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一章 觐见-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三十一章 觐见

    “没错,就是精灵,当年在我们到来之后,幸存的精灵跟我们以及人类一起建造了现在的城市,本来一直都平静无事,直到最近,城市扩展的过程中有人挖到了远古的精灵遗迹,这才就此出事。”杰斯特说起了事件的起因,“在被挖开的那些精灵遗迹中,有一些居然存在着远古时期的构体造物,这些东西如今摆脱了束缚破封而出,给我们带来了极大的麻烦。”

    “就像刚才的那只大号史莱姆?”幽香接了一句,看起来她是对那些构体造物起了兴趣。

    “没错,这些构体有强有弱,但基本上都是我们可以对付的,所以无论是女皇还是我们一开始都没放在心上,直到一名跟我同等级的亲王遇害。”杰斯特提起那名惨死的同族,依然是不胜唏嘘,“当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心已经被挖走,脖子也被扯断了,整颗头颅被踩成了一团浆糊,这种伤势即使对于吸血鬼亲王来说也是致命的。”

    “现场的情况如何?”现场肯定已经被破坏了,我就是现在去调查也发现不了什么,所以我必须跟杰斯特问清楚。

    “现场布满了打斗的痕迹,很明显他在死前进〖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行了全力的反抗,然而即便如此他却依然被杀死了,而且都没有逃跑的机会,这就代表……”杰斯特努力回忆着当时的一切。

    “这就代表凶手的实力远远超过亲王级(s+),达到了血皇级(ss-以上),而且很有可能是血皇级中的高手。”这里我已经不太清楚了,但是在幻想乡,ss-级别的人想要强势的杀死一个s+级别的人几乎是不可能的,不然你让蓝去打蕾米莉亚试试?当然,幻想乡ss-以下的人普遍都有越级别挑战的能力,这里也许没有,但一个s+级别的老牌吸血鬼亲王也不是那么好干掉的,而且还是在死者全力反抗的情况下。

    “没错,虽然女皇已经达到了血皇级别的巅峰,但是她身为一国之主却无法动身前去调查,而这颗星球上除了女皇之外,再无第二位血皇了,至于派亲王级去调查……那位死去的老朋友的棺材板就要压不住了,女皇可不会这么傻。”蕾比妮亚确实很无奈,明明拥有巅峰血皇的力量,自己却偏偏被国事纠缠无法行动,“所以女皇就想到了你,作为传说的赏金猎人,你应该对这种事情挺在行的吧。”

    “姑且算是吧。”我是赏金猎人没错,但可跟‘传说’沾不上边,倒不如说关于我的传言基本上都是恶名,“那么,你觉得,那个凶手也会是构体生物?”

    “不像,我们目前所处理掉的构体生物也有几百号了,还没有一个有如此实力的,而且就现场的情况来看,凶手不仅仅有着强大的实力,还有着极高的智商,这不像是构体生物所能达到的。”构体生物顾名思义,就是类似于魔像啦石像鬼啦炼金生物啦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确实很难对付,魔像力大无穷,石像鬼刀枪不入,炼金生物则各有各的特性,但是它们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性,就是没脑子,如果说像石魔那样的低智商生物只是难以沟通的话,那这些构体生物就是完全无法沟通。

    “好吧,具体的等我查看尸体之后再说,另外,虽然时间很久了,我还是得去看看现场。”现场和尸体,这是调查的基本。

    “女皇会安排的。”杰斯特继续带路,很快,我们就来到了城市中心,古往今来王城总是在城市中心的,本来我还以为吸血鬼的建筑师会特立独行一点,现在看来还是一样啊。

    皇宫大门。

    “你要一起吗?”风见幽香一路上都在抱着肩膀装酷,现在到皇宫了,我也不能再让她继续装酷了。

    “我?我就算了吧。”风见幽香指了指皇宫的花园,“你跟老朋友重逢我就不凑什么热闹了,我在那边等你,你给我快点。”

    “嗯。”意料之中的回答,我跟着杰斯特走进了皇宫大门。

    “怎么,你女朋友?”杰斯特揶揄我,“真霸气,而且力量也强。”

    “得了吧,我哪高攀的上,勉强……算是朋友吧,还有,这话别让她听见,不然……说句不好听的,你会死的比刚才那头粘液怪还惨。”如果杰斯特惹火了风见幽香,那我可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保得住他,“就这?”

    “没错,进去吧。”杰斯特听了我的话打了个冷颤,站在门口示意我自己进去。

    内庭。

    “终于来了。”蕾比妮亚背着手站在窗口那里背对着我。

    “……”我不说话。

    “秦钺炀。”蕾比妮亚没收到回应,又说了一声。

    “……”我依然不说话。

    “……老东西,叫你呢!”蕾比妮亚的涵养快撑不住了,她本来就是个火爆性子,就这点涵养还是当了这么多年女皇之后勉强锻炼出来的,像杰斯特那种老人基本上每天都会被骂的狗血淋头,估计他们自己都习惯了。

    “……”我还是不说话。

    “你个老不死的!”蕾比妮亚转头就把一本书砸了过来,“你哑巴了!”

    “没。”我一把接住了那本书,“只是提醒你一件事,你这个习惯可不好,盲目抬头看窗外,危机屋内来。”

    “这可是老娘的地盘,除了你,还有谁敢?”蕾比妮亚回到了办公桌前坐下,“来谈谈吧。”

    “好啊。”我拉了一把椅子坐下,“先来说说……有没有目击者吧?”

    “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蕾比妮亚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文件夹打开,将里面夹着的几张图纸摊开在了桌上,“事实上有八个人自称看见了凶手的形象,可惜……他们所描述的形象也有八个,每一个之间都完全不一样。”

    “每个人看见的都是不同的形象?”我的第一反应是好笑,第二反应是疑惑,因为在那八张图上,第一张是一个中年人,第二张是一个老头,第三张是一个老太太,第四张是一大姑娘,第五张直接变成了一个十来岁的孩子,第六张直接成了一个精壮的青年男子,第七张居然是一头石魔,第八张最诡异,看上去居然是slender-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