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四章 三英战吕布-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零四章 三英战吕布

    打脸,这是赤果果的打脸,这样的打脸,比起我被阴阳玉打进地底更让我觉得无法接受!

    “觉得恼羞成怒,是吗?一直以来你跟幻想乡所有人的战斗都没经历过真正的弹幕吧,今天就让你看看,你不是对法则攻击不屑一顾吗?那我们就不用法则攻击。”八云紫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不过她说的也是实话。

    一直以来我在幻想乡所经历的战斗基本上都是最大火力的对拼,而非真正的弹幕作战,要知道,幻想乡的少女(和大妈)们都是可以一次释放上万弹幕的狠角色,之所以一直没有人用这种超大量的弹幕对付我,那是因为在符卡规则下单个弹幕的伤害被大大削弱,这就导致大部分人的分散性弹幕无法破开我的防御,因此在大多数情况下只是释放少部分作为牵制用,要不然就凭我这流亡者的装备,弹药最多的就是弹容五百发的死神速射炮,五百,听着挺多,但在一万的面前就是个渣渣。

    举个例子来说,五百蚂蚁可能几脚就踩死了,但是一万蚂蚁,绝对能把一个人啃得只剩下骨头。

    而现在,为了对付我这个不按规矩出牌的叛变城管,这三位*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已经是全力输出了,什么符卡规则,都是建立在大规则的前提下,为了消除异变,即使越过符卡规则也是被允许的。

    “能量护盾激活!”幽幽子的死蝶,灵梦的灵符灵力弹和阴阳玉,再加上紫的电线杆路牌合金弹头压路机,真怀疑八云紫是不是把外界什么地方的东西都搬空了,可就是搬空了也不对啊,别的好理解,那台合金弹头从哪冒出来的?“西斯特姆,搜索攻击的规律和薄弱点!”

    “sir,在我完成之前能量护盾就会耗尽了!”西斯特姆表示形势比我想象的还要严峻,她没时间来完成这一切了。

    “我当然知道!”能量护盾只是权宜之计,为了避免那些没能躲开的弹幕所造成的伤害,我又不是木头人,挺不住我还不会闪吗?“喷射背包最大功率!”流亡者还嵌在泥土里,但是喷射背包的推进力足以让我破开泥土进行移动,大部分弹幕被我落在了屁股后面,我则借此机会重新回到了半空中,她们已经是三对一,我不能让她们再获得制空权了,否则她们居高临下我就真的只能被动挨打了,“天空之鹰喷射系统展开!你们能跟得上我的speeeeeeeeed吗!”

    灵梦突然不见了,而八云紫也隐入了隙间之中,只剩下幽幽子依然在原地释放弹幕,我正在思考灵梦是隐身了还是怎么样的时候,背后突然就挨了一下,是灵梦突然出现,用御币砸在了我的能量护盾上,能量护盾的数值跳了一截,我也因此想起了灵梦的一种能力,亚空穴,一种在我看来就是类似于瞬间移动的能力。

    “嘁……真不知道吕布是怎么同时对付刘关张的,不过他可比我运气好多了,要是把刘备换成赵云,吕布也未必就能讨得了好!”如果说吕布的战力是十,那关羽张飞至少也有九,但是刘备说有七都是勉强,为此吕布才能与之对抗,可如果刘备换成了赵云,三个九打一个十,那估计就跟我现在一样的,囧得要死,“三联炮蓄力,放!”

    “我就不信你在这个距离还能克制我的隙间。”八云紫一道隙间将我的蓄力光炮吞了进去,又在我身后打开隙间吐了出来,绕是我已经尽力回避,还是被擦了一下,能量护盾数值再次下降了一截,“单挑谁都很难对付你,但是三对一你根本没有胜算,认输吧,我们可以把这一页就此揭过。”

    “想让我投降?那除非先让我服气。”怎么才能让我服气呢?很简单,彻底打败我就行,“我可是有自己的理由啊,虽然我知道说了也没用!不过先吃我一枚大宝剑吧!”远程攻击不行,我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近距离作战之上了,我的光束剑可不是摆设!

    我当即激活了光束剑和左臂的纳米护盾,同时取消了能量护盾,我打近身战,她们就不能随意释放弹幕,幻想乡可没有什么队友伤害豁免的,而能量护盾本来就强于抵抗能量攻击,对于物理攻击多少还是有些不太合适。

    “你这破木棍什么做的啊!”我一剑劈下,居然被灵梦用御币挡住了,那只不过是一根绑了烂纸条的破木棍而已吧!“是用做洞爷湖的万年金刚木造的吗?”

    “鬼知道你说的是什么!”萃香再次躺枪,而灵梦则抬起白玉般的右小腿踢向我的脖子,被我用左臂的纳米护盾挡住。

    然而就在此时,我居然感应到来自背后的危险信号,喷射背包喷射方向立刻修改为向上,我在被命中前的最后时刻向下移动了一截躲开了偷袭,结果原本攻击我的弹幕却把灵梦打了个措手不及。

    “靠!”灵梦挥舞御币挡开了来袭的死蝶,“死亡灵你打错人了!”

    “歹势歹势。”幽幽子露出抱歉的微笑,但是她的语气却没有一点抱歉的意思,“而且亡灵本来就是死的哦,所以不存在什么死亡灵。”

    “你们是不是……搞错主次了!”比起被围殴更让我火大的就是被无视,真不明白动漫里那些反派为什么总是在主角们废话的时候无动于衷的洗耳恭听,我不知道反派是不是都他妈的那么有涵养,反正我是没有,也不想有!“ex系统,启动!”

    “两个渣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八云紫眼睁睁的看着我激活了最终手段,心里五味杂陈,“居然把他惹火了,这下更难办了!”

    月之都。

    “月夜见尊。”绵月丰姬进入了月夜见的房间进行汇报,“内线传来消息,计划一切顺利,他已经在预定位置等候多时了,现在就等着满月重现。”

    “等候多时?他居然没参与到这次对满月的遮盖之中?真是奇怪……”月夜见当然发现满月出问题了,也知道这是永琳做的手脚,但是对于这内线居然能对计划了解的如此详细而又不参与到计划之中而感到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