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八章 幸-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二十八章 幸

    “啊……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酒喝完了看萃香,还是不着调……”这跟萃香一喝酒啊,就容易喝多,一喝多,那喝起来就更没个完了,这不,眼瞅着这天都黑了,“唉……又到了患得患失的日子……”

    “所以我跟你们说……”远处萃香吹逼的声音依然还能清晰地听见,至于她吹的内容自然就是几天前我在迷途竹林的那场大战,我不得不承认萃香喝了酒之后的口才还真不错,那么无聊的一件事居然被她讲的跟大片一样。

    “唉……说的我好像是个英雄一样……”萃香的讲述中把我作为了主要角色,着重描述了我是怎么以一敌三还几乎大获全胜的,当成主流英雄小说来听倒是还凑活,但在我这个主人公听起来,却只是觉得刺耳,“我只不过是个搞了一堆没用的破绽百出的计划的俗人而已。”

    “并非如此,秦大人。”熟悉又温柔的声音,我突然抬头,这才发现我不知何时居然已经远离了宴会会场,走到了上次我跟紫永琳幽香四人小聚时的那处幽静之地,上次我们在此饮酒留下的痕迹依稀还能辨认,然而今天,这里没有那三位大佬,只有我这个失败者,还有身为治愈者的铃仙,“也许在现在看来您所做的一切都已经……但是〖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我依然……您明白的吧。”

    “但这掩盖不了我的失败,月夜见现在跟我们是同盟了,所以我这计划还能拿出来当做笑料和谈资,这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否则我造成的可能就是灭顶之灾。”我事先把一切都考虑的太简单了,我是拥有人造的智慧,但月夜见也不是傻子,世界也不像战略游戏一样敌人都是一群傻叉ai,“如果真的造成了那样的局面,我也就只能走我的最后一步了。”

    “您的……最后一步?”铃仙捕捉到了我这句话的不同寻常,“什么最后一步?”

    “将流亡者工厂转移到月之都,然后进行自爆,我所储藏的所有晶耀石全部爆发的情况下的威力别说月球,就算是太阳都会被开出一个洞来。”月球跟太阳的差距何其巨大,能在太阳上开洞的攻击对于月之都同样是必死之局,“但是那样有个问题,那些晶耀石……必须用纳米核心当引子来引爆,而能让纳米核心自爆的人,就只有我,月球距离地球足有三十八万公里,太远了,我必须身处月球上才能引爆。”

    我的确能在宇宙空间生存,但是我根本不可能从那种爆炸之中幸存,所以我的最后一步,其实也算是个自杀式炸弹袭击了。

    “但是现在并没走到那一步,所以,也请您不要再郁结了。”铃仙轻轻抱住了我的头,“不论过程如何,至少现在一切都变好了,幻想乡的一切,月之都的一切,还有……我的一切……您已经……没必要再……在意过去的事了……”

    “说得简单……不过……”我在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摸索了一阵,摸到了我想找的东西,“铃仙,我有一件及其郑重的事情要问你,你一定要回答我。”

    “哈依?”铃仙歪过了头。

    “那就是……”我后退一步单膝跪下,同时掏出了一个小盒子打开,“请问这位可爱的兔子小姐是否愿意接受我这样一个怪咖的求婚呢?”

    “诶……诶诶诶诶!!!”铃仙过了二十多秒之后才反应过来,然后就吓到了,“这这这这这……”

    “……”我保持着单膝跪地的姿势纹丝不动,等待着铃仙的答复,在经历了那晚的一战之后,我已经将全部的顾忌都抛到了脑后,我现在只知道,我不能就这么错过,也许是冲动了些,但是,哪一段感情的开始不是源于冲动呢?

    “呼……”过了好久,铃仙才冷静下来,“我……我当然愿意了秦大人,不过您这也太突然了,一点心理准备都不给我。”

    “那样就没意思了,就是这样突然袭击才最容易得出真实的答案。”我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这一刻我纠结了很久了,“来,伸手。”我将小盒子中的戒指戴到了铃仙的手上,这一枚戒指跟我送给文文的那一枚完全相同,能带给使用者近乎无限的能量,“陪我走走吧。”

    离开了这块静土,我的心情已与来时大不相同,要不是人多,我还真想站上山顶大声嚎叫一会儿。

    抱着某些极度不纯洁的心理,我拉着铃仙没逛一会儿就转途返家了。

    “哟,回来的这么早?真是猴急啊。”当我们进屋的时候,正看到文文抱着自己的枕头和被子从我的房间出来,“等下吧,东西还没收拾完呢。”

    “东西?你这是在干什么?”我眼看着文文把她的枕头被子什么的都搬进了隔壁的房间,心里大为不解。

    “当然是给新人让路了,今天晚上可是你们的二人世界呢。”文文的话不带丝毫的演示,说的铃仙的脸唰的一下就红透了,“不用在意不用在意,也不用害羞,传宗接代可是很重要的事情嘞……”文文这话说的倒是没错,对于繁殖能力低下的妖怪来说,传宗接代这样的事情可是很正经而又神圣的,这也是为什么文文跟我一起那啥的时候总是那么放得开,虽然……严格来说我放得更开。

    “呜……”然而月兔跟妖怪的差距还是很大的,至少接受的教育理念就不同,饶是文文已经说的相当清楚了,铃仙还是免不了害羞,“文文你在说什么呀!”

    “好好好那我不说了。”文文朝我抛了个小媚眼,“祝你们今晚愉悦~”

    当夜,我一边聆听着铃仙那娇羞的呻吟一边享受着前所未有的骑兔子的快感……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不过到了半夜的时候,事情突然发生了转变。

    某一刻,房门突然打开,吓得我差点就萎了。

    “喂,我说,你们两个……”文文脸色潮红的冲进来,“声音也太大了吧!搞得我睡着了之后都在做梦……喂……铃仙……今晚分我一半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