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六章 妖怪宴会上的人类-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四十六章 妖怪宴会上的人类

    “居然真的有人类敢来?我还以为只有魔理沙有这么大的神经。”梅蒂欣看着到来的三人深感有趣。

    没错,来的三人正是居酒屋大叔,加岛勇大叔以及小千代纸。

    “诶,你不还有个儿子吗,咋没一起来?”居酒屋大叔有两个孩子,一男一女,可这次跟他一起来的只有小千代纸。

    “你忘了,那小子上个月刚跟他发小打了一架,打得满地都是牙,带出来干吗,牙长齐了吗?对了,他们的牙不还是你给找齐凑成一副的吗。”居酒屋大叔一说我才想起来,当年在人之里刷声望的时候好像是有这么件事。

    “也是,牙都没长齐就被出来现眼了。”我点点头,“不过你们就这么来了?不害怕?”

    “这不特么有你呢么?”居酒屋大叔拍着我的肩膀。

    “我觉得没有比秦哥哥你这个大绅士更危险的人了。”小千代纸又给了我致命一击,唉,萝莉凶猛啊。

    “我就这么跟你说,一般的妖怪我还真不在乎。”加岛大叔则是一脸冷峻的样子,他以前也是个传奇人物,有这种能力不稀奇。

    “无所谓,反正我在这呢,好好玩吧,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跟三人招呼了一声,打算无论如何先把风见幽香‘请’走再说,“过来了……老板……这边……”风见幽香大老板跟在地上扎了根一样稳如poi,我和梅蒂欣一个在前面拉,一个在后面推,这才把她‘请’动了。

    “他也有搞不定的事?”加岛大叔看着我远去的背影嘀咕着。

    “他搞不定的事多了。”居酒屋大叔把小千代纸扛起来,“就是小千代纸他就搞不定。”

    “你还别嘚瑟,这小丫头有牛泰普潜质。”加岛大叔挠了挠头发,“我的灵魂能感觉得到。”

    “那我呢,我你感觉出什么了?”居酒屋大叔追问。

    “你也差不多,大概是牛爆肚吧。”加岛大叔损了居酒屋大叔一句,转身走到一边去了。

    “嘁,你个二货。”居酒屋大叔也扛着小千代纸走向了另一边,鸟居下顿时没人了。

    “啧啧啧,大收获,这下又有好素材用了。”文文从一侧的阴影后冒出头来,她从妹红拖着辉夜上来的时候就已经潜伏在这里了,“不过居然真有人类敢来,虽然只有三个(魔理沙:灵梦,我不做人了!),该说秦钺炀提供的安全感真高吗……”

    “我并不能提高任何人的安全感。”我突兀的出现在文文身后,把她吓了一跳,“只不过我的存在会让人觉得连我这种badman都没能伤到他们,何况是其他人。”

    “你从哪冒出来的?你不是去搞定风见幽香了吗?”文文还记得我刚才花了多大的力气才把风见幽香拉走。

    “我不把她拉走,你出的来吗?”我怎么可能感觉不到文文就在旁边藏着,“至于搞定她,梅蒂欣一人足矣,她不过就是个隐藏萝莉控罢了。”

    “也就只有你敢这么说了……说起来时间也差不多了吧,该来的人应该都来了。”此时天空已经大亮,承蒙天公作美,今天天气晴朗,但又有不少的云朵遮着太阳,因此虽然亮堂,但却不会过于炎热,该说运气真好吗,这正是开宴会的好天气。

    “也是……”我刚接了半句话,就听见扩音器传出的十六夜咲夜的声音。

    “红魔馆主办的宴会即将开始,请参与者尽快到宴会会场集合。”咲夜重复了三遍后,声音沉寂了下去。

    “走吧,是时候了。”我朝文文伸出手。

    宴会会场。

    “靠,这些家伙动作也太快了吧!”我和文文刚走到会场,就发现这里居然都已经喝上了,“说好的表演节目呢?”

    “表演节目?”文文没听说过关于这次宴会不一样的地方。

    “是啊,蕾米莉亚要唱歌呢,好像是,然后好像还有即兴的演唱,谁愿意都可以上去唱的样子,就是不知道她们怎么解决伴奏的问题……”我解释着之前荷取跟我说的那些事,眼睛却在台上看到了三个从没见过的,各自拿着乐器的女孩子,“那些是谁?”

    “哪个?”文文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哦,她们啊,她们是骚灵三姐妹,合称普利兹姆利巴乐团,金发拉小提琴的是老大露娜萨·普莉兹姆利巴,浅蓝色头发吹小号的是老二梅露兰·普莉兹姆利巴,棕色头发弹键盘的是老三莉莉卡·普莉兹姆利巴,她们的乐队在妖怪中还挺受欢迎的。”

    “哦,就是她们三个啊,我在幻想乡缘起中看到过,不过我不知道她们长什么样子,一时没认出来。”事实上骚灵三姐妹在幻想乡缘起中的记录不知为何非常稀少,也许是因为她们危险度比较低?“不过我一直有一个疑问啊,关于她们。”

    “什么疑问?”文文拉着我我找了个地方坐下,旁边的是……好吧,是八意永琳和铃仙,还有正在掐架的妹红和辉夜。

    “她们这个乐队……没有主唱。”我倒是也知道有些乐队是由某种乐器的演奏者来兼任主唱或是其他的什么,但骚灵三姐妹的乐队看起来并不符合那些条件,她们就真的没有主唱,更准确的说,她们的乐队只演奏,不开口。

    “谁知道呢。”文文摊了摊双手,“幻想乡可不是能用常识解释的通的……话说她们两个那样不用管管吗?”

    “这是师匠的意思。”铃仙挪到我们旁边,“师匠觉得公主大人偶尔也应该出来走走,就让妹红桑把公主大人强行打包带出来了。”

    “喂喂,听得到吗?”蕾米莉亚试麦的声音突然传了出来,“麦克音量没问题吗?check,one,two……很好!宴会开始,我是主办者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今天我们将提供充足的酒水……”

    眨眼之间我们面前的矮桌子上就多了不少的酒水和下酒菜,这种效率,一看就知道是咲夜干的。

    “哼。”风见幽香突然冒了出来,一脸不爽的坐在了我右边,梅蒂欣则一脸笑意的坐在了我左边,冲我比了个ok的手势,表示她已经控制住风见幽香了。(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