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阿克西斯的坠落(大雾)-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一百五十章 阿克西斯的坠落(大雾)

    “哈伊!”红美铃骤然被惊醒,吓了一跳,还以为世界末日了,“怎么了芙兰大人?”

    “太阳要照过来了,npns”芙兰对着红美铃下达指令。

    “蛤?”结果红美铃听得一头雾水,“芙兰大人,能说日语或者中文不?俺不懂洋文。”

    “我是说,我们需要保持在阴影中。”芙兰无奈的翻译了一遍,“你说你这样以后万一遇到外国人怎么办?”

    “没关系的大小姐,在我们这个世界观里全宇宙都在说日语。”红美铃这么说着挪到了树荫下面。

    “说起来帕琪怎么样了?”芙兰问一起跟过来站在旁边的咲夜。

    “小恶魔刚刚传来消息说只是中暑了而已,没什么太大的问题。”咲夜保持着完美潇洒的姿态,回复着芙兰朵露的问题。

    “帕秋莉大人也该强化一下体质了吧,参加宴会都会中暑太扫兴了。”红美铃露出一抹苦笑。

    “你以为是你这个整天睡觉的笨蛋吗?”然后红美铃的头上就多了几把飞刀。

    半空之中,我们三个仍然在对峙。

    “话说,你什么时候有这种爱好的?你个女装变态佬。”灵梦用嫌弃的眼光看了我一眼,然后往后退了一米,“离我远点,死变态。”

    “为什么要退后,我们不是朋友吗?”我不依不饶的凑上去,“再说了,老娘现在这可是货真价实的装甲,要试试吗?”

    “哼,货真价实?谁信啊!”灵梦一把抓了上来,然后,空气,凝固了,“胸居然变得这么壮观?!”

    “我说,试归试,别特么用那么大力气捏起来没完。”虽然我的身体一点也不会感觉到疼,但我还是觉得疼得要命,毕竟奶疼跟蛋疼是一个意思。

    “多好啊。”灵梦疯狂的捏着我的装甲,脸上充满了平胸的愤怒,“可以随便揉了不是吗,哈哈哈哈哈”

    “放手,再捏就要让你揪下来了你这穷胸不是错字极恶的贫乏巫女。”我用力的把灵梦的手从我的装甲上拉开,“老实说不管从哪个方向看现在的我都比你更有女人味。”

    “你丫的在搞啥飞机啊!”灵梦一脚把我踢飞了出去,然后跳坐到我身上开始狂捏我的装甲,“凭啥区区一只秦钺炀性转了之后会变成漂亮大姐姐啊!为啥!你特么的胸前会挂着一对巨型装甲啊!你特么真的是秦钺炀吗!”

    “是,也不是。”我完全无视了灵梦在我身上的动作,“请叫现在的我为秦钺炀。”

    “什么意思啊!”灵梦还在试着把我的装甲拆下来。

    “很难理解吗?”我摊摊手,“具体的其实我也不清楚,不过根据战斗报告记载:由于010智障高达过于复杂的结构,导致装甲贫弱的问题一直为人诟病。而作为权宜之计,设计人员为智障高达开发了全装甲组件。装备后的智障高达,即智障高达,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就是装甲厚实了很多”

    “谁特么要听你这种解释了!”灵梦从我身上跳开,双手开始在胸前挥动,“食我兰帕尔特光弹啦!”

    “开什么玩笑!”我也伸出双手,在身前画出一个型,往前一推,“吃我日蚀之剑!”

    迪迦&p;高斯:你们进错棚了!

    “有破绽!”灵梦突然甩出灵符,“灵符梦想封印!”霎时,一颗巨大的阴阳玉朝我砸了下来。

    “不过是颗阴阳玉罢了!看我用手把它推回去!”我伸出双手按在了阴阳玉表面,翅膀用力一扇,然后发现根本推不动,“你大爷的!这跟说好的不一样!夏亚你特么又算计我!”夏亚:赖我喽。

    “喂我说,那阴阳玉是不是朝我们砸下来了?”地面上,文文看着越来越近的阴阳玉。

    “好像真的是”铃仙冷静的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得出了一样的结论,“灵梦啊!停下来啊!再不停下你的神社也要一起变成废墟了啊!”

    “啊?”灵梦听见铃仙的喊声才反应过来这是在自己家屋顶,然而,“系马达!刚刚太生气结果出力太高了!”

    “什么意思啊你!”魔理沙冲着天上大叫。

    “就是说我现在停不下来啊!”灵梦已经试过取消符卡了,然而扔出去的符卡泼出去的水,那是那么好收回来的吗?

    “风见幽香,你能把它打飞吗?”八云紫看向身边一副臭脸的风见幽香,论攻击爆发力,这里谁也比不上她。

    “可以,不过你确定吗?”风见幽香难得的没有直接动手,“我的魔炮加上那颗阴阳玉的力量,足够在你那宝贝大结界上开个洞了。”

    “那还是算了。”八云紫立马怂了。

    “喂,你们想主意想快点!老娘特么举不动了!”我一直在努力阻止阴阳玉的下落,不过这可比看上去难多了,怪不得当初那么多自护和联邦的都来顶那阿克西斯,最后除了高达外其他的都爆炸了在特么不想出办法老娘也要炸了!别的不说我的装甲已经被挤得快要炸了!

    这里说明一下,一开始我确实是用双手在举,可是随着这破玩意的下降,现在我的整个正面都已经贴在阴阳玉上了,嘛,好特么难受啊!

    “必须用同等的力和同等的能量从正确的位置打中,才能毁掉这东西。”八意永琳已经握住了弓,眼神也变得犀利。

    “多大的力,多大的能量,正确的位置在哪你倒是说啊。”八云紫开始催了。

    “我怎么知道?”八意永琳瞥了八云紫一眼,“我是学医学的,又不是学数学的,再说了,就是学数学的现在一没数据二没工具,我拿什么给你算啊。”

    “如果说测量的话秦钺炀不是专家吗?”妹红揉着下巴突然蹦出来这么一句。

    “是啊,得,敢情咱一直骑着驴找驴。”魔理沙骑上扫把飞到了我旁边,“小哥,刚才的话你都听到了没?”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