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三章 不速之客

    事情就这么过去了,不过月夜见她们还要在幻想乡逗留几天,毕竟,这次异变的宴会正在紧锣密鼓的准备着,而永琳收复了她们等宴会之后再离开。

    这里要提到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还记得那只作为月夜见和绵月姐妹的跟班一起过来的月兔吗?貌似也叫铃仙来着,看来不像是巧合,我原本还以为这会是只高冷的兔子,结果接触了几天之后却发现这是一只有点闷骚的兔子,总的来说,这只铃仙(2)跟我的铃仙貌似目前关系处的还不错,而这还是从那只铃仙(2)对于自己之前被铃仙打败而感到不满后开始的。

    事情很俗套,铃仙(2)去找铃仙挑战打算一雪前耻,结果却再次被打成了狗吃屎,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反而变好了,同样是作为底层存在,两只兔子有很多的共同语言,虽然见解上还有些不同,但总而言之还是可以做到求同存异。

    对了,还有一件事,在收藏室的存在暴露之后我也没有打算亏待自己的家里人,不过文文和铃仙貌似对剑的兴趣不大,只是依然还用着我流亡者上的光束刺剑,不过艾尔挑了一把能增幅光属性的剑来替换自己原本的圣剑,而琪露诺,家里的吉祥物笨蛋小9,居然也装模作样的选到了一把〖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合适的武器,一把没有剑刃的剑,换句话说,这只是一把剑柄。

    这把剑柄我得到好久了,虽然知道这肯定不是一把普通的剑柄,但我也一直不知道这玩意有什么用处,直到这一次,琪露诺将自身的能量灌注进了剑柄之后,居然催生出了冰属性的剑刃来,我这才明白这把剑柄原来是需要吸收使用者的能量才能使用的,也难怪我研究了这么久都没有答案,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能量,琪露诺酱这下可算是捡到宝了。

    距离宴会的召开还有三四天,这不,我又回到了原本闲适的生活,我最喜欢这样的生活了,在刺激的战斗中偶尔点缀一点悠闲,完美。

    “……太多的借口,太多的理由,为了爱情我也背叛了所有……”文文取材去了,铃仙在永远亭跟永琳学习,艾尔和琪露诺去雾之湖畔实验新武器了,家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我躺在工作间的沙发上淡然的唱着小曲喝着小酒,“……如果你想离开我……就别再畏畏缩缩……”

    “sir,门口有人来访,他穿着遮盖全身的黑色长袍,而且用妖力遮蔽了自身,我无法识别出身份。”西斯特姆突然带来了不同寻常的消息,来我这的人一般可不会把自己搞得这么神秘。

    “有意思……”我放下了手中的杯子,打算出门去看一看,可转念一想又放弃了,“西斯特姆,开门,让他进来。”

    客厅。

    “秦大人,冒昧前来,打扰了。”当我爬上楼梯回到地上之时,这位不速之客已经在客厅里等着我了,不过我怎么都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她,“如果不是事态紧急我是不会以这种方式出现的。”

    “蓝,到底怎么回事?”没错,这位穿着大黑斗篷神秘兮兮的来到我家的客人居然是八云蓝,“发生什么了?”

    “我……想求您帮我。”蓝今天确实不太正常,不仅自己搞的很神秘,而且平时从来形影不离的橙喵也没跟着她,语气更显得有些慌张和不知所措。

    “不管你需要我做什么,我都得先知道发生了什么。”蓝是个近乎完美的式神,就好像咲夜在女仆界的地位一样,对于她,我的好感比对八云紫还要高,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我不会吝惜我手中的资源,“而在那之前,你得要先冷静。”

    “是……”蓝默默的脱下了身上的大黑斗篷,然后又摘掉了头上那贴满了符纸的帽子,露出了下面那对毛茸茸的狐狸耳朵……本来应该是这样的,“我想求您的事,就正如您现在所看到的。”

    “怎么会这样?”蓝的这个问题太显而易见了,也难怪她会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过来跟我求助,蓝她居然……有些秃顶了?“对了,最近是秋天,不会跟到了换毛季有关系吧?”

    “以往每年换毛季的时候都没有这一次严重……算了,给您看看完全的效果吧。”蓝在我面前变回了九尾狐本体,这下我看出问题的严重性了,蓝的本体上的毛几乎秃了一半以上,这已经完全不是换毛所能解释的了,又不是蛇蜕皮,怎么可能一次性掉下这么多毛?就是普通的狐狸都不可能,更何况是蓝这样的九尾狐,“我没敢跟任何人说,包括紫大人在内,也不敢到永远亭去,只能来找您了。”

    “嗯……我明白了,有必要研究一下,你先来地下室,在这里太容易被人发现了。”地下室里还有我上次给帕秋莉进行身体检测的检测仪在,用那个应该很容易就能知道蓝的身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先变回人形吧。”

    “是。”蓝变回人形,跟我一起来到了地下室。

    “咳咳……”我费力的把检测仪重新布置好,检测仪上已经落了一层灰,由于这东西并不常用,西斯特姆平时也懒得让流浪者工作型去打扫,结果就成了现在这副德行,“外面脏了点,不过里面没事,把衣服脱了进去吧,我先回避。”

    “了解。”见我已经走出了屋子,蓝除去了身上的道袍,内衣裤,恢复了素裸天狐形态,然后钻进了检测仪之中,“好了,秦大人,我已经进来了。”

    “嗯。”我重新进屋,“西斯特姆,开始进行扫描,查查蓝身上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了解,sir,正在进行……”西斯特姆开始了自己的工作,检测仪开始了细微的震荡,外面的灰尘被纷纷震落,而很快,蓝的身体的各项指标开始逐个显示在了屏幕上,看的我的眉头越皱越紧,因为,就目前已经显示的指标来看,蓝的身体虽然有些疲劳过度,但却没有什么导致如此强烈的脱毛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