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 练不成就去屎-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四十四章 练不成就去屎

    几天后。

    “那,就此告辞了。”我跟幽香重新回到了皇宫跟蕾比妮亚和杰斯特告辞,当然,说话的只会是我,风见幽香是不会自己开口的,“当然了,这是客套话。”

    “嗯,我知道,那实话呢?”蕾比妮亚面无表情。

    “老子要回自己的地盘潇洒啦!你就在这给我乖乖的当苦逼女皇吧!哈哈哈。”说完三个‘哈’字我一头扎进了隙间里,幽香朝蕾比妮亚耸了下肩膀,跟了进来。

    “……”蕾比妮亚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我顶这可恶的非洲人的肺!割了吧!”

    幻♂想乡。

    “哟,i’m-back……”出了隙间,八云紫正等在那里,“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了什么事吗?”

    “有,你跟风见幽香不在的这些日子幻想乡的平均治安上升了百分之七,这你怎么看。”等到幽〖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香也走出隙间之后,油咖喱关闭了隙间,“你们又怎么看?”

    “i-think你可以把那个做统计的人给fire了。”我们不在了之后治安居然上升了,这是在嘲笑我一直以来所做的一切吗?“you-know,如果这个人脑子正常的话都不可能统计出如此离谱的结果。”

    “可笑。”幽香的反应就这么两个字。

    “好吧,如果不算这个,那就没有了。”八云紫觉得有些自讨没趣,“行了行了,散了吧,别在这烦我了。”

    “谁散啊?往哪散啊?这是我家!”幽香拎着油咖喱的衣领就把她扔出了太阳花田,又回过头来看我,“你,一会儿回去之后告诉梅蒂欣回来。”

    “这算是下逐客令吗?真让人伤心……明明之前还在一起奋斗,还在一起约会的说……”我装出一副黯然的表情,眼角却在偷偷的观察幽香的反应。

    “滚出去!”幽香没等我做出任何反应就先一脚踢在了我屁股上,我瞬间达成了每小时八十迈的速度,不由自主的飞向迷途竹林,不过我却觉得赚了,在最后那一瞬间,我捕捉到风见幽香的脸色有点红,自然,我也用解析系统将其完美的记录并保存下来了。

    唯一让我遗憾的是,当我回到家的时候,居然发现家里只有梅蒂欣一个,一经询问才知道,原来艾尔带着小9去雾之湖找若鹭姬和四小只去了,而文文铃仙则是老样子的各自努力工作。

    “唉……你接着看你的动漫吧,我先去地下室了。”梅蒂欣正专注的在我的电脑上看我收藏的高清版魔动王,我索性也没把幽香催她回去的事说出来,反正我这里又不是什么危险区域,现在的当务之急,还是先把流亡者修好。

    顺着楼梯往下,我回到了自己的工作间,从亚空间超级仓库里拿出了流亡者,之前的伤痕还历历在目,这次都是大伤口,想修好可需要费一番功夫。

    “西斯特姆,交给你了。”

    “了解,sir。”

    “记得在修好之前不要让其他人看到,不然我特意养好了伤才回来就没有意义了。”

    “放心吧,sir。”

    “嗯……是时候盘算一下,关于恢复训练的事了。”

    当天下午,我拿着一把特制的剑,站在家门口的竹林里。

    “嗯,这样应该就可以了……”之所以说这把剑是特制的,那是因为它的重量,是我的波动战刀的几百倍重,听起来不算什么,对吧,但是我现在要训练的项目是,在不准使用左手的情况下,训练到能像挥舞波动战刀一样挥舞这把特制的剑,当然,预计这会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起!”

    挥舞了一百多下之后,我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手臂也开始像上次一样出现颤抖的迹象,生化计算机显示我的身体中出现了大量的乳酸成分,并且弹出了警报,提醒我如果再继续的话身体所产生的疲劳可能无法用一个晚上的睡眠来抵消,不过好在我根本没打算睡,从今天开始到训练完成之前,我打算每天只睡三个小时了。

    “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百二十五……”我继续机械性的挥舞着剑,尽量让自己的注意力从跟灌了醋一样的手臂上移开,我是能抵抗疼痛,但是酸……这就不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了,“一百……二十……六!”剑锋再一次挥下,我的手却突然出了问题,剑脱手而出插进了我面前的地面,再一次,我看着自己筛糠一样的右手,心里大骂不争气,“真是没用……如果下次再遇上能抵消左臂优势的对手该怎么办……难道还指望着有人来救你吗?”

    “你说谁救你啊?”一如既往俏皮的语气,混杂着只有我才能领略到的风情,“你看上去怎么怪怪的?”

    “文文,来陪我训练吧!”这一刻,我重新找到了动力。

    “蛤?”当一个人突然听到莫名其妙的请求的时候第一反应都会是不明就里,文文也不能免俗。

    第二天。

    我狼狈的闪过了小9的怪剑和艾尔的新圣剑,不是我不想格挡,而是我的右手真的由于昨天的过度拉练而到现在都只能用上一半的力气,至于左臂,它现在正处于一个特制的套子的包裹之中,像骨折一样吊在我的胸前封印着。

    “别掉以轻心了啊!别忘了你对付的可不仅仅是两个人!”文文突然贴着地面滑行过来,双腿夹住了我的小腿用力一折,我直接以双膝及地的姿势跪倒,正打算举起波动战刀,铃仙的光束刺剑已经先一步架在了我的脖子上。

    “ok,我认输。”我扔掉波动战刀举起了双手,如同早就排练过一样随意,事实上这确实不是我第一次这么做了,在今天已经过去的七八个小时里,这动作我已经重复过接近二十次了。

    “现在如何?”铃仙收起光束刺剑,“还要继续吗?”

    “休息十分钟,然后继续。”我走到附近的桌子上拿起瓶子开始补充水分,“相比之前那次我只多坚持了两分钟,这可不行,如果我本身的力量太弱,连带着操纵流亡者时候的战斗力都会受到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