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局(最后的一章4000字了,明天恢复两章2000字)-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三章 平局(最后的一章4000字了,明天恢复两章2000字)

    血迹斑斑的羽翼从我的背后伸出,在切换成索德布雷加形态之后,即使没有腿我也可以依靠翅膀进行移动。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突破我的对法则攻击的抵抗的,不过就算你做到了这一步,赢的还是我。”与最早的那一击次元断不同,后面两次次元断不知为何居然能突破我的法则抗拒系统,直接对我造成了伤害,不过这无关紧要,反正胜负已分,“虽然没有必要,不过我姑且还是问一句好了,你怎么做到的?”

    “没什么不能说的,就是告诉你,你也没办法破解,我的次元断,原本是依靠我的斩击作为引子引发空间断层来攻击目标的,不过你居然能抵抗法则伤害,那就简单了,我只要将作为引子的斩击放大,直接将它作为攻击不就行了,剩下的空间法则伤害就作为陪衬就好。”月夜见惨笑一声,“呵,怎么样,你有办法免疫单纯的物理攻击吗?”

    “……没办法。”原因问出来了,但是就像月夜见说的,我确实解决不了,如果我能免疫物理攻击……那估计就快大结局了,“不过谢谢你的慷慨。”

    “不用客气……爆!”月夜见突然莫名其妙〖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的喊了一声,随着这一嗓子喊出来,我的后背瞬间爆炸,登时一片血肉模糊,被炸断的翅骨和烧焦的羽毛散落一地,而失去了翅膀的我只能任由自己摔落在地上。

    “靠!”又是一阵疼痛袭来,不比之前那样剧烈,但也让我一阵抽搐,最关键的是翅膀炸了,我怎么补刀?“你特么干了什么!”

    “月痕之印,没听说过吗?早在我看到你能变成这副有翅膀的形态之后,我就一直在盘算着怎么样才能剪除你的翅膀了,刚好,你刚才的那次突击正好给了我机会,将月痕之印打入你的背部,而你却因为注意力被腰部的断口分散而毫不知情。”月夜见脸上的表情已经彻底翻转,看来刚才的惨相有一大半都是装出来的,真不愧是个跟八意永琳同一时期的老狐狸(正拉着橙喵往人之里走的蓝一个喷嚏打断了一棵树,疑惑的揉了揉鼻子。),“现在我们都动不了了,不过我们的目标只是来到幻想乡,而你的目标却是要解决我们,所以,你输了,算了吧,也许我们之间有什么误会。”

    月夜见心说当然有误会,月面战争的时候我们双方还是盟友关系,只是不知道……我现在为何如此执意的要毁掉月之都。

    “没有误会……而且……我也没输!”没了双腿,没了翅膀,我还有手,我的右手还能拿剑,我的左手还能让我在地上爬,我……还能继续作战,杀死现在的月夜见,我只用牙齿就够了,“月之都是铃仙内心最深处的恐惧之源,只要月之都还在,她就永远不可能放手……所以,为此,你们那腐朽的月之都必须被净化!”

    “为了一个逃兵,一个叛徒,你能做到这一步?值吗?她能背叛月之都,有一天也会背叛你。”月夜见居然还在扯这些有的没的,熟不知,这样只能加深我对月之都的憎恶。

    “所以你们才需要被净化。”我嗤之以鼻,“首先告诉你一件事,铃仙会逃离月球来到这里,是我让她逃的。”其实我并不知道,这是铃仙告诉我的,但是我相信她,“另外,铃仙……不会背叛我,因为你拿她当消耗品,而我不是,我们其实很类似,狡猾,凶残,但是唯有一点我跟你不同,就是你为了保住你消耗她,而我为了保住她消耗我,当然还是出了纰漏,否则她也不会受伤,这是我的失算,为此我事后可以再挖只眼睛出来,这次不装回去了。”

    “我是为了整个月之都!那是为了保卫国家的战争!所有人都不能免责!”月夜见把话说得冠冕堂皇,真是可笑之极,虽然我不知道当时到底什么情况,但是从铃仙的叙述中我也能得出一鳞半爪,“我做的一切都问心无愧!”

    “那我来问你!当她们在前线奋战,送命的时候,你在哪里?在最前线!还是在最后方!”问心无愧?如果她这算问心无愧,那我所做的一切就更问心无愧,“一个不能让百姓混吃等死的国家根本不值得它的国民为之奋斗!你是王者!你就该担负一切!战争,你一个人上阵足矣!”

    “我怎么可能做到!”月夜见觉得这话刺耳无比,而且简直胡搅蛮缠,“我一个人怎么可能完成所有一切!”

    “谁让你不是神!你凭什么不是神!只有神灵才有资格成为王者!你不是神灵凭什么心安理得的坐在王位上!然后让这些弱者为你送命!我是个混蛋,罪犯,刽子手!但我不会用我手下人的性命去换取胜利!我一个人足够了!”月夜见不是神灵,却坐上了王位,这就是她最大的罪。

    “那如果你力有未逮的时候呢!”月夜见越发的觉得我不可理喻。

    “所以我制造了机械军团!这些冰冷的铁器能完成的事情,凭什么要消耗活人!”这才是我一直都无法理解的地方,以月之都的科技,完全可以像我一样制造出一支机械大军,为什么还要送真正的士兵上前线?难道还能是为了消耗人口吗?“再看看你,你为了对付我,这几十分钟毁坏了多少竹林?”

    “不过是竹子而已,这也要算在我的头上?”月夜见已经快跟不上我跳脱的思维了,“那你又待如何?”

    “竹子也是活的,万物皆有灵,也许你的下一世就是一棵竹子,那你又如何?当你莫名其妙的被人湮灭的时候,你又待如何?”我是杀过不少人,不少东西,但是我也有着自己的一套原则,“我杀死的人都有各自的罪行,我也杀过动物,为了填饱肚子,但是我不会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杀死任何一个生物。”

    “可笑的伪善者。”月夜见看我的眼神都变了,那是满满的嘲讽和鄙夷,以及不屑。

    “我只是个坏人,一个有原则的坏人而已。”我已经爬到了月夜见旁边,举起了波动战刀,眼看就能让月夜见身首异处,“我也不期望一个死人能理解我……”

    一双纤细的手臂从我的背后拦住了我,紧接着,我的后头部进入了一片柔软温暖的地方,这一刻,似乎就连我身上残余的疼痛都消失了,一阵浓浓的无力感传遍我剩下的身体,我再也无法维持握剑的手,波动战刀‘咣当’一声落在地上。

    “秦大人,已经够了,到此为止吧……”一滴滴热热的东西落在我的头上,我努力仰起脸,入眼的是我最不想看到的东西,也是我一直以来最想避免的东西,眼泪,铃仙的眼泪,我……不希望这样的……

    “对不起了……铃仙……”我的身体恢复了本体,“我什么都没能做成……”我努力抬起唯一还有力气的左臂,想去帮她擦掉眼泪,但是我的电子回路也已经烧毁了大半,左臂抬起了一半左右就再次落了下来,同时我的生化计算机也传来刺耳的警报声,“我的计划……从来都没真正完美过……”

    “没关系了……这样就好了……”铃仙将我抱在胸前,抬起了头,看向逃过一劫的月夜见,“月夜见大人,我不知道您是如何想的,但是,我不会后悔脱离月之都来到地球,不是因为生死,而是……我在这里,见到了……见到了很多月之都里根本没有的东西。”

    “……”月夜见沉默不语,然而另一个声音让她无法再继续沉默下去了。

    “优昙华说的没错。”永琳的身体依然很虚弱,但还是被辉夜扶了过来,“月夜见,我这次是帮了你,但这不代表我就认同你,事实上,你,还有秦钺炀,你们两个人的想法我都无法苟同,但是,在这地上,这些地上人,他们确实拥有月之都的人永远都不会具备的东西,而且,那并不仅仅是月人口中所说的‘污秽’而已,曾经,秦钺炀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今天把它转述给你,我们月人自命清高,可其实,我们性格和人性中的缺陷远远比地上人的所谓‘污秽’要可怕得多。”

    “呵……原来你记得啊……我还以为你没当一回事呢……”我现在全身瘫软,也就能动动嘴皮子了。

    “怎么会,当时我还想反驳你,但是在我思考了这么久之后,我只能无奈的承认,你说得一点都没错。”永琳继续看着月夜见,“你仔细想想吧月夜见,这次你来到幻想乡也许也是命运使然,可能,你应该亲自去确认一下,确认一下我所说的那些东西。”

    “永琳,我要问你一件事,我希望你如实回答我。”月夜见终于开口了,“你来到这里,是不是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尽然,刚开始的时候,我脱离月之都只是因为公主大人而已,但是后来,我发现了地上与月都的不同,所以,我心甘情愿的留下来了。”永琳又看向我,“至于你,秦钺炀,你是不是可以放弃你的计划了?”

    “本来我的计划就已经被破坏的千疮百孔了……本来我是一定要……不过既然铃仙说这样已经够了,那我就算了吧。”算了吧,算了吧……太累了……太累了……“不过……如果让我发现她们依然没有变化的话……我还会继续……继续……呼……”我疲惫的闭上眼睛,打算就此长眠一段时间。

    “放心吧,那个时候,我不会再阻止你了,而且,也许我还会帮你呢。”永琳不再停留了,她的身体也在承受着无尽的疲劳的折磨,“月夜见,你们好自为之吧,在你们伤好之前,我会负责治疗你们,可是如果你们伤愈了,到时候别忘了,你们在幻想乡。”

    永琳在辉夜的搀扶下离开了,而月夜见三人则被留琴,铃仙(2)和帝手下的兔子们抬进了永远亭。

    “妹红小姐,麻烦搭把手。”艾尔把怀里的小9交给了妹红,自己则搀起了同样被疲劳搞得死去活来的文文。

    “嗯。”妹红抱好了琪露诺,眼看着铃仙拿到了我的下半截身体,“走吧。”

    八云紫已经去追自己的式神以及式神的式神了,而萃香则跟着自从来了之后就一直充当背景偶尔卖萌的蕾米莉亚大小姐和咲夜回了红魔馆,魔理沙和爱丽丝结伴回了魔法森林,灵梦只能苦逼的一个人回神社。

    “幽香……”梅蒂欣拉了拉风见幽香的裙摆。

    “担心他,想去看看?”风见幽香一眼就看穿了梅蒂欣的心思,“那就走吧,跟上他们。”

    “嗯!”梅蒂欣终于又露出了笑容。

    “妖梦,妖梦!”幽幽子在妖梦面前晃了半天,才把妖梦的魂叫回来,“别看了,人都走了,怎么,有感而发?”

    “嗯……”妖梦点了点头,“幽幽子大人,在今天之前,我从来没见过如此惨烈的生死搏杀,这跟我以前跟爷爷所学的,跟秦先生所学的都不一样,如果今天跟他们任何一人对抗的是我,先不说实力和剑术,单就在气势上我就不可能对抗他们,不用打,我就已经输了,一把产生了迟疑的剑是无法击倒任何人的。”

    “而且,他们的战斗,不仅仅是力量和技巧,还有心思和算计,任何人走错一步都是万劫不复,你还有的学呢。”幽幽子拍了拍有些沮丧的妖梦的头,然后抱起了妖梦的半灵,“妖梦~看在我今天这么开导你的份上就让我咬一口呗?”

    “请恕我拒绝,幽幽子大人。”妖梦毫不留情的一把夺回了自己的半灵,在自己的胸前抱得死死的,迈步就走。

    “诶,不要这样嘛妖梦……”幽幽子紧跟着妖梦飘着离开了。

    刚刚还刀光剑影尔虞我诈的竹林,眨眼间变得空无一人,只有地上的伤痕,还在向人无声的诉说着今天所发生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