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六十九章 月之都异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六十九章 月之都异动

    “哈依,依姬大人。”一只留着蓝色短发的兔耳娘出现在了依姬身后,单膝跪下,而看起来,这只兔耳娘的名字也叫铃仙,不过月之都的兔子都是没有姓氏的,所以姑且还算有点区别,但是为了防止以后搞混,我决定将这只铃仙写为……铃仙(2),嗯,这样就好,“您有何吩咐?”

    “对于幻想乡……那个满是污秽的地方的侦察工作如何了?”绵月依姬正了正神色,转身说起了正事。

    “是,根据我们在幻想乡的内线所述,幻想乡的情况已经变得十分微妙,可以说是最好的时机,但是……”铃仙(2)欲言又止,想了想还是继续开口,“但是那个所谓的内线毕竟……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能真的相信他。”

    “哼,这一点毋庸置疑。”月夜见收起了自己那一副pose,“他所说的有关幻想乡的一切应该都是真的,不过也仅此而已,这是他的习惯,他说的从来都是真实的谎言,所以我要提醒你们,千万不要去试图相信这个人,这个人既狡猾又残忍,你们根本分不出他的话里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但您又说他所提供的情报是真的?”依姬明〖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显被月夜见的话搞糊涂了。

    “我很了解他,所以我才能分辨出真假,在幻想乡的情况上,他没有也没必要撒谎,但是……他应该隐瞒了一部分,关于他自己的那部分,换了别人一定已经被他给蒙了,可惜……丰姬,我要你调查的事情如何了?”

    “一如我在呈给您的记录中所写的一般,这是已经被认定的消息,不会出错的。”丰姬翻开手上的火影漫画,但那本书中间却被挖空了,在那个空间中,放着一个小黑皮本子,“这是最新的一部分,是最近得到的,跟上次那些是连续的。”

    “幻想乡……我终于也要踏足这个奇妙的地方了,希望……不要让我失望。”月夜见转身看着窗外,窗外那颗蔚蓝色的星球。

    “但是,月夜见尊,我们还没有任何办法突破幻想乡的结界,那结界干扰了我的空间认知,即使以我的能力也无法知晓结界内部的坐标,所以……以我的能力无法把我们带到幻想乡中去。”绵月丰姬的能力被形容为连接山与海的能力,实际上就是一种空间连接能力,说白了就是一种另类的爱因斯坦罗森桥,单从性能上来说,这能力比八云紫的隙间还要强大,但是相对的,却失去了隙间那样无视结界的能力,只能说各有所长。

    “如果给你现成的幻想乡内部坐标又如何?”月夜见早有腹稿,毕竟是月之都的大主教(笑),没点墨水怎么当值?“你只是无法确定坐标,而不是无法连接吧。”

    “是,如果有正确的坐标,我有把握穿透幻想乡结界,但是时间不能维持太久,也就意味着……”绵月丰姬的脸色有点尴尬。

    “意味着不能有太多人前往对吧,不用在意,去的人也不过就只有我们这在场的四个而已。”月夜见早已对一切都胸有成竹了,至少看起来是这样。

    “等等,月夜见尊,您是说您要亲自前往?这可万万不……”在场的四人,当然就包括月夜见自己,这对依姬来说可算不得好消息,你见过皇帝亲率敢死队的吗?“您是月之都的掌控者,一旦您出了什么事,月之都就全乱了。”

    “我去了,我们就都能回来,我不去,你们会全折在幻想乡里,我已经告诉过你们了,那个所谓的内应……没有我,你们会被他吃的骨头都不剩,他比八云紫……甚至比永琳都要更加危险,单凭你们……只是给他送经验罢了。”如果可以,月夜见也不想御驾亲征,然而,她没得选择,“好了,我已经决定了,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等待他在合适的时间将坐标传给我们。”

    “……是。”依姬和丰姬这对姐妹对视了一眼,两人的眼中都满是骇然,作为八意永琳的弟子,她们比谁都要清楚八意永琳的强大,而被月夜见形容为比八意永琳更加危险的人,那又会是个什么样的生物。

    迷途竹林。

    “怪了……”永琳手上的试管一阵颤抖,然后炸裂开来,事实上,这已经不是永琳今天第一次失败了,从跟我分道扬镳回来之后,永琳已经试验了三十多次,却没有一次成功,这种前所未有状况的让永琳感到十分的诡异,“看来有什么事要发生了……可是能让我如此心事不宁的……会是什么事呢……难道秦钺炀打算偷我的研究成果?不可能啊……他也没必要偷啊……或者是八云紫又想要出什么幺蛾子了?最近也没见她有什么动静啊……该不会……该不会是风见幽香要打上门来了吧!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呢……我又没招她……”

    “喂,永琳,你快去看看吧,公主已经跑了二十多次厕所了。”正在永琳思考这种不安的源头的时候,帝推开了实验室的大门,然后说出了一句简直是逼人不信的字眼,还没听说过身体状态固化的蓬莱人能闹肚子的。

    “你觉得我很闲吗?去去去一边玩去。”果然,永琳也不信,像赶苍蝇一样的把帝轰了出去,然而还没关上门,帝就又把门挡住了。

    “喂,我有这么无聊吗拿这种事情骗你?”因幡帝真可算是体验了一把狼来的的感觉,以前说谎太多,结果现在说真话也没人信了,“我要是真想要玩你还会用这么蹩脚的借口吗?”

    “……说的也是。”永琳这下反倒相信了,以因幡帝的性格,绝不会说出如此简单就能被戳穿的谎言,“好吧,我去看看。”

    很快,永琳来到了辉夜身边,做了一次全身检查,果不其然,什么问题都没有。

    “公主大人,我只能说您的身体没有任何问题,您觉得一直肚子不舒服,可能是心理原因。”永琳下了结论,“应该是有什么您都没注意到的事让您心神不宁导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