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 谈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五章 谈判

    “我乐意,你管呢?”八云紫毫不在意我那几乎要杀人的眼光,“让你尝尝也被人耍了的滋味,怎么样,感觉如何?”

    “我耍你怎么了?我耍你那是看得起你!怎么,不服啊?有种你特么来打我啊!”我是把八云紫耍了,不过跟对铃仙的歉疚不同,对于戏耍她我是没有任何心理负担的,换句话说,就是活该,“来我这干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出去放!”

    “永远亭的老处女说,月球的那几个痞子好像还真的对幻想乡的情况有了些想法,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所以打算开个会把这件事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毕竟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不是?”八云紫明显是看上了月之都的好东西,可自己一个人又怕势单力孤,这才来找我们,月之都有三个大妖怪级别,永琳明显是要保持中立的,这种情况下她无论帮哪边都只能落得个里外不是人。

    因此,如果八云紫想要谈判,自己这边也需要三个大妖怪级别,萃香……明显不适合谈判,不是别的什么地方不行,而是外形……像未成年(某红有三语:什么像未成年,她那就是未成年好不?)。

    &〖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nbsp;而蓝的实力……ss-毕竟还是弱了一点,而妖怪之山那一位听说又跑路了,把伊凛给气的三天没吃下饭,再有就是守矢神社那两只逗比神明……先不说她们实力还没恢复,就是恢复了……现在也不适合让她们抛头露面,最后就是灵梦了,她……既是个未成年,又穷,又懒散,又穷,又不会谈判,又穷,而且还穷,所以,如果说之前那些人还是不合适的话,灵梦就是根本不能让她出现,所以,就连这次谈判的地点都选在了永远亭而非平时的博丽神社。

    “嘁,你还有资格说别人老处女……有能耐你先讲讲你自己的罗曼史呗。”八云紫特么也是个过了适婚年龄的大龄剩女妖怪,居然还好意思嘲笑别人,“啊,怎么样啊老屌丝?”

    “我当年……”

    “诶,左右手可不算啊!”我提醒了一句。

    “干!”八云紫当时就没话说了,为了避免尴尬,只能立刻转移话题,“还不赶紧吃饭!一会儿谈判就开始了!”

    “眼瞎啊!我特么早吃完了!”我把空餐盘糊向了八云紫脸上,餐盘落进了隙间里,又掉出到了桌上。

    “你什么时候吃的?”八云紫真心没看见我什么时候吃的饭,她记得她说出那个‘干’字的时候盘子还是满的。

    “在你转移话题的时候。”我这种人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生命所以金钱就是生命……咳,不要在意,总之,我的进食速度是可以缩减到一秒以内的,哪里是八云紫这种养尊处优的废柴闲者可以理解的?“幽香,你还睡吗?”

    “……先谈判完,如果结果不满意,正好干一架,适量运动还能有助于睡眠!”风见幽香从背后把八云紫一推,“你滴,快快滴,开路!”

    “嘿,你把我当马弁了!”八云紫很不满,相当不满,但是,不满也没用。

    “你要是不当我也可以不去。”

    “行,马弁就马弁,我当还不行吗!”八云紫拉开隙间,“走吧。”

    永远亭。

    “嗯,怎么回事?”我一走出隙间,就感觉不对劲,以往来永远亭的时候,我总能感受到一种奇怪的感觉,但今天却没有了。

    “我把永远亭的结界撤掉了,永琳觉得既然要让月夜见那几个老顽固认同我们的想法,我们自己就不能落人口实,像结界这样的把柄可不能留,搞得好像我们也没跟幻想乡真正融合一样。”辉夜俏生生的……从房梁上倒吊下来,跟个女鬼一样吓了我一跳,“你的穿梭次元是空间性质的能力,我的结界是时间性质的能力,时间空间本不分家,你能感觉到就对了。”

    “哦……这样啊……那……为什么要把自己倒吊在这?”辉夜明显不是自愿吊在这的,而是被一根绳子拴住脚吊在房梁上的,“能给个合理的解释吗?”

    “被一只蠢兔子耍了,这理由如何?”辉夜从反重力裙子里掏出一个psp开机,“进去吧,永琳已经在等你们了。”

    “不需要我把你放下来吗?”帝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连辉夜都敢折腾了,再这么发展下去,下一个中招的该不会是永琳了吧。

    “免了,你以为要不是为了让永琳看到我被那蠢兔子整了,我会中这么显而易见的陷阱?”原来辉夜是为了给永琳一个整治因幡帝的理由才故意中招的,可以理解可以理解,“行了,赶紧进去吧,没看这就剩你一个了吗?”

    “诶?”我这才注意到八云紫和风见幽香居然都已经不见了,“靠,什么时候走的!”

    在永琳所安排的临时会议室里。

    “人到齐了,开始吧。”永琳看着我闯进来,拿起小锤敲了下桌子,“现在开庭,说说吧月夜见。”

    “等等,哪到齐了?月之都那姐两个呢?”绵月依姬和绵月丰姬两个人不在,这不禁让我感到了可能有阴谋存在。

    “这个……因为公主大人的关系,她们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永琳解释,“说是因为……‘太污,无法靠近’什么的。”

    “好吧,可以理解。”辉夜身为黄段子公主,那可不是一般的大女污,而是生化武器级别,可以说现在把辉夜放到月之都几乎就能让全月球的生物染病,最终因为太污,呕吐而死……诶,那我当初为什么不直接把辉夜送到月球上?失策失策……

    “没问题了吧,开始。”永琳重新敲了一下小锤,“月夜见,说吧。”

    “其实……这几天……我倒是觉得,我的原则还不能变,但是呢,也不是不能妥协一部分,毕竟……”月夜见看了看屋子里的阵容,“不妥协的话你们也不打算放我走吧,所以直说吧,八云紫,你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