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八章 对月自卫反击战-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四百九十八章 对月自卫反击战

    “如果是那样的话,您可以去找八云紫大人问清楚,虽然……估计她也不会告诉您实情。”铃仙自己都觉得去找八云紫她直接问是根本得不到答案的,“不过……秦大人……不管您以前都经历了什么……至少现在……我会一直陪着您……呜!!!”

    这一刻铃仙这近乎告白的话语让我的神经几乎崩溃,我下意识的吻住了她,试图把她揉进我的身体里,这一刻,我仿佛又变回了当初那个在鸟不拉屎平原上醒来的无助之人,而铃仙则是我仅剩的唯一一根救命稻草。

    “呼……”过了许久,我才放过铃仙,并非因为我或铃仙的气槽不够长,而是因为……萃香被我两个挤醒了,“突然说出这么可爱的话来,不是让我很难把持的住了吗。”

    “如果秦大人能因此而恢复精神的话。”铃仙依然很害羞,但是不同的是现在的她也拥有令我无法直视的勇气。

    “我一直都很精神,相信我,即使依靠自己,我也能找到遗失在过去的答案。”

    “喂……你们两个……秀恩爱就*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回家秀……挤我干什么……”萃香保持着挂在我胸前的姿势说着风凉话,搞得我怒气爆发。

    “就是回了家你不还是一样挂在我身上!”我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掏出一袋盐往地上狠狠一摔,又搬出一张茶几,在上面放满杯具用力一掀,再放好,再掀,这才平复了心情,“罢了罢了,也怪我,这么喜庆的日子居然谈起这种苦闷的无聊话题,不过,你还打算继续挂在我身上吗?”

    “呃……你先不要动。”萃香感觉自己可能粘在我身上了,就好像司令的手总是粘在脸上一样。

    “好好好……唉……我这是造的什么孽……”没办法,我拉上依然因为萃香一句秀恩爱而在那里扭捏不已的铃仙,继续往前逛……

    十几天后,永琳突然邀请了我们全家人前往永远亭,没错,全家人,不仅仅是我,文文,铃仙,连小9和艾尔也在受邀之列。

    “这么大阵仗?”当我们组团来到永远亭,我发现不仅仅是永琳辉夜还有帝,就连本来应该负责看守人之里药店的留琴都在场,“永琳,你到底要干什么?”

    “坏消息,非常坏的消息,你还记得我一直都依靠优昙华来窃听月之都的通讯对吧。而当你把优昙华拐走之后,我就制造了一种功能类似的机械整合到了留琴的身上,别用那种眼光看着我,论机械我远逊于你,但那不代表我就一点东西都搞不出来。”永琳试图让我打消我脸上那仿佛看到了班门弄斧一般的鄙夷的表情,“月之都好像发现了我们的具体位置,或者说是优昙华的位置,正打算派人接她回去……不过这只是表面上伪装用的幌子,当我截获了一次特殊的通讯之后,我发现了一件非常恐怖的事情,月之都的目标是我们,而且,这一次,月夜见将亲自前来。”

    “月夜见?除此之外你还截获到什么其他的消息吗?”安抚了因为听到这种消息而有些恐惧的铃仙,我继续询问具体的情报。

    “没有,话说这消息还不够震撼吗?”永琳有点不能接受我所表现出来的淡定,虽然……她的表情比我还淡定,“也许是你还不够了解月之都,不够了解月夜见,那我可以告诉你,月夜见如果亲自出动,那我那两个徒弟也是有八九会一起,按照你的理解方式,三个人的能量都为ss,依姬……绵月依姬能通过神灵凭依的能力达到疑似神形态的战斗力,绵月丰姬的能力则可以神出鬼没的连接空间,相当于一个类似于八云紫一样难缠的对手,至于月夜见,我只知道她应该有什么底牌,但是具体的连我都不知道,但再怎么说她也是月之都的执牛耳者,绝对不会比我弱,如果她们到来,单凭我们两个难以保全一切。”

    “保全一切?没必要吧。”我倒是觉得事情没有那么悲观,“我只要保住铃仙,你只要保住辉夜,以我们两个的力量想每人保住一个人应该还是挺简单的,而且,我不相信月之都的人都骑脸了八云紫会无动于衷,更何况,我能对抗八云紫的隙间,难道还对付不了那个什么绵月丰姬的空间连接?”

    “唉……跟你这种聪明人说话太费劲了,你总是把一切考虑的比我还透彻,我告诉你你这样聊天可没朋友。”永琳不得不承认我说的很有道理,非常有道理,因为这就是事实,“不过比起跟她们对抗,我还是更倾向于不让她们有机会前来,这样根本就不需要作战。”

    “那你倒是说说看你的计划,好让我听听到底哪种比较划算。”站在我自己的立场上,我是很想把这些当年把铃仙送到战场上害得我的小兔子差点挂掉的指挥官们狠狠揍一顿,也算是为了铃仙出口气,不过要是永琳的办法能奏效倒也省了我的麻烦,也断了铃仙的恐惧,“不过既然你敢叫我来,那就代表你有十足的把握让我帮你执行你的计划了吧?”

    “优昙华不愿意再回到月之都那个冰冷的世界里,甚至不想再看见月之都人的脸,所以你绝对不会拒绝的。”永琳说的没错,比起我个人意义上的出气,铃仙的感受更重要,“我的计划建立在一个特殊的条件上,这个条件就是月之都降临地面的通道,你知道是什么吗?”

    “满月,对吧?”永琳居然想用这种事情考我,但是,我最讨厌别人考我了,“我知道你想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只是想提醒你,竹取物语的故事里辉夜姬被人接走的时候就恰好是个满月,怎么看这个条件都最符合逻辑。”

    “没错,只有在满月的时候,月夜见她们才能降临到地球,所以……你知道我打算干什么了吧。”又让我猜,真是无聊。

    “你打算对满月做点文章,但在这方面我可帮不了你的忙。”我不知道永琳具体要怎么做,但我知道我肯定做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