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七章 污秽-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一十七章 污秽

    “你说的那个,应该是混血吧。”月夜见早有腹稿,“不死人有一个特性,或者说你应该也有这个特性,就是不死人跟其他种族结合后所诞生下来的混血后代会觉醒出符合非不死人一方种族的能力,如果那一方没有能力,则会改为强化不死人的天赋能力。”

    “哦,这样啊……”咲夜应该是不死人跟人类的混血,而人类是没有什么种族天赋能力的,所以咲夜现在的能力就是因为这一点而使得固有技能被强化后的效果,难怪如此出众,“这不是挺好的吗?”如果我以后也有孩子,那就会继承母亲的特点,感觉……挺好的呀,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啊。

    “但是跟你相比,不死人完全没有你的智慧,心性,还有创造力,他们就像其他的生物一样,需要靠学习才能充实大脑,至少从作为兵器这一点出发,他们是完全失格的,他们居然还需要经过训练才能战斗,而且在战斗中也会出现恐惧之类的感情,真正的兵器不需要这些。”月夜见说的我倒是没有想到,兵器,当然最好就是一造出来就能用,如果还需要花时间去学习去训练,那跟普通士兵又有什么区别?

    “这倒也是……那这就意味着……我们谈妥了吧?”多讽刺,几天前我们还要*{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死要活的在一起掐架,今天就变成了盟友,感觉有点像是龙珠的套路,不过这里可不会有破坏神啦全王啦什么的。

    “姑且算是吧,具体条款还要再商议一下,不过现在没必要进行。”月夜见看着屋里的几个人,永琳眼观鼻鼻观心的打坐修炼中,八云紫则是百无聊赖的玩着头发梢,幽香已经无聊到睡着了,明显不适合再谈条款这种明显八云紫一个人就能搞定的事情,“你似乎还有什么想问的。”

    “这个问题……其实之前我已经间接的问过了,为什么月之都没有机械部队,不是机械化部队,是纯机械部队。”我指的当然是像我的流浪者一样的部队,“如果你们有机械部队当年月面战争的时候也不会有那么大的伤亡。”

    “说实话吧,我也不是没想过用机械部队来代替现有的部队,可是……研究之后发现不行,不是造不出机器人来,而是……没法控制,如果每一台机器人都配一位操控者的话,不仅战斗效率低而且由于控制技术参差不齐,部队甚至很难进行配合,如果强行投入使用,月之都的军事实力会下降至少一半,这……虽然有些无情,但是比起损失士兵,这样更加得不偿失。”月夜见终于说出了原因,不是造不出机器人,而是……没有一个像西斯特姆这样的人工智能。

    “我依然无法接受这种说法,但是倒也不是不能理解。”理解但是无法接受,这就是我所能做出的妥协,“你们就没想过制造人工智能来统一指挥机械部队吗?”

    “强人所难……”月夜见露出苦涩的表情,“就像你们那天说的,我们月都人自己都缺乏对人性的理解,怎么可能完成完整的人工智能,完整的人工智能需要完整的情绪,那必然带来污秽,这是无法避免的。”

    “污秽……月之都一旦沾染污秽就会无法存在,可为什么永琳辉夜还有铃仙都没关系?”据我对月之都的了解,污秽夺取了物质和生命的永远,同时带给它们寿命,地上的一切事物或多或少都带着污秽,所以,几乎没有什么是永远存在的,可是在月之都,几乎没有任何污秽之物,所以月之民能够拥有无限的寿命,可是这样一来……如果说辉夜身为蓬莱人不受影响可以理解,那永琳和铃仙又是怎么回事?

    “永琳跟我一样是第一代月人,最早是从地球上移居过去的,而月兔最早也来自于地球,所以她们就没事,但是,那些在月之都里诞生的新生月人就……像丰姬和依姬就是这样,所以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月夜见的话让我想起来,永琳跟月夜见最早也是地球上的生物,而月兔更是后来有个叫嫦娥的带上去的(纯狐老佛爷:嫦娥啊,你他娘的看见了吗!),“简直就像是在无菌环境中出生的婴儿一样,一旦接触到正常的环境就会立刻完蛋。”

    二代月人以及更加往后的月人因为没有污秽的月之都而获得了永恒,但也失去了对污秽的抵抗力和承受力,真不知道是好是坏。

    “如果你早知道这一切,你还会让月之都变成一个没有污秽的地方吗?”我这句话不仅仅是在问月夜见,也是在问永琳,月之都变成这样,这两个人都要付主要责任,如果月之都的人不畏惧污秽,以他们的科技早已可以制造出人工智能,机械军团也可以全面投产,铃仙也不会经历那么恐怖的过去……我不是在责怪她们,没人能知道未来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如果能再来一次,她们会怎么选择?

    “如果早知道如此,我们当初根本不会离开地球。”永琳紧闭着的双眼睁开了,“如果接受了污秽的存在,月球就跟地上一样了,那样还有什么必要去月球……”

    “就是这样……”月夜见也认同了永琳的说法。

    “嗯……好,我想问的都问完了。”我的提问就到此为止,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了。

    “那可以换我问几个问题吗?”月夜见好像对我很感兴趣。

    “可以,但我不保证我会全部解答。”我是不介意说些什么,但是如果涉及到丁丁长度这类的隐私问题我当然要拒绝回答。

    “我想问的是,关于你的那只左手,还有你的左眼,你知道我想问的是什么。”月夜见果然不会对我的丁丁产生兴趣,“可以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吗?”

    “这倒是没什么,这里的人基本都知道了。”我的手眼通天(笑)又不是什么秘密,“你想先说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