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无法预期的未来-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五十一章 无法预期的未来

    “喂!你们两个!谁让你们划拳了!”蕾咪急眼了,挥舞着小拳头就飞了过来,“张嘴吃拳啦!”

    我不紧不慢的掏出画笔和镜子,对照着在我自己脸上画了一张弗利萨的脸,然后伸出了右手食指,挡住了蕾咪的小拳拳,蕾咪惊愕的表情凝固在脸上,我伸出双手托住了蕾咪的腋下,往上一举。

    “哦,举高高举高高~”我举着蕾咪开始进行各种花样。

    “……”蕾咪似乎还不敢相信,她连反抗都没有,只是伸出小手捏了自己脸一下,“好痛!”蕾咪的表情瞬间变成了>_<,看上去萌爆了。

    “好快……而且力量……”萃香是第一个反应过来的人,“有意思……来真的玩儿玩儿吧?”

    “你知道,一般没什么必要我是不喜欢打架的。”真不知道天底下怎么会有蕾米莉亚这么可爱的生物存在,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独角兽,完全没心情去想打架这种费时费力而又有伤风化的事情,“所以说有那〖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时间我宁可做点正经事……诶,对了,我今天来这打算干什么来着?”

    “那件事也先放放吧欧尼酱,我觉得你现在应该……”芙兰摆出一副诸葛村妇再世的表情,“先把姐姐大人放下来,然后把饭吃了。”

    “嗯……好主意。”我把蕾咪放到了……肩膀上,“威严酱,今天你怎么会表现的如此淡定呢?”

    “你才是威严酱,你全家都是威严酱!”威严酱并不想承认自己这个威严酱是威严酱,但是即使威严酱不承认自己是威严酱她也依然是不折不扣的威严酱,综上所述,蕾米莉亚是威严酱,“说得好像我还了手或者喊两句你就会放我下来一样。”

    “嗯,这倒是实话。”我的确不会放手,不过要是看不到蕾米莉亚气急败坏的样子我也觉得损失好大,唉,看来以后要换一种手法了,怎么样才能让蕾米莉亚生气呢?

    酒足饭饱之后。

    “对了,想起来了,我来是打算让美铃去我那里一趟。”费了半天劲,我终于想起了我来这里的本意。

    “我?大佬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美铃可不觉得有什么事是她能做而我做不了的,除了那些被判定为异力的武功之外。

    “只是想研究一下,看看你只能在清醒的状态下用出百分之五十的力量到底是因为什么,根据前几天我们的对练来分析,我感觉这可能不仅仅是你的训练还不够这么简单的原因所导致的,我记得你以前也说过吧,感觉自己身上缺少了某些东西。”如果用检测仪做一次系统的扫描分析,也许能找出美铃身上的问题,但也有可能一无所获,具体如何,要看最后结果,“怎么样,要来试试吗?”

    “反正试试也不会少块肉。”美铃耸了耸肩膀,“什么时候?”

    “嗯……一会儿吧。”我站起身来,打算做些不那么伤风败俗的有意义的事情,“蕾咪,先把咲夜借我用用。”

    “你可别太出格了。”蕾咪的语气很明显是在警告,果然我的信誉度依然还是负数,不过这样也好,“如果你的后宫起火可别指望我会救你。”wait!wait-a-minute!蕾咪对我的警告居然是在警告这个?她是在暗示我什么吗?不是吧,她想哪去了?

    “你是不是理解错什么了……我没打算对咲夜干那些有意思的事。”咲夜是很不错,不过我已经结婚了,虽然还没办婚礼,不过还是应该收敛点,“另外,没事别去看那些奇奇怪怪的书,会变成污妖王的。”

    “呜……”蕾咪这才明白过来自己理解错了,而且错的超级离谱,“才没有看奇奇怪怪的书啊!”

    “是吗?我不在意啊。”我拉着一直有点奇怪的咲夜走向了通往天台的楼梯,“只要暂时别来打扰我们就行。”

    我拉着咲夜一直往上走,咲夜一句话也没说,这可很不正常,不过今天咲夜的行为本来就不正常,楼梯并不长,红魔馆虽然很大,但是高度却没什么特别的,我们很快就走到了楼梯的尽头,我推开了楼梯尽头的门,回到了刺目的阳光之下,即使是冬天,幻想乡的太阳也是一如既往的灿烂,这还未被科技和人心所污染的天空。

    “我们终于在楼顶了,不过这样还不够。”红魔馆的天台并不是红魔馆最接近天空的地方,钟楼远远比它的位置高得多,而想上到钟楼,只能依靠爬梯子,或者飞上去,当然,如果你的身体也像我一样被强化了的话,你也可以选择……跳上去,“要我带你上去吗?”

    “……”咲夜默默的点了点头,依旧是一言不发,但是从她的眼神里我能看出些东西。

    “我大概能猜到你在想什么。”我拉住咲夜一步跳上钟楼的顶端,虽然这里几乎无法落脚,但是钟楼的指针上是例外,现在是下午两点多,时针正好可以拿来用,“我今天刚来的时候你还很正常,你的异常是在我进去那铁棺材强化之后才出现的,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在思考有关不死人的事?”

    “嗯……”咲夜终于开口了,“曾经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只知道自己跟其他人不同,被排挤,被驱逐,仅仅是因为这些不同,所以我试着将这些忽略掉,后来,我遇到了大小姐,我以为我找到了一切,以为我能不再去在意这些了。”

    “但是当你今天看到那本书上写着所有不死人实验体全部精神失常的时候你还是产生波动了。”我是只看了一眼,但那不代表我就记不下来那本书上写的是什么,更关键的,帕秋莉告诉我说这实验从古至今只有我一个成功者,而那些失败者肯定不是自愿的,因为没人会自愿去参加一个必死的实验,“你觉得不公平,你不明白为什么仅仅因为差异,那些不死人就要被送上一条必死的路。”

    “您的观察能力一如既往的犀利。”咲夜的回答等于默认了我说的是对的,“我不认识他们,但是……无论如何,我……”

    “让我来告诉你吧。”我伸出右手,那上面原本清晰的血管已经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再次隐没下去,但是这被强化过的力量不会消失,“不死人注定会死的莫名其妙,这是不死人的命运,如果没有例外,这也会是你我的命运,不过……我这个人偏偏不信命运,有句话说得好,决定未来的不是神谕和命运,而是自由和正义。”

    “我不明白。”咲夜听不懂我在说什么,很正常,因为我只是在装逼而已。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真落到那步田地,我一定会去救你出来,所以你完全没必要考虑那些有的没的。”我觉得我这次说的够明白了,“如果我做不到,如果我自己也陷在这命运之中了,你还有蕾米莉亚呢,她绝对不会放着你不管的。”

    “我很确信您所说的,但是,我并不打算让任何人来救我。”咲夜很坚强,也很有主见,虽然她平时在服侍蕾米莉亚的时候并不使用这些主见,这样的人是不会轻易被打倒的,“我要自己想办法救自己出来。”

    “无论结果如何,至少你努力过了。”我转身轻轻拥抱了咲夜一下,然后直接跳下了钟楼,“既然你已经想通了,那我也该告辞了。”

    当咲夜也从钟楼上下来的时候,我早已带着美铃回家去了。

    “心情好些了?”蕾米莉亚的声音从正望着天空的咲夜背后响起,咲夜惊讶的转过身,与蕾米莉亚四目相对,“不用感觉奇怪,身为主人的我知道下仆的心理活动不是应该的事情嘛。”蕾米莉亚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在脸红,真难为她能说出这么羞耻的台词。

    “嗯,您说的是,大小姐。”咲夜转回头继续看着天空,“第一次觉得……不死人的血统也不错,至少……还有个活祖宗可以交流。”

    “如果秦钺炀真的是最早的不死人,那他就真的成你的活老祖宗了咲夜。”蕾米莉亚站到了天台的栏杆上,看着那已经对自己造不成伤害的太阳,“奇怪的是我即使用能力也无法干涉到他的命运,看不见,也摸不到,如果说我们的命运都是有迹可寻的,那他的命运就是虚无缥缈的,嗯……看着吧咲夜,幻想乡以后一定还会发生很多有意思的事,而且都有他的参与。”

    “这一点我绝对相信,大小姐,另外……您踩在鸟屎上了。”咲夜已经恢复了完美潇洒的形象,只不过还是晚了一点。

    “诶诶诶!!!”一秒之后,整个红魔馆都弥漫着蕾米莉亚的惨叫声,余音绕梁,三日不绝。

    道中。

    一道人影以宛如鬼魅般的速度快速移动着,而在那之后,另一道人影以丝毫不慢的速度紧随其后,两人眨眼间已经穿过了魔法森林。

    “还跟得上吗?”前面的那一道身影正是在下我,“跟不上的话我是可以停下来的。”

    “没问题,继续吧。”美铃的呼吸丝毫不乱,亦步亦趋的跟在我身后,就跟个女鬼一样,不过要是什么地方的女鬼长得像美铃一样,那估计那附近的道士和尚驱魔师什么的都要失业了,可能还会被人打死,“不过您的速度居然提升了这么多,看来帕秋莉大人的东西还真的挺有效,就是不知道帕秋莉大人那里有没有能让妖怪用的类似的东西……”

    “别想了,就算是有,你也别打算用,小心精神崩溃,被送到安定医院去。”美铃天赋很高,能力和体质又很对口,完全没必要像我这样费劲的进行强化,“好了,继续!跑!”

    凭借这奇葩的速度,我们很快就到达了迷途竹林,而到了迷途竹林,那距离到达流亡者工厂就只是时间问题了,预计还有……五……四……三……二……一……到了!

    “西斯特姆,将现有任务分组进行,你去负责蕾蒂那部分,我负责美铃的检查。”我带着美铃走进了地下室,坐上了通向目标位置的轨道车,话说还有人记得这些用来连接工厂各个部分的轨道车吗?“不过记住,一旦在实验或者制作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立刻联系我。”

    “没问题sir。”西斯特姆应了一声就继续去忙她的事情了,而我则带着美铃来到了检测仪这里。

    “如果没什么问题的话我们这就开始。”美铃还在四处打量着这里的环境,不过这种事情以后有的是机会,我又不会突然在幻想乡消失,“怎样,看够了没?等检测完再看如何?”

    “啊,好,开始吧,我需要做什么?”美铃难得的表现出了一丝拘谨,估计是对于这对她来说功能未知的检测仪的谨慎,没什么可说的,人总是会对未知的东西抱有警惕和戒备。

    “很简单。”我转身先走了出去,“把衣服脱了,钻进检测仪里,然后自己把检测仪的盖子盖上。”非礼勿视,所以我不看,也不去刻意的制造什么香艳的场面,毕竟,我现在是有老婆的人,做人要厚道,“准备好了之后再叫我,我会负责剩下的事情,你只要在里面努力睡觉就好。”

    “哦……”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我知道那是美铃解除身上的装备的声音,但是久经沙场(最早的帕秋莉,上次的蓝)的我是不会对其产生什么反应的,就算有,那也是男人的正常反应,“好了,我已经盖上盖子了。”

    “嗯……”我这才回到屋子里,走近了检测仪的控制台,西斯特姆忙着制造给蕾蒂的东西,这里就只有我自己来了,“开始全身扫描。”

    检测仪像上次一样嗡嗡的震动起来,而与此同时美铃身体的各项数值开始显示在我面前的显示器上,就这个速度来计算预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

    “嗯……到目前为止一切正常……”从已经得到的数据中我没发现问题,但是我有种预感,这次一定能发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