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 碎石-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六十三章 碎石

    “怎么了留琴,你看上去很困扰的样子嘛。”我走进药店,轻轻的在留琴头上拍了一下,“需要我帮忙吗?”

    “啊,秦大人,您来的正好,这里有急病人,可永琳大人这时候又偏偏联系不上,您能不能帮忙给看看?”严格说起来我跟永琳一样都是无证行医,不过我现在好歹也有永琳六七成的火候了,全都拜人造智慧所赐,“他一直捂着肾惨叫啊。”

    “我听见了。”解析系统激活,我看向了青年肾脏的位置,“嗯……看来是急性肾结石,必须马上碎大石。”

    “不……不会死人吧!”青年看上去好害怕的样子,“您可别吓唬我啊。”

    “啊,没事没事,不会要了你的命的,只不过是胸口碎大石而已。”我带上了医用手套和口罩,开始在药店里寻找合适的工具,“啧,早知道不把流亡者先放回家了。”

    “啊?胸口碎大石?您不会把我的肾也一起敲碎吧!”青年快吓尿了,“您可一定要手下留情啊!”

    &*{三五}{中文网}

    m.35zww.n

    e

    t*nbsp;“放心……我也干了不少年大夫了,我治的病人啊……”我抡起锤子,一锤子砸了下去,青年发出了宛如杀猪一样的惨叫,“没有一次不疼的啊。”

    这里当然是我口胡,我在来幻想乡之前对医术还是一窍不通呢,这么说只是为了分散病人的注意力,从而省下麻药的钱,毕竟大冬天的,哪一家过的都不富裕,只不过我没想到,结石比我预想的还顽固。

    “哟呵,还挺结实……留琴,拿凿子来!”我朝留琴挥了挥手。

    留琴真的拿了个凿子过来,真不知道这药店里怎么会有这些东西。

    “嗯……分量正合适……”我掂了掂凿子,确认一下重量以便确定自己等下要用多大的力,说得邪乎,我也不能真把病人的肾敲碎了吧,“小子,忍住了啊,一会儿木了就不疼了。”

    “啊?”青年发出一声惊叫。

    “废话少说!看锤!”我开始了新一轮的碎大石工程。

    二十分钟过去了。

    “ok,结石已经解决了,我看你最近有点纵欲过度的倾向,不然不会突然出肾结石,刚结婚?”我占据了柜台的位置,跟青年聊着天,“不用害羞,我现在是医生。”

    “嘛……哈哈……最近……确实……女朋友太漂亮就是这点不好……呃……您明白吧……”青年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啊,我能理解,能理解。”我露出是男人都懂的表情,毕竟我也有一样的问题,只是还没结石而已,“我开点药给你吃,回去养养就好了,最近几天别太过分。”

    “好的好的。”青年拿着我给的药离开了,可他前脚刚走,永琳后脚就进来了。

    “诶,你怎么在这?我刚才发现留琴有紧急呼叫,可是我没接到,发生什么了?”永琳的身上还背着药箱,药店门口还停着永琳的小电驴,看样子……好像刚刚去出诊了?

    “啊,有个急性肾结石的病人,我已经帮你解决了。”我已经把诊断明细记录下来了,“你看,具体事宜还有药物使用都在上面写着。”

    “哦,谢了……嗯?怎么……没有麻药?”永琳看着我的诊断记录眉头一皱,别的地方都挑不出问题,唯独少了麻药记录,“你不会没用吧?”

    “啊,没用啊,病人已经疼得神志不清了,没必要用麻药,再说……木了不就不疼了吗。”能直接解决的事情为什么要特意多一个步骤呢,“对了,你去哪了,为什么留琴都联系不上你?”

    “我出诊去了,霖之助挂了个急诊来的,我这一忙呢,走的时候不小心把通讯设定成静默了。”永琳把药箱放在了柜台上打开,从架子上拿药补充。

    “霖之助?他怎么了?”霖之助很少生病,就算生病也不是什么大病,他自己也懂点医术,一般的小病都是自己搞定的,“看你的样子好像……他不光没事而且还闹出了笑话?”

    “你怎么看出来的?”永琳问这话的时候真应该照照镜子,那乐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谁看不出来啊,“霖之助说他最近尿尿都向奇怪的角度偏,害怕会是尿结石还是什么其他疾病的,结果我一检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只不过是前列腺液恰好凝结在尿道上而已……”

    “哦……”我面无表情。

    “嗯……”永琳面无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不行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前列腺液……前列腺液啊!!!哈哈哈哈……他撸了多少啊!哈哈哈哈哈……”

    “所以……哇哈哈哈哈……”永琳也开始爆笑,这一刻我们两个的医德都被椛椛吃了,“你说是不是很好笑……哈哈哈……”

    (蓬莱山辉夜小科普:已知米青液中含有大量的前列腺液,求森近霖之助撸了多少。)

    我们大概笑了十几分钟,为霖之助默哀。

    “对了,你怎么会突然跑到我这药店里来的?”永琳言归正传,要知道自从铃仙被我抱回家之后我几乎就不来这药店了,说起来还有人记得这药店原本是风见幽香的花店来的吗?“你不会是来偷药吃吧?”

    “开玩笑……我真想偷的药,你这也得有啊。”我一拍柜台的桌面,“给来一瓶c21h23no5呗?”

    “咳!你说什么呢!我这可是正规药店!”永琳大声嚷了一嗓子,然后又低头凑过来小声跟我念叨,“我说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高了?你得给我几天时间去搞那东西……”

    “嗯,好,我要报警了。”我十分感动,然后报了警,“我以为我在幻想乡做军火买卖已经够那啥的了,没想到你比我还狠,在幻想乡搞毒品走私?”

    “所以说我这是正规药店,不过你要是实在想要的话我也不是不能给你搞一点。”永琳把我手中的电话按住了,“这里是幻想乡,你打九一一没用的……打一一零也没用。”

    “对哦,该给城管设一个报警电话……不行,人之里没几家有电话的……”这个想法刚一提出就被我自己推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