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二章 恶魔的交易-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二章 恶魔的交易

    “这把剑是我从一座古代遗迹里发现的,根据遗迹里的其他线索来看,这把剑原来的主人是个起司狂魔,就连这把他最喜欢的武器也被命名为了起司,这把剑附带了空间之力,确实挺适合你。”月夜见的次元断是依靠空间之力伤人的招式,虽然也有像之前那样单纯依靠斩击伤到我的变招,但终归主流是空间之力,这把‘起司’对她来说确实很合适。

    “不错,我喜欢,就它了。”月夜见收剑回鞘,“你怎么看上去怪怪的?你很累?”

    “穿梭次元就是这样,带的人越多对体力的消耗就越大,我还是第一次带这么多人一起,有点不太适应。”我是有些疲劳,但我没想到都已经明显到这种程度了,“经过这次之后,估计下一次就没这么疲惫了。”

    “这把剑又是怎么回事?这真的是剑吗?”绵月依姬拿起了一把长得像刀一样的怪剑,“真是奇特的形状,这把剑看着像弯刀一样。”

    “它的确是剑,而且名字还很特殊。”这把剑自然也有着它的故事,而且比起之前的那个,这把剑的故事要委婉曲折得多,“它叫做爱丽莎,它原来的主人用了自己妻*{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子的名字给它命了名,那是个可恨又倒霉的家伙,他跟恶魔做了笔交易,获得了他以为自己想要的一切,但是却被恶魔钻了契约的空子,在他以为自己得到一切的时候却拿走了他的一切,契约,恶魔最喜欢这东西了。”

    恶魔分为很多种,有像小恶魔那样的脆弱个体,也有如同亚巴顿那样的强大存在,然而,恶魔在人间无法完全的发挥自己的力量,除非用某些特殊的方式,弱小的恶魔会像小恶魔那样成为某个魔法使的使魔,而强大恶魔所选中的方式就是……契约。

    “我本来挺讨厌这家伙的,但我更讨厌那个总是戏弄我的恶魔,那个自称浮士德还是什么的家伙,其实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根本不是什么浮士德而是梅菲斯特,出于私人恩怨,我也跟他做了笔交易,然后,我成功的在他之前钻了契约的漏洞,让他滚回了老家,间接的救了这混蛋。”梅菲斯特在强大的恶魔中也属于出类拔萃,但是,他太自大了,他自以为能把我当猴子耍,却没想到就在我一次又一次的被他戏耍之后,我却也已经摸清了他的行为方式,最终他棋错一招,“作为他告别过去的证明,这把剑就落到了我手里。”

    “其实我倒是很想听一听那个人被恶魔钻空子的具体情况,不过看起来你是不打算讲了。”月夜见敏锐地感觉到我故意在讲述的时候略过了几部分,而这明显是我故意的。

    “没错,虽然他是个混蛋,不过……至少他超越自己了,这涉及到他,或者说他和她的隐私,我不打算对任何人讲,算是对生者和死者的尊重。”如果那家伙的妻子还活着,我是不会介意讲出来的,不过现在……就这么过去吧,“这把剑能在命中目标后吸取目标的一部分力量储藏起来,当储藏到满值的时候可以一次性释放出来,威力相当巨大,就是……会消耗使用者大量的体力,当储藏满值的时候,剑刃会变成漆黑一片,所以很好辨认。”

    “这也就是说……我可以事先储藏好,当做一招一次性的底牌来用?”绵月依姬想到了一种有趣的可能性,与其在战斗中让它满满蓄满还不如提前蓄满等到需要的时候直接用。

    “事实上它就是这么用的。”绵月依姬想到的正是这把剑的正确用法,毕竟那些已经储藏好的力量并不会被除了满蓄力发动之外的其他条件挥霍掉,“不过要记得一点,这一招所消耗的体力……很大,非常大,大到你可能难以想象。”

    最终,只有月夜见,绵月依姬和魔理沙选择了找把剑带走,听魔理沙的说法是要拿回去当镇宅之宝什么的,其他人都改成了跟我要些其他东西或者直接折现,妖梦本来倒是很想带一把走,无奈楼观剑和白楼剑对她来说已经是最合适的武器了,再多也只能当摆设,因此妖梦也很光棍的折了现,以此来补贴一下已经大幅赤字的白玉楼财政。

    至于剩下的人都要的什么东西,那还真是五花八门,永琳要的是纳米激素的配方,这很好理解,妹红想要一套火抗性比较高的衣服以免动不动就烧坏了,这也很正常,慧音则是希望能将寺子屋里的一部分设施替换成新的设备,比如把手动铃换成电动定时的,然后再把桌子黑板什么的翻新一下,这些都是很正常的要求。

    而与之相对的,就是一些……蛋疼的要求,比如幽幽子居然想让我去白玉楼当厨师,被我当场严词拒绝,还有八云紫居然让我把所有从她那里偷走的衣服还给她,简直小气,不过我考虑再三,最后还是决定还给她了,反正样式已经确定了,我又不是不能自己做出来。

    “对了,油咖喱哟。”进去的时候是我带进去的,可后来出来的时候就是由八云紫代劳了,我的穿梭次元还没办法连续使用,“你现在也知道我收藏室的位置了,可别过来偷东西,要是让我发现藏品少了一样,你就完蛋了,我会让你的不雅照散遍人之里哦~”

    “说得好像我能看得上你那点破玩意一样!”八云紫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跳起来,“说起来也不知道是谁老是上我那里偷我的衣服!”

    “你不偷就好……绵月丰姬,你也不许偷。”绵月丰姬的能力同样可以进入我的收藏室,“另外,别想钻空子,你们不许偷,也不许送别人过来偷!”

    绵月丰姬只是点了点头,但八云紫却偷偷的‘嘁’了一声,正被我听见,看来她原本还真的打算送别人来偷来着,果然这家伙不得不防,我已经开始后悔让她知道我的收藏室的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