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意外(四千字章节)-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章 意外(四千字章节)

    “妹红,冷静,冷静。”辉夜已经是第n次阻止妹红跑出去了,“你老这么冲动,这样不好,不好。”

    “你鸠摩空啊你!”妹红又没挣开,“老子要上去帮忙!”

    “我建议你还是不去的好。”萃香在旁边没心没肺的躺着,“秦钺炀不是也根本没叫人帮忙吗,麻烦你仔细想想,他要是真想叫人还轮得到你?就算紫叫不动,我跟风见幽香可都是会帮他的。”

    “那为什么?”萃香的解释不光没解除妹红的疑惑,反而还加大了,“他可不是拉不下脸来叫人帮忙的人,只要是为了计划成功他根本不会介意不要脸。”

    “他是为了把目标全部定在自己身上,以免牵连到幻想乡。”文文一点一点的挪了过来,纳米激素的后遗症还在肆虐,这让她连移动都有些困难,“别忘了,秦钺炀并不是隶属于幻想乡的生物,他是一个在星区注册的赏金猎人,所以他的一切行动都能被定义为个人行为,可是如果再有人插手,性质就不一样了,幻想乡会再次站到月之都的对立面,而且这次,无论他的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这梁子都结大了。”

    />

    “就是这样,月之都会把全部力量都用在对抗秦钺炀身上,但是如果幻想乡跟他在同一战线,就会一起成为月之都的攻击目标,当年那么多大妖怪都在月之都嗝屁朝凉,如果月之都不惜血本全力进攻幻想乡,我们也势必抵挡不住,别忘了,幻想乡的坐标已经被暴露了。”萃香把一切都看得很透彻,所以也没有帮忙的打算,“如果我估计的没错,他是打算一旦解决月夜见就立刻前往月之都,完全吸引她们的注意力,而幻想乡在这次事件中只是作为一个场地而已,就不会被针对。”

    “那也不能保证她们不会迁怒到幻想乡吧。”妹红身上的温度快把辉夜的那双小手烤熟了,“毕竟事情是发生在幻想乡吧!”

    “不会的……她们又不缺心眼。”辉夜烫的不行了,还是把手松开了放在嘴边吹着,“月之都确实强,但幻想乡也不是个软柿子,在没有任何直接证据的情况下把一个强大的假想敌彻底放置到对立面,这是脑子多逗逼的人才能干出来的事?”

    场上。

    我终于知道月夜见她们打算搞什么鬼来对付我了,关键在于绵月丰姬的能力,她不停的连接空间又断开,帮助月夜见和绵月依姬躲闪我的攻击并且出现在我的防御死角,这相当于让我对付两个能够瞬间移动的对手,这个时候我无比的羡慕斯塔(斯塔-萨菲雅:感应到活动事物程度的能力),她那能力简直是瞬间移动的克星,无论怎么瞬间移动,在出现的那一瞬间所进行的攻击是一定可以感觉到的。

    “直感有点跟不上啊……”这种情况下,单凭我右手的一把波动战刀是完全没办法挡住所有攻击了,好在,我还有左臂可以用,但是即便如此,我也几乎没有获胜的希望,不过……“你们不就是想打中我吗?那就让你们打中好了。”

    下一刻,我再一次感觉到了背后有人出现,而月夜见正站在我的正面,所以我背后的人是谁就显而易见了,除此之外我还感受到一把剑,一把直刺向我心脏的剑,我装作没有感觉到的样子,挺剑刺向面前的月夜见。

    月夜见的脸上已经浮现出笑意,根本就没有躲闪的打算或者格挡的预兆,在她的计算中,绵月依姬的剑会先一步把我穿成糖葫芦,然后就能在我的心脏上开个大口子,毕竟……她们对我的情报的了解,仅仅限于我特意透露给她们的部分。

    “月夜见!别托大!躲开!”结果永琳居然又来搅局,唉……这一次事情结束之后,我非好好的打她一顿屁股不可,哦……不行……还是别想了,再想我都要硬了。

    “!!”月夜见眼睁睁的看着绵月依姬一剑刺穿了我的心脏位置剑刃从我的胸前穿了出来,但是我却没受任何影响的继续出剑,终于还是没躲开,如果不是永琳提前提醒让她多少移动了下位置,这一件就不仅仅是刺穿她的胸口了,即使是月人,被刺穿心脏也是死路一条,别忘了,这里可不是没有污秽的月之都,而是迷途竹林,是我污妖王秦钺炀(军火走私)和大女污蓬莱山辉夜的领地,就目前来说,整个幻想乡里还没有比我们更污的人呢(娘娘:等我在外界唱完歌就回去;包子仙:等我在外界应付完这群抽ssr的就回去。),“你……怎么……”

    “你们是不是搞错什么了?”我左手抓住了绵月依姬那从我胸前刺穿出来的剑刃,并用力将其拗弯,这样剑刃便以一个l型的状态卡在我身上拔不出来了,“我是个没有心的可怜人。”

    “真……”月夜见的脑子里此时一片混乱,【他居然……难怪一千年前的时候……他如此有恃无恐……早知道应该当初就打好关系……多搞点情报出来的……可笑……】

    “月夜见尊!”绵月丰姬连接了空间试图让月夜见借此脱离战场回到自己旁边,殊不知这也是我想要的,连接空间的关键依然是空间,这毕竟不是真正的瞬间移动。

    “谢谢了!”我一步上前撞上月夜见跟她一起进入了连接后的空间,直接出现在了绵月丰姬的身旁,抬手就是一刀。

    ‘噗’绵月丰姬的扇子先一步穿透了我的脖子,扇子上附带着奇怪的力量,但却在蔓延到我的脑部时被清除了。

    “真该给你们的情报部门加两分!”我的一刀也没有劈中,但却成功的用左拳砸在了绵月丰姬的脑袋上,绵月丰姬被我一拳打出了几十米远,落地就不动了,被我这一拳打中,脑震荡都是轻的,不失忆就不错,要是换了普通人来,这一拳能把他们脑袋给砸到腔子里去,“我一刀一个,管杀不管埋!”

    我转身想往月夜见身上补一刀,可却发现月夜见已经不见了,再转回过来,绵月丰姬也消失了,而在我之前没看的那个方向,有三个能量信号出现,分别是b-(ss+),f-(ss+),ssr(ss+),很明显,就是因为受伤几乎失去战斗力的月夜见,被打晕的绵月丰姬,还有……发动神灵凭依进入疑似神形态的绵月依姬。

    “……”变身,又是变身系能力,烦不烦啊,你当你是主角吗?我身为男主却变身等于变态……咳,变性我还一个字都没说呢,怎么你们是个人就能变身啊!把我当小怪了吗?打算拿我升级吗?“你这泼猴。”

    “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绵月依姬现在这个样子真不是盖的啊,真不愧是变身能力啊,全身自带圣光,体表覆盖银色气焰和闪电,头上顶光环脚下踩光圈,看着跟特么觉醒铁奥一样,铁奥,动啊!铁奥,为什么不动了?!哈哈哈哈……你特么当你初号机啊!

    “代价?我已经付出的够多了。”我还从来没试过用本体对抗疑似神形态的对手,这也是一次难得的经历了,“我们来谈谈吧,如果你认输,我就让你活着离开!”

    “你当你是萨兰德啊!”绵月依姬拿起了月夜见的那把剑,身体突然消失。

    ‘当!’我猝不及防之下举起了左臂,勉强挡住了朝我脑袋而去的一剑。

    “好快……”绵月依姬用的并非是瞬间移动,而是速度太快了而已,只是,在这种短距离下,这种速度带来的效果甚至比真的瞬间移动还要可怕。

    “果然,你的脑袋,被打穿之后一定会出问题吧!”然而经此一击,绵月依姬也发现了我身上最大的也是唯一的弱点,就是我的脑袋,严格来说,是我脑袋……头盖骨里面的东西。

    “那你大可来试试!”我的左眼照出一道镭射,趁着绵月依姬转头的时间重新找准了战斗重心,每个人在训练的时候,都会有着属于自己的节奏,而当对敌的时候,这种节奏就会衍生为战斗重心,而战斗的大忌,就是自己的战斗重心被对方带着走。

    “真是嘴硬!”绵月依姬完全爆发了疑似神形态的战斗力,即使我已经将内劲,戮气,连同刚毅护甲和一切技巧都发挥到极限,依然无法与之对抗,仅仅一分钟左右,我的战斗重心又被打乱了,没错,一分钟,这已经算慢的了,这还是因为绵月依姬被我激发了好胜心而只用武技却不用弹幕的原因,否则,我的战斗重心会崩溃的更快。

    又是一剑来临,瞄准的依然是我的脑袋,虽然我无法完全躲开,但是根据计算,我能让这一剑从我的嘴里刺进去,从后颈部穿出,虽然看着吓人,但是还是无法伤到我的大脑,只不过,意外总会发生的,我能计算清楚攻击轨迹,其他人不能,铃仙……她不能……

    ‘噗……’利刃刺穿血肉的声音响起,但是却不是从我的身上传来,更没有刺到我,绵月依姬的剑,穿透了铃仙的腹部,停在了我鼻尖之下。

    “铃仙!”文文这才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不知什么时候铃仙居然从昏迷中苏醒了,并且过来帮我挡了这一剑,文文迫切的想赶过来,不过体力已经消耗到极限的她还没站起来就再次跌倒了。

    “……”我陷入了沉默,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该说什么,我将铃仙从绵月依姬的剑刃上拔了下来,伤口并不致命,也没伤到什么内脏,铃仙只是被疼晕了而已,这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的,“看来……今天我计划外的事……发生的有点多啊……多到我都有点无所适从了……妹红?过来帮兄弟个忙。”

    “我在这呢。”妹红一步跳到我旁边,“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做你想做的吧,我会把铃仙带回你家放进医疗舱里的,这种伤口应该有个几分钟就好了吧。”

    “嗯,就这样吧。”我把铃仙交给了妹红,妹红是我除了现在家里的几口外最信任的人了,对于我的情况,可以说文文铃仙她们知道多少,妹红就知道多少,“等铃仙恢复之后记得替我道个歉。”

    “你还是自己跟她道歉吧,怎么说铃仙还是跟慧音有点像,信我的没错,走了。”妹红张开火翼,抱着铃仙冲天而起。

    “我没想伤到其他人,就算是个叛徒也是一样。”绵月依姬也没有试图阻止,她现在眼里的目标只有我。

    “铃仙不是叛徒,她只是想活着而已,辉夜也不是叛徒,她只是想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已,而你们却将这一切全盘否定,称之为污秽,到底谁才是污秽?你们月之住民,虽然外表光鲜,但是内里,早已腐烂透了,月之都,只是个烂苹果而已。”我将自己身上还插着的那把已经弯曲成l型的剑重新掰直拔了出来,扔到了一边,“我会让这些所谓的污秽覆盖整个月之都,当然,你是看不到了!”

    “啊哦……”八云紫抬头看了看天空,原本晴朗的天空不知何时已经乌云密布,“我说……不想死的……往后退两步,都往后退两步。”

    妖怪闲者发话了,虽然这位妖怪闲者在大部分时间都不靠谱,但是也没有在这种情况下开玩笑的意义,她说不想死就往后退两步,那就一定得退两步。

    除了以风见幽香为首的大妖怪集团还有她们随身携带的吉祥物宝宝之外,所有人都不得不往后推了一截,包括八意永琳在内,现在虚弱至极的她能量已经降低到了历史最低点,我估计永琳刚诞生的时候能量等级都比现在高。

    如果不是这天上的乌云,我可能还没办法再用这招,但是如今看来,连老天都在帮我,那招曾经击败了烈焰琪露诺的连带毁了我一只左眼的神技,雷公助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