叫破绽!”我正说到这,却突然感受到了什么,我用鼻子一嗅,顿时大惊失色,扭头就往鸟居的方向走,“她怎么来了!不是说她不好凑宴会这种热闹嘛!”

    “谁来了?”荷取一把拉住我,“你倒是说啊?”

    “风见幽香!她怎么会来参加宴会”我闻到的正是风见幽香身上那浓烈的自然气息,“不行,我得马上过去,在一切还没发生之前稳定局面!”

    “你自求多福吧。”荷取听了我说的马上松开我的手,带着手下的河童小妞躲到台子下面了,这群没义气的

    三步并作两步,我跑到了鸟居的位置,正好看到风见幽香抱着梅蒂欣上来,我去,梅蒂欣!我怎么把她给忘了!我说怎么风见幽香会突然来参加宴会,原来是为了奶孩子失策,大失策,早知道这样我应该提前把梅蒂欣带过来,这样风见幽香就没有理由过来,可以踏踏实实的在太阳花田偷懒了,我也不用在这战战兢兢了,不过眼下,我还是先控制局面滴干活。

    “太君哦不,老板,您怎么来了?”我点头哈药的凑上去。

    “哟,秦钺炀吧,真是屎壳郎掉粪堆里,不动换真不知道你在这呢。”风见幽香特么一开口就是损我,奶奶个熊,老子忍了,“怎么,我来不来还要经过你同意?”

    “不用,绝对不用,您请,您请。”我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俗话怎么说来着,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枯石烂。

    “来来来,梅蒂欣,来,跟狗腿子跟秦钺炀打声招呼。”风见幽香继续损我。

    “”梅蒂欣突然从风见幽香怀里跳出来,站在了我们旁边,一脸怒气,“给我坐下!”

    噗的两声,我跟风见幽香不由自主的瘫坐在了地上,这是熊孩子的言灵吗,真是太可怕了,而风见幽香跟我几乎是一个表情,都是一脸懵逼。

    “你们两个这样不行知道吗!不能这样知道吗!好好当朋友不行吗!”梅蒂欣指着我们两个的鼻子开始数落我们。

    “我”风见幽香刚要说话就被梅蒂欣无情的打断了。

    “闭嘴!听我说完!”梅蒂欣插着腰,肩膀上坐着妖精小铃,看着我们两个,“握手!”

    “嗨”我跟风见幽香对视了一眼,把手握上了。

    “道歉!”

    “对不起”我们又各自向对方道了歉。

    “鞠躬!”

    “嗨坐着怎么鞠躬啊?”坐着怎么鞠躬,失意体前屈吗?

    “那就站起来再鞠躬!”梅蒂欣总算是放我们站起来了,当然,互相鞠躬是一定的了,我估计风见幽香这辈子都没对人鞠过躬,因为我就是。

    “这样不是挺好的嘛。”梅蒂欣跑到我们中间,一只手拉住了一个人,气氛居然一时变得有点温馨。

    “是挺好的啧啧啧。”然而温馨的气氛总有人喜欢搅局,这不,在我们面前,一道隙间打开了,然后八云紫的半个身子就探了出来,看着我们三个的样子身子直发抖,虽然她用扇子遮着下半张脸,但我用前列腺都能猜到她是在笑,“你们三个这样简直像一家三口一样啊,真有意思,这真是极好的哈哈哈”八云紫表示自己差点笑出声,不过忍住了终于还是没忍住

    “你脑子是不是让驴给咬了?麻烦你瞪大了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我这蓝头发的,跟她这绿头发的要是能生出个金发的,那成什么玩意了,基因突变吗?”之前一直没提到过,我的头发是蓝的,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染的,不过如果是,那这染发剂质量真好,一百多年都没掉过色。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