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 Lancer……Exile又死了,太没人性了-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六十九章 Lancer……Exile又死了,太没人性了

    就在幽香回到洋馆之后不久,剩下的五个人也相继醒了过来,都开始捂着各自受伤的部位惨叫。

    “啊啊啊啊我的屁股!!!”魅魔捂着臀部拼命的蹦,看不出来下半身是灵的人居然也能跳得这么欢实,“为什么要伤害我可怜的屁股!”

    盥洗室里,萃香正用消毒液和除臭剂拼命地清洗自己头上的角,在她旁边,幽香在洗自己那沾满了魅魔呕吐物的内裤和裙子,当然,现在她身上已经换了新的了,所以不要妄想有什么福利……啊?你问水盆里那蓝色的是什么?那是魅魔的衣服,对了,魅魔现在可是全裸的,你要去看看嘛?

    “唔……”沙发上,永琳正摆出沉思者的造型,做的事情当然也是沉思,“这里是哪里?我是谁?我为什么在这里?歌舞伎町怎么走?把貂蝉还给我……”

    幽幽子还在另一边的沙发上翻着白眼口吐白沫,看来是没救了,不过很快,八云紫就从外面把我的无头尸体拖了进来。

    “喂,你们看啊,我捡了坨尸体回来,看着眼熟吗?”八云〖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紫一进门就开始张罗,当然……没人听她的,“喂,你们过来看看好不好,秦钺炀又死了啊!”

    “啊,lancer……exile(流亡者)又死了,太没人性了。”永琳抬起头面无表情的接了一句,又低下头继续沉思。

    “……”幽幽子继续休克,口吐白沫,吐白沫,白沫,沫……

    “屁屁屁屁屁屁♂股!”魅魔还在那里光着身子狂跳大神。

    “还是有味道,还是有味道,还是有味道啊!”萃香依然在狂刷自己的角,不过我觉得她现在把那跟角拆下来丢掉,然后买个新的比较合适,毕竟沾了屎的内裤洗得再干净依然还是沾了屎的内裤,尤其这屎还是别人的。

    “这尸体是我干的。”幽香头也没回的承认了。

    “哦……嗯?”八云紫‘哦’了之后过了半个小时才反应过来风见幽香这句话的意思,看来昨天的酒把这些少女(bba)们都喝傻了,“为什么?”

    “想让他升值。”风见幽香抛出自己的借口。

    “咱别口胡,你说实话行不?”然而聪明机灵智慧的八云油咖喱大人并不相信风见幽香的借口,“人头埋在地里那要好几千年才能升值好不?”

    “好吧我只是想看看他醒过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风见幽香果然不擅长口胡,八云紫一说就立刻承认了,然后……“不过我好像忘了我把他的头埋在什么地方了……失策失策……”

    “那还不赶快去想!”八云紫拎着我的无头尸体一阵乱晃,“一会儿他还要上台讲话呢,你打算让他就这个样子上场吗?”

    “啧,麻烦……让我想想……哦,对了,我当时是面向太阳,背东左南右北,那我应该把他埋在南边了。”风见幽香想了一阵,不太肯定的回答。

    “哦。”八云紫连我的尸体都没放下就跑出去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

    “风见幽香你唬我啊!”八云紫风尘仆仆满身泥土的回来了,手上还拎着我的无头尸体,“我把南边都挖遍了,挖出来四十多条胳膊七十多条大腿,还有三十多个头盖骨,没一个跟秦钺炀对的上号的!”

    “啊?不可能啊……”风见幽香也犯迷糊了,一方面迷糊于为什么在南边没挖到我,另一方面迷糊于那些埋在地里当肥料的胳膊和腿为什么还没腐烂,“怪了……怎么会呢……”

    “哼……两个白痴……”在一旁沉思的永琳突然开口了,“早上的太阳是从东方升起来,你当时面向太阳应该是面东左北右南,怎么会是背东左南右北……搞笑……”

    “对啊……那应该是在北边咯?”幽香歪着脑袋卖了个小萌,虽然很可惜没人欣赏,“那你去北边挖挖看吧……”

    “我挖你大爷!”八云紫真是个好人,这一下就把我的辈分涨上去了,风见幽香的大爷,那得多风光啊,“你给我自己挖去!”

    “我挖?我又不着急让他出来,谁着急谁去。”安排我上台讲话的是八云紫,我到不了场自然也是八云紫头疼想办法,风见幽香表示今天自己只想做一条安静的咸鱼,“魅魔,你别跳了,要跳也别光着身子,白花花的看的我眼晕。”

    “废话!我衣服在你手里!”魅魔一辈子就这么一件衣裳,按她自己的说法是拜老年痴呆所赐,不过不管是因为什么,魅魔只有这一套衣服是个不争的事实,“洗完了就赶紧晾干啊!要不直接拿过来让我烘干算了!”魅魔看着八云紫又拎着我的尸体冲出了门,跑向了北边,“靠,不会关门吗?想让别人看光我啊!”

    “安心……我这地方除了秦钺炀再没有第二个男人敢来了。”幽香对这倒是信心十足,但还是挥出一巴掌把门甩上了,“别说幻想乡,放眼整个宇宙都没有第二个男人敢来。”

    ‘笃笃笃……’就在这时,门却又被敲响了。

    “谁啊!”风见幽香作为户主应了一声。

    “加岛勇,受梅蒂欣的拜托来拿点东西。”结果加岛勇的声音就这么从门外传了进来,魅魔立刻用吃人的眼光看向了幽香,而幽香的脸也瞬间红了个透彻,这简直赤果果的打脸啊,“我能进去吗?”

    “等着!”幽香毕竟也不希望自己的老朋友被人看光,她抬起魅魔就扔进了自己的卧室里,把门狠狠一摔,这才去门口开了门,“拿什么?”

    “说是让我拿一个她自己做的人偶,她要给那位爱丽丝小姐看。”加岛勇解释,加岛勇的性格十分冷静,即使面对风见幽香也不会有丝毫的局促。

    “……”然而加岛勇不局促,风见幽香却要局促,因为……那个人偶她记得偏偏就放在自己的卧室里……可现在……里面有一只白花花的魅魔啊!“呃……我去拿,你在这等着,不许乱看!”

    “蛤?”加岛勇糊涂了,不过他也不打算问,毕竟高手……脑子都不太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