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残局-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六十八章 残局

    “好了,来谈点正事吧。”八云紫一拍桌子,从隙间里掏出好几瓶怪里怪气的就不应该放在一起的酒,“开喝。”

    酒过三巡。

    “来……小妞给爷乐一个……”风见幽香伸出手指头勾着我的下巴,没错,你没听反,就是风见幽香特么的勾着我的下巴,“哟,还挺倔……得……你不乐爷给你乐一个呕!”风见幽香说到这一口呕吐物就喷了出来。

    “魅魔防火墙!”我机智的一把拉过魅魔,挡住了所有的呕吐物,“油咖喱?来,叫几个罪袋出来跳个舞什么的……油咖喱?油咖喱!靠!”我回头一看呐,这油咖喱……八云紫居然已经扑在幽幽子胸口上睡了(幽幽子:你确定她是睡了不是闷死了吗?),而幽幽子正瘫在沙发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他奶奶的,关键时刻没一个能用的!”

    “瞎说~”一根尖角‘噗’的一声扎进了我的大腰子,“我不是在这……诶,你怎么出血了?”

    “废话!”我抓住萃香的小身板,往外一拔,再往窗外一扔,听到外面传来‘〖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咣当’的声音,我感觉心情好多了,“永琳,过来让我来一炮怎么样?”

    “你?大腰子都穿了你还想打炮?连鸟枪都炸膛了吧……再说了,跟你?我怕下半身瘙痒。”永琳一瓶子直接楔我脸上了,幸好瓶子够结实,没碎,要知道,这瓶子……可是能卖钱的,碎了太可惜,不过永琳这嘴……我还得再开瓶酒,给她这嘴消消毒。

    “你说谁有性病啊!”诶?居然有人帮我接话?我勒个擦?不会吧……风见幽香你凑什么热闹?“月球狗你敢骂我……信不信我一掌我……我……诶人呢?”

    明白了,这下我彻底明白了,永琳刚才那句话指代不明确,结果就导致风见幽香以为是在骂自己,至于她到底什怎么理解的……反正我是理解不了一个醉鬼的思维,那比神经病还难以琢磨,我跟神经病都能聊得很愉快,跟醉鬼不行。

    “谁上赶着骂你啊你个花田狗……一边给我待着去!”永琳站起来就要约架,刚走出没两步,‘啪’的一声就摔了,脑袋狠狠的撞在了桌子角上,只见她手脚抽抽了两下,就趴地上不动了。

    “哦?哈哈哈哈哈……你个废……”一句废物还没说完,风见幽香往后一仰直接从阳台的栏杆上折了下去,头朝下‘duang’的一声就扎进去了,嗯,这也算种花对吧,不过这朵花还不太老实,手脚扑腾了七八分钟,才终于停下不动了。

    “哦……真是绮丽呢……”我趴在二楼阳台边上,欣赏着风见幽香的红格子内裤,“怎么还是老一套……早叫她换一条了就是特么不听……谁摸我屁股!”

    “啊……姓秦的……你……刚才拿我挡呕吐物是吧!第三阶段,似梦似魇,开!”魅魔大吼一声就要在胸前击掌,这是她能力提升的必须阶段,可惜……由于酒喝得太多,她……的巴掌没对上,再拍一次……还是没对上,“我……呕……”魅魔突然趴到栏杆上就开始吐,呕吐物正好落在了幽香的红格子内裤上,这也算是一报还一报了。

    “秦钺炀!”二楼的门突然打开,萃香的眼角还挂着泪珠就这么冲了进来,“你敢扔我!我今天戳死你!”

    “所谓跳跃,就是长者,那才叫跳跃!”我双腿微曲,一步跃上了洋馆的房顶,而萃香猝不及防之下没来的急转弯,头上的左角直接就扎进了……趴在栏杆上的魅魔的屁股,至于具体扎到哪里了……我不便明说,因为我也不知道魅魔在下半身是灵体的时候到底有没有屁股这种东西,“哟西……六个全都倒了,今天赢的还是我……妈呀!”

    乐极生悲啊,我正高兴的时候居然脚下一滑,我当时就跟个滚地葫芦一样从房顶滚落到了地上,酒劲混合着重击带来的眩晕,我很快就神游天外了。

    然而,因为这里本来就是风见幽香的洋馆,根本没有人靠近,再加上现在又是宴会,梅蒂欣被一群人围着,更不会回来,这意味着……我们七个要在这里风干一整夜了,闷死的八云紫,口吐白沫的幽幽子,撞死的永琳,摔死的我,种土里的幽香,被**而死的魅魔还有因为无法接受自己的角居然爆了魅魔的菊而被吓死的萃香,吼吼,真是凄凉。

    第二天,清晨,洋馆附近寂静一片,幽香首先从泥土的芬芳中醒来,她花了好久才想起来自己栽进土里了呃,虽然有些奇怪为什么没人把自己拔出来,不过幽香也不是那种喜欢指望别人的人,她双手在地面一撑,就把自己的脑袋拔了出来,晃了晃头上的泥土,这才开始观察四周,这一观察就把她吓了一跳。

    “我说怎么没人来拔我,原来都死了……噗……哈哈哈哈……”幽香首先站到我旁边,谁让我这个倒霉鬼离她最近呢,七个人里只有我和幽香掉到洋馆外面了,“喂,喂!”幽香用脚踢了我两下,但是我没醒,幽香玩心大起,用手一指我,“你这泼猴,哼。”

    幽香转头看了看,确定了四周无人(活人)之后,奸笑着从身后拿出了一把锯,架在了我的脖子上,开始……‘嘎吱嘎吱嘎吱嘎吱……咔!’幽香锯了一会,用手一撅,直接把我的脑袋从脖子上拆了下来,我说你既然都下手撅了你还拿锯干什么?(幽香:锯开点好撅。)

    幽香拎着我的脑袋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才把我的脑袋抬到面前。

    “你这泼猴,我今天就让你升值。”幽香一脚在地上踩出了一个坑,把我的头往里面一扔,“看我把你埋起来,过两年,你就升值了。”

    十分钟后,幽香满足的离开了,在原本坑的位置已经填满了泥土还催生了一片草坪,任谁都看不出来下面有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