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四章 禁欲-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四章 禁欲

    距离迷途竹林的惨烈之战,已经过去了五天时间,在这五天里,我被五个人牢牢按在家里,一次都没出去过,其实我的伤早在打完的当天晚上就已经治好了,不过……唉……算了,反正我也没什么损失。

    嗯?你说什么?多了一个人?哦,你搞错了,不是多了一个人,是多了三个人,小9没心没肺的想不到这一层,艾尔自认身份低一等级也没说过什么,真正把我按在家里不让出去的,是文文铃仙外加自从那天来了就没走的幽香梅蒂欣还有时不时过来监视我伤情的妹红,至于理由也是五花八门,一个比一个奇葩。

    文文是怕我再出去跟月之都那几位打起来,铃仙是借口说这是对于我向她隐瞒这次计划的惩罚,当然我有十成的把握相信铃仙是担心我,梅蒂欣是彻底的担心,每次一见我要出门就摆出眼泪攻势,搞得幽香跟要把我吃了一样,幽香就更简单,首先梅蒂欣不希望我出去,其次她也想让我快点恢复之后再陪她玩命,至于妹红……好像是辉夜派过来监视我的,而以妹红那个脑子,你觉得她会认为什么样的监视最简单而且还不影响她那些恶习呢?答案当然就是把监视对象关起来不让我出去。

    综上所述,我被关在家里长达五天,〖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而且由于围观群众众多,我……连特么睡觉都得老老实实的,这是风见幽香的强烈‘要求’,美其名曰不许教坏梅蒂欣,大有我不答应就直接拔了我丁丁的意思。

    总的来说,这次计划是我做得最差的一笔交易,从开始到结束漏洞多达三十多处,这直接导致了计划的彻底失败,要不是我拼了老命打了个两败俱伤,我甚至可能阴沟里翻船,唯一的好消息就是,经此一役之后,铃仙的心理障碍似乎彻底消失了,这代表……我就能跟铃仙再进一步……嘿嘿嘿……不过计划失败了,却阴差阳错的得到了原本想要的最终结果,这不能不说是龙神保佑,从我在战斗中骂了龙神那么多次的情况来看,没准龙神还是个抖m噢~

    而据每天上外面去(打)巡(秋)逻(风)的妹红所说,再这几天之中,永琳难得的没再研究药物而是亲自带着月夜见一行月都人把幻想乡主要的位置都逛了个遍,貌似是想让月夜见她们也理解永琳自己在这里所感受到的东西,但是对此我抱着十分的怀疑态度,不是每个月人都像永琳辉夜这么……开明,就她们那个食古不化的脑袋,能这么容易就改变吗?

    不过也无所谓,既然现在铃仙的心结已经解除,月之都的死活就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了,剩下的事就让紫跟永琳去头疼吧,归根结底,我只是个干活的,不是决策的。

    “秦大人,吃饭了。”铃仙拿着一个餐盘走了进来,最近因为家里的人口急剧增加,原本的桌子坐不开,茶几又太矮了,我索性就闷在自己的房间里吃饭。

    “啊……又是红枣阿胶……铃仙,我不美容,就我这张老脸,再美容也是个丑逼。”这两天我家跟着了魔一样,每顿必有红枣跟阿胶,弄得我现在一闻见这两种东西的味就想吐,这闻着都恶心更别提吃了。

    “您失血过多,气虚血弱,需要滋阴补血,这是华夏国的方子,是师匠送来的,不会有错的。”铃仙无意中把永琳给卖了。

    “姓八亿的,你敢玩我!”我几乎完全可以肯定永琳是为了之前的事报复我才故意给了铃仙这个方子,她明明知道不死人血流干了也不会死,最多头晕,而补血更是无稽之谈,医疗舱已经解决了我身体的所有问题,我现在根本不缺血,又谈何补血呢?“铃仙,你真的看不出来这就是永琳在报复我?”

    “看出来了。”果然,铃仙早就猜到了,“不过……您前几天居然把那么大的事情瞒着我,这样不好,对吧。”

    “好吧我吃就是了。”没办法,谁让我就是错了呢,犯错的人是没资格被同情的,“拿来吧……”

    “开玩笑的。”铃仙却没给我,而是把餐盘放到了柜子上,从口袋里掏出了另一份餐盘,“这才是您的,知道您都要吐了。”铃仙用的当然是亚空间设备,记得这还是上次武道会的时候她跟文文不约而同的从我的仓库里偷……不对,是拿的,一家人的事,那能算偷吗?

    “呼……吓死我了,心脏病都要犯了。”其实,我心脏一直不好来着,除了心脏之外还有肝脏,脾脏,肺,肝脏,胃肠,肾脏,手臂,腿脚以及全身上下各个大小关节……总之我全身上下除了脑袋就没一个正常的地方,“对了,我还要像这样在家里呆多久?”

    “看在您这几天表现不错的份上,今天是最后一天,不过有个条件。”铃仙看上去心情很好,“我听文文说您以前答应过她以后再有事情你们一起做决定,现在,我也要加进来。”

    “没问题,以后不会再瞒着你了。”就是铃仙不说我原本也是做的这个打算,铃仙没了心结,我也没什么心理负担了。

    “喂,赶紧把饭吃了!”正在我们的气氛和谐的就差啪啪啪的时候,一个不解风情的家伙踢开门就闯了进来,除了风见幽香还能是谁?“那姓八云的老东西让你跟我一会儿去永远亭,说是有什么屁事要商量,你给我快点。”

    “着什么急,让她等着去呗。”我慢条斯理的拿起筷子,“你还怕她生气啊?”

    “……说的有道理。”风见幽香扭头又出去了,“我先回去睡一觉先。”

    一道隙间突然在房间里打开,一双手扒在了隙间的边上,然后……八云紫从正门进来了,真是活见鬼。

    “喂!你要是从正门进来还开个屁的隙间啊!还放两只手在上面,你有病啊!”本来还等着八云紫从隙间里钻出来的我差点没被筷子扎穿喉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