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针对未来的谈话(伪)-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六章 针对未来的谈话(伪)

    要我说吧,八云紫这套混沌道服肯定有她厚着脸皮要来的原因,但更主要的还是蓝愿意为她做,而她现在如此别扭的跟我斗嘴皮子,可能只是出于对前两天蓝的身体出问题的自责感而已,千万别以为八云紫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就觉得她不会担心人,其实她有一颗比玻璃结实不到什么地方的……玻璃瓶心。

    “说句实话吧,对于因为自己分派任务的失误导致蓝压力大的差点秃顶的感觉如何?”八云紫能(厚着脸皮)要来一套混沌道服,那就代表她肯定已经知道前两天蓝压力性脱发的事了,不然很多事情都无法解释啊,“我不会外传的,所以说点真话如何?”

    “唉……感觉……自己这个主人做得挺失败的。”紫停下了脚步,然后走到了一个僻静的角落,找了个地方坐下,“蓝发现自己的问题之后,第一反应居然不是来找我这个主人,而是去找你帮忙,除了当主人的太失败,也没有什么其它的解释了吧。”

    “你是挺失败的,本来蓝可以跟你说她压力太大了的。”蓝的想法我很清楚,她不想耽搁八云紫的计划,所以就只有压榨自己了,可是压榨过头收不了场,所以才来找我,“蓝是不会跟你叫苦的,所以麻烦你下次分配任务的时候*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事先考虑周全,别再逼得蓝上我那求助去。”我跟萃香交代了一声,转身也来到八云紫旁边。

    “考虑周全……我也不是什么事情都能考虑周全啊,你这么自负,到头来计划还不是漏洞一大堆,差点墙兼不成反被叉。”即使以我或八云紫的脑子,想要算无遗策依然是不可能的,因为……怎么说呢,在这个世界上,事情呢,是可以计算准确的,但是人,永远计算不出来,“别说你我了,就算是神灵,也有考虑不到的时候,如果说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真正的做到一切尽在掌握,那可能就只有那个古老的神祗了。”

    “知识之神……智慧女神的独生女,在智慧女神扑街之后,她就是唯一的了……”关于八云紫话中所指的神祗,我也有所耳闻,“如果有机会,真想见一见这位算无遗策的神灵。”

    远处传来赞叹的声音。

    “看来那些用来展览的月之都产物让很多人都开始不明觉厉了。”这次宴会,永琳和月夜见合计了一下,跟灵梦租借了神社之后将其暂时改装成了一个大型的展览馆,里面摆放了很多月之都的特产,相当的吸引眼球,文文和姬海棠这会儿都围着展柜跟疯了一样,“真是无知者无畏啊……要是让他们看见你的那些造物,他们就会明白那才是真正的不明觉厉了。”

    “我是不会把自己的那些东西拿出来展览的,太危险了。”我所说的危险不是来自于我的造物,而是来自于某些特定的人群,“关于人之里那个自卫队,你怎么看,你对那个森田弘毅又怎么看?”

    “跳梁小丑罢了,威胁性大概跟头驴差不多,所以一旦处理不好,还是可能被踢上两脚的,当然,最多也就是被踢上两脚而已。”八云紫对于自卫队的评价流露着浓浓的不屑,“不过那个森田弘毅……最近他似乎一直深居简出,而且好像找到了什么办法隔绝了我的探测,所以对于他,我就无法进行评价了。”

    “上次我用等离子步枪多少震慑了一下他们的小心思,不过那治标不治本,现在他们看见了月之都的科技,心里可能又会长草,一句话,不得不防。”八云紫还保留着一丝身为妖怪贤者的骄傲,不太把这种小人物放进眼中,但我不同,我见过太多最终因为小人物而崩盘的大局,往往两军对垒,决定胜负的不是双方的精兵悍将,而是那个将其中某一方的皇帝暗杀的无名刺客,“好了,工作就谈到这吧,今天是宴会……对了,这套紫色调的混沌道服挺适合你。”

    八云紫的混沌道服跟我的这套除了性别式样不同之外,最大的差异就是颜色了,我的是黑色,而她的则保持了一贯的紫色。

    “谢谢夸奖,不过恕我直言,你穿这身有点糟蹋东西。”八云紫心安理得的接受了我的赞美,然后毫不留情的将我贬得一无是处。

    “我知道我长得有点对不起幻想乡,不过我长成这样,那也不能赖我不是?”可能是出于当初设计我的那些归一神殿人的想法,我作为一个生物兵器外表一定要普通,不能引人注意,这才导致我长了一张光棍脸,幸好有文文和铃仙慧眼识人渣,不至于让我真的打光棍,“你说我能怎么办?你出生的时候能选择你自己的长相吗?还是说非得死了之后让太2真人在用莲藕和木瓜拼一个(一点都不清爽的)身体出来啊?”

    “行了,我说不过你,不过……按我的想法吧……对了,你觉得橙怎么样?”八云紫突然提起了橙喵,会跟蓝有关吗?

    “橙?恕我直言吧,就目前来说她的卖萌意义大于实用性,放眼咱们七大势力的七个吉祥物,你家的橙,我家的小9,永远亭的帝,幽香家的梅蒂欣,妖怪山的椛椛,白玉楼的半灵还有神社这的萃香,就属你家的橙和永远亭的帝最符合吉祥物的身份了。”七大势力是我自己总结的,分别是幻想乡中七个由大妖怪级带头的势力,就是我刚才说的七个,“这就是我所能做出的评价,所以,你想干什么呢?”

    “蓝的压力确实有些大了,但是事情就那么多,没办法减少,时间又常常有限,所以……可是就目前来看橙想要成长到独当一面的程度还早得很呢。”橙作为式神的式神,本来的职责应该是协助身为主人的蓝和身为主人的主人的紫处理工作,可是现在橙还是个小孩子,别说帮忙了,她本身都要消耗掉一部分蓝的精力,这样的窘境让八云紫感到纠结也属于正常,要是我我也会纠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