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 搜括-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六十二章 搜括

    在那之后,八云紫跟魅魔交流了很多事,反倒把我和幽香撇到了一边,这一段因为太过于无聊了,所以我直接把这一页掀过去,把它华丽的忽略掉。

    “啊……博丽神社,真让人怀念……”魅魔看着神社那熟悉的鸟居,熟悉的塞钱箱,熟悉的屋舍,还有熟悉的吃土巫女,满脸的回忆,“灵梦,我回来了!”

    “哦,魅魔啊,麻烦你离我远点……”然而灵梦却一脸嫌弃,而且看起来还有点恐惧?“再靠近我就要叫人了,听见了吗?我要叫人了!城管哟!城管!就问你怕不怕!”

    “……”我确实就在边上站着呢,不过……我也听不懂灵梦到底是什么意思,“灵梦,解释一下,你说的都是……什么鸟东西?”

    “你不知道。”灵梦朝我勾了勾手示意我过去,“子曾经曰过,一定要小心那些有六块腹肌的男人和永远都保持着好身材的女人,这些人拥有你所不能想象的决心和意志力,还得要小心那些在冬天里唰的一下就能起床的人,他们什么事都干得出来。”

    〖三五?中文网

    m.35zww.

    n

    e

    t“所以呢?”我低头看了看我这贪污腐败的肚子,觉得灵梦所说的跟我没什么关系,“你想表达什么?”

    “我想说的是,这两条这家伙全占了。”灵梦就跟看煞星一样的看着魅魔,“当年她在神社当作祟神的时候,我大冬天的连个懒觉都睡不了,那种痛苦你造吗?你造吗?造吗?吗?”

    “哦……原来如此……”幸好,我没有腹肌,而且别说冬天,一年四季的早晨都爬不起来,看来我很人畜无害,“不过这次这件事一定得找你。”

    “哦?什么事?”灵梦本来都打算回屋躲着了,这下又不耐烦地转过了头,对于我这大金主(曾经),灵梦还是要给点面子的。

    “魅魔回来了,我们想开个宴会,位置……这次在太阳花田,对,你没听错,幽香主动张罗的,她已经回去准备了。”幽香对于自己的又一个老朋友回归简直是心花怒放,高兴得走路都不知道迈哪条腿了,“但是呢……因为魅魔原本是神社的作祟神对吧。”

    “闭嘴,我不想听!没有,滚!”灵梦好像已经意识到我想说什么了,已经上来打算堵我的嘴了。

    “不要这样嘛,好歹也是你家的事啊。”但是无论如何这件事都得让灵梦来,于公于私都是如此,“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对你个头啊!赶紧消失,不然我可要动手了!”灵梦拿出御币点着我的鼻尖,“听见没!赶紧消失,麻溜的!”

    “咳,你这样不好……”我装作挠头的样子,左手突然握住了御币,右手化掌一掌印在灵梦腹部,灵梦身上的大结界加成立刻起了反应想要对我反击,但是马上就被法则抗拒系统所分解,我的掌力毫无保留的打中了灵梦,灵梦一声没吭的就晕过去了,“快点行动,大结界的加成比我预想的还厉害,我只突破了一部分,灵梦很快就会醒。”

    “真没想到有一天我堂堂的魅魔也会沦落到偷东西……”魅魔感叹着自己的命运,撅着屁股钻进了箱子里开始翻,“没有啊。”

    “你得去更隐蔽的地方找。”灵梦怎么可能把东西放在明面上的箱子里,“听我说,这次宴会的资金本来就应该是灵梦出,所以你这不是偷东西,是集资来的,懂吗?现在去衣柜里,敲一敲衣柜的底板,下面可能有暗格。”

    没错,我们来此的目的就是要让灵梦出资举办这次魅魔归来欢迎会,当然,我也考虑到了灵梦肯定不同意,但是一方面我又心存侥幸,万一灵梦脑子进水泥了呢?

    当然,事实证明灵梦脑子没进水泥,所以我二话不说直接把她打晕,然后自己找,根据我的计算,灵梦能藏金块箱的地方就那么几个,必须在灵梦醒过来之前一一确认,拿走所有的金块箱,好好地举办一次宴会,剩下的就来补贴我那已经被八云紫压榨了好几次的钱包,嘿嘿,对不起了灵梦,毕竟羊毛出在羊身上,它就是掉下来也是羊毛,你就节哀吧。

    “找到了,这里有两个。”魅魔从衣柜的夹层里拎出了两个金块箱,“但是就这两个肯定不够,还得再继续找其他的,你还能猜到其他地方吗?”

    “把地毯掀开,看看下面有没有哪块木头跟别的木头不太一样。”我从墙上挂着的字画后面发现了;两个金块箱,“灵梦的藏东西技巧都是从书上看来的,一猜就中,大约十个金块箱就够这次的消耗了,还差六个,继续找吧。”

    灵梦很快就有了苏醒的征兆,好在我们搜括的速度更快,在灵梦醒过来之前,我和魅魔已经拎着金块箱跑路了,什么?你说鬼巫女会不会出来?想太多,现在幻想乡大妖怪级别的又多了这么几个,谁怕谁啊。

    诶,说到大妖怪,感觉幻想乡最近是不是有点大妖怪泛滥了?这可真奇葩,那么多大妖怪就是拔不出一个神灵来,唉……

    人之里村口。

    “你先拿着回太阳花田吧,我先去人之里通知一声。”我把手里的金块箱全都递给了魅魔,“跟你说现在的幻想乡可不一样了,等宴会正式开始的时候可别被捧场的人数吓傻了。”

    “那我可期待了。”魅魔拎着金块箱麻利的飘走了,我则转身进了人之里。

    “噜啦啦噜啦啦噜啦噜啦嘞……”我正哼着愉♂悦的调子行走在人之里的街道上,今天坑了灵梦让我心情大好,却隐约听到了惨叫声,我顺着声音一看,居然是永琳大药房,也就是留琴负责看店的药店,这可有意思了。

    “额滴肾啊!”药店里,一个年轻男人正躺在病床上捂着自己的肾大声惨叫,“啊啊啊……额滴肾啊!”

    “永琳大人,永琳大人请回话!该死……”留琴一直在试图联系永琳,不过不知为什么却联系不上,“这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