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 灵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三十九章 灵犀

    “这种时候你居然还有心思跟我攀比……你也是蛮拼的……”我拔出了腰上的波动军刀和光束手枪,波动战刀还在被分成两半的流亡者的背上,暂时是拿不到了,“要是这次能活着回去,你想怎么赢我都让你。”

    “得了吧,那样可没意思,我可是要堂堂正正的把你打趴下!”幽香脱掉了右脚的鞋子,露出一只精巧的玉足,然后用脚趾头夹起了幽阳,“你可别小看我啊,告诉你,我用脚也可以!”

    “噗……”虽然情况十分不妙,我还是笑出了声,原本像孙悟空第一次打短笛的时候用脚发龟派气功波就已经够喜感的了,你能想象风见幽香这样一位英武霸气的大美人用脚夹着阳伞跟人掐架的场景吗?反正我不用想象,因为我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场景,“你爽就好,前提是我们能活着回去。”

    “我肯定能活着回去,你能不能我就不知道了。”幽香依然有着强烈的自信,真不知道从哪来的,“不过为了回去之后能狠狠k你一顿,我以你以前的老板的身份命令你,也得给我活着回去。”

    “好吧……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一下好了……”我将气势*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一改,全力爆发自身戮气,我不知道戮气对于炼金生物有没有用,但是反正死了之后也没机会用了,索性就一次爆发个痛快吧,“流亡者,再启动!”

    幽香刚才有句话说错了,我并没有失去流亡者,即使已经被撕成两截,流亡者依然还可以运作,也可以装备在我身上,虽然只有带着喷射背包的上半身,不过也比没有强,而就在这段时间中,流亡者的喷射背包已经可以再启动了。

    “临终遗言都交代完了?作为对你们两位的尊敬,我会把你们两个合葬在一起的……ex系统,启动!power-mode,max!”炼金生物的身体又出现了那复制流亡者外形的样子,而且这一次它似乎放弃了能量攻击,也有可能是发现能量对轰它并没有太高的优势,虽然之前的对轰是我们失败,但我们也没被伤筋动骨,只是我的腹部被开了个并不影响行动的洞而已,这对于炼金生物来说太没效率了。

    “真是慷慨的建议,不过我还没打算要上路!”我用光束手枪开了几枪,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威力太低了,连炼金生物的外皮都破不开,就这个情况来看,恐怕死神速射炮也是一样的效果,“蓄力,放!”三联装高能光束炮的蓄力瞬间完成,我瞄准了炼金生物的脑袋,一炮打出。

    “自己的攻击对自己有没有用,你不会连这种事情都不知道吧!”炼金生物举起了左臂就将蓄力三束光炮挡住,右臂则伸出了一把波动战刀,“你也尝尝自己的刀吧,看看味道如何!”

    炼金生物的冒牌货和我手中的正品撞到一起,老样子的势均力敌,它连太阳精金都能复制,更何况普通的精金了,而且由于复制了我的剑术,我用尽全力也只能跟它打平,这还是它没有使用那些属于幽香的能量的情况下。

    我连续三次攻击都被炼金生物挡住,我激活了右手腕的拳击型光束剑打算出奇制胜,然而炼金生物的右手手腕上却也伸出了同样的光束剑,在我完成攻击之前先刺中了我的胸前,流亡者的胸甲帮我挡住了这一次攻击,只是被切开了一点,然而这并不足以让我感到庆幸。

    幽香的身影终于到了,果然她还是放弃了用脚趾头夹取幽阳进行作战的想法,虽然双手不能动作,但是她的手臂还可以运用自如,更何况,她的双腿还完好无损。

    幽香凌空踢出了三脚,迫使炼金生物转身回防,然而炼金生物仅仅用左手就挡住了幽香的脚踢,右臂的光束剑还在与我对阵。

    很遗憾,虽然换成了近身作战,但是我们的情况并不比之前能量对轰的时候好上多少,这对我和幽香两个来说不仅仅是耻辱,更是警钟,宇宙中强大的生物何其多,如果再傲慢下去不一定哪天就会像现在这样阴沟里翻船,现在这炼金生物还是只能有ss+级别的能量,要是以后出现更强的呢?

    “闪开!”幽香突然退出战局,同时大声喊我离开,“幻想【花鸟风月、啸风弄月】!”在幽香的身后一朵巨大的太阳花虚影浮现,数以千万计的葵花籽(弹幕)从那朵太阳花上飞射而出。

    “我不是说过了吗,你们的招式我全都会用!”炼金生物的背后也出现了一样的太阳花虚影,随之而来的是一大群完全一样的弹幕。

    无数的葵花籽在空中炸出一团团的火光,绽裂开来的四散能量将周围的墙壁都一层层的震碎成了齑粉,我在一瞬间就明白了幽香的意图,为了不让炼金生物读取记忆,她甚至没在脑子里进行设想,她知道我一定能明白她的意思,而我这个人也有个不讨好的臭毛病,就是我不喜欢让信任我的人失望。

    幽香突然进行这一手的意义在于,幻想【花鸟风月、啸风弄月】这张符卡有一个特殊的限制,就是在使用时无法进行活动,而这正是幽香为我所创造的机会。

    “这炼金生物看起来完全是由液体构成的,但是实际上绝对不是,它一定有个核心,上古时期的精灵法师还没能力做出像t-1000那样的完全液态,这炼金生物既然有如此强大的智商,那就一定会有一个呈固态的核心,只是它一直掩饰的很好而已。”我全力激活了面甲,试图从炼金生物的身上找到那可能的一丝不同之处,“快点……快点……快点!”

    我心里不停的催促着,虽然知道这样并没有任何用处,但是我还是这么做了,幽香的能量虽然无限,但是这一招也不可能无限制的使用下去,一旦这对轰结束,就难以再次找到这样的机会了。

    终于,面甲捕捉到了一丝几乎没有的特殊波动,感觉上就像人类的脑电波,而这波动所发出的位置是……炼金生物的(哔)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