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章 基因突变器-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五十章 基因突变器

    钻进了铁棺材之后,我觉得我要改变我之前的形容了,这活生生就是一口铁处女嘛,你看看里面这些尖刺,诶?好像是针头?

    “喂……”我刚打算跟帕秋莉确认一下,帕秋莉就直接合上了盖子。

    “有问题一会儿再问吧。”帕秋莉的声音从铁棺材外面传进来,“小恶魔,启动!”

    铁棺材中突然冒出了一大堆束缚器,真不知道这些东西原来都在哪藏着的,我的身体几乎被完全固定,只剩下头还能动,紧接着,那些宛如尖刺刑具一样的针头刺破皮肤,说起来有些令人想歪的嫌疑,但是我现在的感觉就是这样,很快的,我感觉昏昏欲睡,要是这时候有人打算割了我的肾出去卖我一点反应都不会有。

    铁棺材外。

    “帕秋莉大人,您确定这个方法有效吗?”小恶魔从外面看着这口铁棺材都感觉慎的慌,“有成功先例吗?”

    “没有,事实上根据这书上的记载,所有进行过〖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这项实验的不死人全都精神崩溃了,没人知道他们在被催眠之后感受到了什么,不过那些不死人跟秦钺炀不同,秦钺炀好像拥有无限的精神力,怎么样都不会精神崩溃。”帕秋莉安静的坐在一边看书,跟焦虑不安的小恶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安静一会儿,别那么坐立不安的,他没那么容易死掉的啦,你还是好好想想等他一会儿出来之后怎么祝贺他吧。”

    铁棺材里,我正处于‘安详’的深度睡眠之中,只不过奇怪的是我竟然在做梦,而深度睡眠的时候大脑应该是不会做梦的,又或者……谁又能确定这就是梦呢。

    这是……一片竹林……为什么是红色的?不对,不是竹子是红色的,而是竹林中弥漫着红色的雾……竹林红雾,让我想起了红雾异变时期的迷途竹林,奇怪的是这种诡异的地方居然会有一间旅店,不过我现在似乎也别无选择,我走上前去,打算先敲开大门,问问这里到底怎么回事。

    “有人没有?”我敲了很久的门,却没得到回应,这一点很奇怪,旅店这种营生,一般来说是根本没有关门的时候的,都是全天营业,而且这间旅店给我的感觉……有些奇怪,就仿佛是……感觉很古旧,但却不是破败,而这时,我注意到了另一件事。

    这里的环境……太过于寂静了,没有任何动物乃至昆虫的声音存在,除了我之外就是那一大片诡异的竹林,还有那遮天蔽日的红雾……遮天蔽日?

    我立刻抬起头,却并没看到任何东西,就仿佛天空之上是一片虚无,这红雾并不是遮天蔽日,而是这片地方,根本就没有天空和太阳,这一刻,我甚至有自己正处于异空间的错觉,但我又能百分之一千万的确定这里绝对不是异空间,因为异空间的样子我在使用穿梭次元的时候见过,的确光怪陆离,但却没有这么的诡异。

    “你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或者……还不是时候。”熟悉的声音,熟悉得让我甚至无法形容的声音,因为,那就是我自己的声音,“走吧。”

    “想都不要想,除非你告诉我你是谁,这里是哪里,否则我是不会走的。”我慢慢的转过身,果然,在我身后的是一个无论相貌,体型,甚至发型和眉毛长度都完全一样的人,唯一的不同,就是我们所穿的衣服,我的身上依然是蓝所做的混沌道服,而他的身上却是一套及其现代的装扮,黑色的短袖上衣配着一条褪色的牛仔裤,身上套着一件纯黑的皮夹克,看上去就像个二道贩子。

    “我?这一点你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那个看上去更加现代的‘我’满脸戏谑的看着我,我不知道他怎么想,但是让我一直看着一张跟我自己完全一样的脸让我觉得非常的……想朝我自己脸上来一巴掌,“至于这里是哪里……直说吧,这里是二次元与三次元的分界点,所以我才说你不该来这里的,看见那旅店了吗?那是专门给穿越者准备的。”

    “所以,因为我不是穿越者我就叫不开门?”这个逻辑我姑且可以认可,但是有个问题他还是没有回答我,“那么……我现在想说的是,我一点也不清楚你是谁,能请你做个自我介绍吗?”

    “我就是你,一个全知全能的你。”‘我’的回答让我更加觉得他就是在敷衍我,“又或者说……我是你失去的,和无法拥有的一切,不过看起来你对这两个回答都不怎么满意,所以我也打算把它华丽的忽略掉。”‘我’从皮衣的里面掏出了一副没有镜片的黑色镜框戴在了脸上,两侧的眼镜腿上一边印着一个魔理沙的白色剪影,“你好像对我的眼镜框挺感兴趣?这是魔理沙款,其实本来我想买幽幽子款,可惜那是女款。”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相反,想知道你是不是全知全能,试一下就知道了!”我不打算在打机锋了,无论这个‘我’到底是不是我,直接打趴下比较快!“气符【刚毅护……啊!”

    在我反应过来之前一只手已经按住了我的脸把我死死地压在了地上,我全力挥动左拳,但是这一贯无往不利的拳击对于面前的‘我’居然没有任何用处,我的拳头确实打中了,但是这家伙居然完全无视了,不过也许是觉得不太好看,‘我’又用另一只手按住了我的左臂,那力量绝对比萃香还要大出百倍以上,在那只手的压制下,我的左臂居然丝毫无法动弹。

    “我早就说过了,听话不行吗?”对面的‘我’看上去并没有消耗丝毫的力气,“就算你牛叉,就算你是男主角,你也不可能是作者的对手吧,你见过哪本书里的人物能打得过作者的?一句话就能写死你!”

    “你说你是作者?怎么证明?”我感觉自己可能不小心陷入了什么巨大的阴谋之中,也有可能是发现了什么惊人的事实,“多少拿出点证据吧?”

    “证据?让我想想……”很快的,这家伙脑袋上亮起了……一根蜡烛,一般来说不应该是灯泡吗?这家伙的智商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吧,“有了,你是傻逼。”

    “……”要不是我还被他摁着我绝对要一拳糊在他脸上,“废话,这件事幻想乡都知道。”

    “那好吧。”这家伙说着居然就把我放开了,然后从兜里掏出一台笔记本……果然亚空间设备已经普及了对吧,“现在我来写……你的左臂断掉了。”

    ‘咚!’我左臂的下半截从我的袖子里脱落,砸到了地上,在地上砸出了一个小坑。

    “现在你信了……喂,干什么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刚放下笔记本,就被我的表情吓了一跳,“我已经给你证明了,怎么你看上去对我的意见更大了?”

    “要么把我的左臂接回去,要么你就自己去找个新的男主吧。”我打算开口威胁一下作者,于是先是摆出了一副‘你吓得我冰淇淋都掉了,你陪我的冰淇淋。’的表情,然后开口说出正题。

    “哦,好吧。”那家伙听完之后又拿起了笔记本,但是打出来的字却让我目瞪口呆,“男主因故与作者闹掰,新男主招募中,森近霖之助或成最大赢家。”

    “喂喂喂,做人要厚道,你自己也有求别人的时候。”我冲上去拦他,被他轻松的闪开了,“所以说你在这出现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来阻止你啊,不然你就要迈过次元的夹缝了。”他在键盘上又敲了几行字,我的左臂又原封不动的回来了,“手也给你修好了,男主也还是你当,所以,赶紧走吧,还待在这干啥?我可不打算留你吃饭,我从早晨到现在也什么都没吃呢,去去去去去,赶紧走。”

    “走什么啊,往哪走啊,你是作者不可能不知道吧!”走?我这还一肚子问题呢,“我明明就是进口铁棺材注射点药水升个级,我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莫名其妙的跑这里来了,怎么出去,你现在让我走也得给我条道啊!而且说好的升级呢?”

    “哦……对对对,那是我昨天晚上写的,忘了,忘了。”‘我’挠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开始敲字,“这个……秦钺炀,做了个梦,体质提升,现在,回到铁棺材里,忘记梦中所见到的一切,包括生化计算机里的数据也会被清除,宾果~”

    “呃!”我突然惊醒,发现自己还在那口铁棺材里,外面有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呼吸声存在,我正打算出声,就感到体内突然出现了一股爆发性的力量,这一刻,我所有的血管都密密麻麻的浮现在了我的皮肤表面,看上去非常的骇人,同时那涌现的力量也在不断增幅,我情不自禁的开始嚎叫,“嗷呜~嗷呜~咳咳咳……嚎错了……”

    那些刺入我血管中的针头开始逐个撤出,我知道强化已经完成了,现在正好来试验一下,我的右臂猛一用力,往侧面一砸,整个铁棺材直接碎成了漫天的碎铁片,嗯,看来这铁棺材是低锰钢做的……大概……

    “呃……看来你成功了?”帕秋莉把一块碎铁片从额头上‘噗’的一声拔出来,一道血流‘呼’的喷出来,看上去非常的喜感,“可以说说你经历了什么吗?”

    “呃……奇怪……想不起来了……”明明记得我确实经历了什么,还见到了某个奇怪的人,但是无论是我的记忆还是生化计算机的数据备份中都只有一片空白,“抱歉,一定是什么神秘的力量把我这一段的记忆连同生化计算机的硬盘备份都毁掉了。”

    “啊……果然如此……”帕秋莉把那本书递了过来,“看看吧,除了你之外进行过这个实验的不死人全都精神崩溃了,无一例外,如果不是你说过自己的精神力无限,我也不敢让你去试。”

    “看来我运气不错。”我随便翻了两眼就把书还了回去,一般来说我对已经过去的事没有什么兴趣,“怎么都来了?”在我进去的时候,这里除了我只有三个人,现在却变成了七个人,多出来的四个自然就是红魔馆标配的蕾咪芙兰美铃外加一只过来当导师的萃香,“咲夜,我的衣服嘞?”

    “啊?哦,这里。”咲夜双眼无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我的声音才突然回魂,“我已经做好清洁了。”

    混沌道服是不需要清洁的,但是其他的衣服还是我自己的,咲夜把这些都洗干净了。

    “good-girl.”三秒钟套好了衣服,我打了个呵欠,感觉困得不行,明明自己才刚刚醒过来,“对了,我进去多久了?”

    “差不多有六个小时了。”帕秋莉看了下墙上的挂钟,“你错过午饭了,但是没人想把你落下,所以都过来等你了。”

    “哦?那还真是抱歉了。”别人我都能理解,可居然连蕾咪都在等我,那我就有些受宠若惊了。

    “哼,道歉有用还要城管干什么?”蕾咪别过了小脑袋,努力摆出一副‘我很威严快来膜拜我’的表情,可惜所有人都无动于衷,只得作罢,“赶快测试一下强化结果,然后开饭了,蕾咪大人要饿死了!”

    “没问题,萃香,帮个忙吧。”正好,我也想确实的试验一下自己现在的程度。

    “好。”萃香走到了我对面,站定,渊渟岳峙,气度雍容,“准备好了吗?”

    “来吧。”我将气势提升到顶峰,准备出手,“开始!”

    “螃蟹一呀爪八个,两头尖尖这么大个呀!眼一挤呀脖一缩,爬呀爬呀过沙河!”我跟萃香突然同时出手,“哥俩好啊/六六顺啊!五魁首啊/八匹马啊!……”

    “我倒!”五个人影应声倒地,只有咲夜还是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看得我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