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 契约解除-幻想乡的流亡者-
幻想乡的流亡者

第五百七十五章 契约解除

    以下是通话记录。

    杀马特女神(以下简称t):这个叫秦钺炀的,同意他的要求。

    四季映姬(以下简称萝):诶?您说的是真的?为什么?

    t:因为这是我决定的,地狱有规定,我是你上司,下属不可以驳上司嘴。

    萝:好吧我不问。

    t:他的情况有些特殊,你也别再去敌视他,另外他有句话说对了,你确实没资格审判他。

    萝:是。

    t:那个契约单凭你没办法解除,让他自己解决。

    萝:是。

    t:那就这样,交给你了。

    &nbs〖三五\中文网

    m.35zww.netp;萝:没问题。

    通话内容听完了,留给我的是更多的疑问,地狱女神为何会知道我,又为何会关注我,还同意我的要求;我的特殊之处是什么,会让神灵都觉得特殊;为什么四季映姬没资格审判我……还有就是连四季映姬都无法解除的契约为什么赫卡提亚会确定我自己能解决。

    “喂!回神!这就是你所应该积累的善行。”四季映姬的悔悟之棒在我眼前晃了半天,我这才回过神来,“你想解除契约?那你得自己想办法,跟我来吧。”

    “你……你的语气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样了?”我感受到了四季映姬语气中的变化,刚才她还对我有敌视感,现在却没有了,这不禁让我感叹女人变脸还真是快,就算是万年伪萝也是一样,相比之下萃香就真的像个小孩子一样。

    “之前?之前我是以工作身份,以审判官的职责跟你谈话,你的身上有罪,而且很大,我当然对你有所敌视。”四季映姬脚步不停,声音却飘了过来,“但是上司都那么说了,不能用工作身份跟你对峙,那我现在就只是四季映姬,单从我的感官和对你在幻想乡所作所为的了解,我自然就不会再继续敌视你。”

    我明白四季映姬的意思了,如果她是阎魔审判官四季映姬,她就会铁面无私公正不阿的进行黑白分明的判决,不夹杂个人感情因素在其内,但如果她只是四季映姬,那她的思维中就会重新加入那些属于智慧生物的感情因素,变得更有人情味一些,就好像大部分人类都有工作状态和生活状态一样,只不过四季映姬这两种状态的差距大一些,简直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而已。

    是非曲直厅。

    “这里……在这么大的地方办公不会迷路吗?”是非曲直厅的内部比我想象中还大,这么大的空间真的很容易迷路。

    “那是因为今天没什么灵魂……小町肯定又在偷懒,这次要是让我抓到她,绝对要把她……唉……算了,你只要知道,幽灵多的时候,这整个大厅都会被幽灵给挤满。”四季映姬解释着是非曲直厅大空间的必要性,渐渐地带着我来到了一处……充满着莫名的怪味的满是抽屉的房间,看起来像是个档案室,而那些怪味闻上去也像是纸张的味道混合了什么奇怪味道之后形成的。

    “对了,有件事我能不能问一下。”既然现在的四季映姬对我没有敌意,那我就把她当朋友看了,反正就目前来看事情应该可以圆满解决。

    “你问,但我不一定回答。”四季映姬在罗列了好几面墙的小抽屉上寻找着,有些抽屉太高,以她那萝莉体型不得不飞起来才能看到抽屉上的标签。

    “来的时候我在曼珠沙华丛里看见了你口中的那个偷懒死神,不过……为什么她的镰刀是用瓦楞纸做的?”瓦楞纸做的镰刀也可以用来当做武器吗?这个问题对于我这样一个军火贩子来说还是有点必要的。

    “啊……她果然在偷懒……”四季映姬找完了三四面墙上的抽屉,不过好像还是没找到的样子,“她是摆渡死神你知道吧,这个差事远远比下级的勾魂死神轻松得多,可是就算是这样小町那家伙还是经常在船上睡着,她一睡着镰刀就会掉进三途川里,而掉进三途川里的东西是没办法捞上来……你这个怪胎不算。”

    “哦,明白了,每次都给她买新的真镰刀太贵了,所以就用便宜的瓦楞纸板来做,是吧?”死神镰刀可是很贵的,这一点我也知道,淘宝上一把要卖两百块,数量多了即使是是非曲直厅也付不起,而就看小町的偷懒频率,就能猜到她绝对不会是仅仅把镰刀掉下去一两次那么简单。

    “就是这样,现在掉多少都不心疼了。”四季映姬终于找到了想找的那个抽屉,她轻轻一拉,抽屉里的灰尘立刻扑出来糊了她一脸,“噗……咳咳咳……”

    “喂,擦擦吧。”我及时递过去一条湿毛巾……好吧我承认是抹布,但是我可是洗得很干净了。

    “哦谢谢……”四季映姬连忙接过毛巾一通擦,刚才了两下,她的小鼻子就抽了抽,“这是抹布!”

    “我洗的很干净啊。”这一点我绝对保证,假一赔十。

    “那也是抹布,湿毛巾是毛巾!”四季映姬把抹布扔了回来,另一只手把那之前拉出来的抽屉放到了桌上,从里面拿出了一份盖满了灰尘的文件,“这就是那份契约了,不过我的权限不够,所以。”

    “我得自己来?这你已经说过了。”我仔细端详着那份契约文件,发现文件里的字迹居然是用一种特殊的药水写成的,附带着一丝法则之力,我之前闻到的怪味正是这药水混合了纸张之后的味道。

    有法则之力加固,也难怪四季映姬解除不了,但是这对我没难度,当我试图修改契约,法则会出于防范自动向我反击来阻止我,这样法则就变成了对我有敌意的状态,法则抗拒系统就会自动激活帮我清除这法则,法则一除,这契约也就作废了。

    “好了。”我轻松地完成了抹除法则,双手一捻将整个文件化为飞灰,“西斯特姆,可以告诉紫她们了。”

    阿求的房间。

    “嗯?”永琳突然眉头一轻,“阿求的灵魂波动……开始稳定下来了。”